1984年马来西亚联邦宪法


(一九五七年联邦立法议会通过,一九八四年修改)
 

 


第一章联邦的州、宗教与法律

第一条联邦的名称、州与领土
(一)本联邦的马来文与英文名称为MALAYSIA(马来西亚)。
(二)组成本联邦的州为柔佛州、吉打州、吉兰丹州、马六甲州、森美兰州、彭亨州、槟榔屿州、霹雳州、玻璃市州、沙巴州、沙捞越州、雪兰莪州及丁加奴州。
(三)除第四款另有规定者外,上述第二款所列各州,其领土为“马亚西亚日”(1963年9月16日)前各州原有的领土。
(四)雪兰莪州的领土不包括依据1973年宪法(修正)(第二号)法令所设立的吉隆坡联邦直辖区,沙巴州的领土不包括依据1984年宪法(修正)(第二号)法令所设立的纳闽联邦直辖区,该两联邦直辖区皆为联邦领土。
第二条新领土的加入联邦议会得立法
(一)接纳其他州加入联邦;
(二)修改任何州的境界;
但是,修改州境界的法律须获得有关州(由该州立法机关通过法律表明)及统治者会议同意后方可制定。
第三条联邦的国教
(一)伊斯兰教为联邦的国教;但其他宗教也可以和平与和谐的方式在联邦境内任何地区开展活动。
(二)除无统治者的州外,各州州宪法明文规定的各该州的统治者作为该州伊斯兰教领袖的地位及其享有的权利、特权和权力保持不变并不得削弱,但如统治者会议同意将任何宗教行为、典礼或仪式在全联邦推广施行时,则各州统治者必须以伊斯兰教领袖的身份授权最高元首为其代表。
(三)马六甲州、槟榔屿州、沙巴州及沙捞越州的宪法均应就赋予最高元首为各该州的伊斯兰教领袖地位作出规定。
(四)本条规定不影响本宪法的任何其他规定。
(五)不论本宪法作何规定,最高元首应为联邦直辖区的伊斯兰教领袖,议会得通过立法,就伊斯兰教事务的管理作出规定,并规定成立一个委员会,就伊斯兰教事务向最高元首提出建议。
第四条联邦的最高法律
(一)本宪法为联邦最高法律,任何在独立日以后制定的法律如同本宪法的规定相抵触,其相抵触的部分一律无效。
(二)不得以下列理由对任何法律的有效性提出质疑:
1.该法对第九条第二款所述权利规定的限制不属于该款所规定的情况;
2.该法对第十条第二款所述情况规定的限制不属于议会认为实施该条规定所必需或急需者。
(三)不得以议会或州立法机关无权制定有关法律为理由而对议会或州立法机关所制定的任何法律的有效性提出质疑,但是,以上述理由要求裁决该项法律无效的争讼或下述争讼不在此限:
1.有关法律是由议会制定,以联邦为一方,一州或多州为另一方的争讼;
2.有关法律是由州立法机关制定,涉讼双方为联邦和该州要求以上述理由裁决该项法律无效的争讼。
(四)依据第三款所述理由要求裁决某项法律无效的争讼(不包括第三款第一项和第二项所述争讼),非经最高法院法官许可不得提出;联邦当局有权成为任何上述争讼的一方,如系该款第一项或第二项所述争讼,则任何有关州当局没有权成为上述争讼的一方。

第二章基本自由权

第五条人身自由
(一)非依据法律,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或人身自由。
(二)高等法院或其法官在接到有人遭到非法拘留的申诉后应进行调查,如认为上述拘留为合法应下令将被拘留者移送法院。否则,应下令予以释放。
(三)对于任何被逮捕者应尽快将逮捕的理由告知其本人,并允许由其本人所选择的律师为其辩护。
(四)对于任何未获释放的被逮捕者,应在二十四小时(不包括路程所耗时间)内,移送预审法官处理,不得无理拖延;非根据预审法官的命令,不得继续予以拘留;
但是,本款规定不适用于根据限制拘留的现行法律所逮捕或拘留的人员。并且本款的全部规定应视为自独立日起即已成为本条的组成部分。
(五)第三及第四款的规定不适用于敌对国的外侨。
第六条禁止奴役和强迫劳动
(一)任何人不受奴役。
(二)禁止多种形式的强迫劳动,但议会得以法律规定各种为国家利益需要的义务服务。
(三)根据法院判决服徒刑期间所规定的劳动,不得视为本条所说的强迫劳动。
(四)任何法律明文规定任何公共机关依据成文法的规定,将其全部或部分职能交由另一公共机关执行时.为执行上述职能,前一公共机关的雇员必须为后一公共机关服务。这种为后一公共机关的服务,不得视为强迫劳动,上述雇员也不得因调职而向前一公共机关或后一公共机关提出任何权利要求。
第七条关于刑法不得溯及既往和不得重复审判的保障
(一)任何人不得因按当时施行的法律不受处罚的行为或非行为而受处罚。对任何人犯罪所判处的刑罚不得重于犯罪当时施行的法律所规定的处罚。
(二)任何人如已因某项犯罪而被宣判为无罪或有罪后,不得因同一罪名再度受审判,但因上级法院推翻原判下令重审者不在此限。
第八条平等权利
(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有受法律保护的平等权利。
(二)除本宪法另有明文规定者外,任何法律、任何公共机关职位的任命或聘任,或在关于财产的获得持有或处置、关于创办经营任何贸易、企业,或关于从事任何专业、职业或就业的法律的实施方面,不得仅以宗教、种族、血统或出生地为理由对公民实行歧视。
(三)不得以任何人为任何州的统治者臣民为理由,而规定其破格优待。
(四)任何公共机关不得对任何人以其在联邦境内的居住地区或营业地点不在其管辖范围内为由而实行歧视。
(五)本条规定并不禁止下述各项规定或使之无效:
1.有关个人身份法的任何规定;
2.关于任何宗教事务或任何宗教管理机构的职位或执事人员只限于由信奉该宗教的人员担任的任何规定或惯例;
3.关于马来半岛土著居民的保护、福利或发展 (包括土地的保留)的规定,或关于为土著居民保留适当公务员职位的合理比例的规定。
4.关于必需居住在某州境内才有资格在该州参加竞选、投票或被任命担任该州公职的规定。
5.任何州宪法中的规定等于或相应于独立日前夕有效的规定。
6.关于只招募马来人参加的马来军团的规定。
第九条禁止驱逐出境和迁徙自由
(一)任何公民不得被驱逐出境或不准进入联邦。
(二)在遵守本条第三款的规定以及有关联邦或其任何地区的安全、公共秩序、公共卫生或惩处罪犯的法律的前提下,任何公民均有在联邦境内自由迁徙及境内任何地区自由居住的权利。
(三)如果任何州根据本宪法的规定处于同马来亚其他各州不同的特殊地位,议会得通过法律对第二款新赋予的迁徙自由与拘留权利,在该州同其他各州间的实施加以限制。
第十条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
(一)除第二、三、四款另有规定者外:
1.每个公民都有言论和表达自由的权利;
2.所有公民都有不携带武器和平地举行集会的权利;
3.所有公民都有结社的权利。
(二)议会得:
1.根据它认为为联邦或其任何地区的安全、同其他国家的友善关系、公共秩序或道德的需要,保障议会或任何立法议会的特权的需要,或出于防止藐视法庭、诽谤或煽动犯罪的需要,通过立法对第一款第一项所赋予的权利规定限制;
2.根据它认为出于联邦或其任何地区的安全或公共秩序的需要,通过立法对第一款第二项所赋予的权利规定限制;
3.根据它认为出于联邦或其任何地区的安全或公共秩序或道德的需要,通过立法对第一款第三项所赋予的权利规定限制。
(三)第一款第三项新赋予的结社权利,亦可由有关劳工或教育的法律加以限制。
(四)在依照第二款第一项所说根据联邦或其任何地区的安全或公共秩序的需要规定限制时,议会得立法禁止对第三章、第一百五十二条、一百五十三条或一百八十一条所确认或保障的任何事项、权利、身份、地位、优先权、主权或特权提出质疑,但对上述法律所规定的实施办法提出质疑不在此限。
第十一条宗教自由
(一)人人都有信奉其宗教的权利,并有在遵守第四款规定的条件下传播其宗教的权利。
(二)不得强迫任何人交纳全部或部分拨归非其本人所信奉的宗教专用的税金。
(三)每一宗教团体都有权:
1.管理本宗教的事务;
2.建立和维持为宗教或慈善目的而设立的机构;
3.依法取得、拥有及管理产业。
第十二条关于教育权利
(一)在无损于第八条的一般原则下,任何公民不得因其宗教、种族、血统或出生地而在下述方面受到歧视:
1.关于公立教育机构的行政,特别是招收学生或缴纳学费;
2.关于利用公共机关设立的基金为就读于任何教育机关(不论是否公立学校,也不论是否在国内或国外就读)的学生提供助学金。
(二)每个宗教团体都有权举办对儿童进行本宗教教育的机构,同时有关这类机构的法律或在执行这类法律时都不得仅因宗教的不同而有歧视;但联邦或州建立、维持或资助依斯兰教育机构,或为伊斯兰宗教教育提供资助并支付所需经费,均为合法。
(三)不得强迫任何人接受其不信奉的宗教的教育,或参加其不信奉的宗教的礼拜仪式。
(四)在实施第三款规定时,年龄未满十八岁者的宗教信仰应由其父母或监护人决定。
第十三条财产权利
(一)非依据法律,不得剥夺任何人的财产。
(二)任何法律不得作出无偿征用财产的规定。

第三章公民资格

第一节公民资格的取得
第十四条按法律规定取得公民资格
(一)除本章另有规定者外,根据法律下列人员可成为公民:
1.在马来西亚日以前出生、依据附表二第一部分的规定为联邦公民者;
2.在马来西亚日及其后出生而符合附表二第二部分新规定的资格者。
3.(已废除)
(二)(已废除)
(三)(已废除)
第十五条通过登记取得公民资格(公民的妻子和子女)
(一)除第十八条另有规定者外,凡其丈夫为联邦公民的妇女,只要其婚姻关系继续维持,其丈夫在1962年10月初就是公民,并且符合联邦政府的下列规定,均有资格向联邦政府申请登记为公民:
1.在提出申请前已在联邦定居满两年,并且愿意在联邦长期定居;
2.品行良好。
(二)除第十八条另有规定者外,联邦政府可以使任何未满二十一岁的人登记成为公民,但该人的父或母应为公民(或在去世时为公民),并须由其父母或监护人向联邦政府提出申请。
(三)除第十八条另有规定者外,凡在1962年10月初以前出生、未满二十一岁、其父为公民(或在世时为公民)并在1962年10月初仍为公民(如果当时仍健在)的任何人,经其父母或监护人向联邦政府提出申请,均有资格登记为公民,但须向联邦政府证实该人在联邦定居并且品行良好。
(四)在执行第一款规定时,凡在马来西亚日前在沙巴州或沙捞越州所辖地区居住者,应视为在联邦居住。
(五)第一款所说的已婚妇女指根据联邦任何成文法,包括独立日前施行的法律或马来西亚日前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施行的任何法律在内,正式登记结婚的妇女;但本款不适用于在1965年9月或最高元首以命令规定稍晚于此的日期前申请登记为公民、并在其申请时已是沙巴州和沙捞越州常住居民的妇女。
(六)(已废除)
第十五条(甲)关于儿童登记的特别权力
除第十八条的规定外,联邦政府可以在它认为适当的特殊情况下,使任何未满二十一岁的人登记为公民。
第十六条公民资格登记(独立日前在联邦出生者)
(一)除第十八条规定外,任何年满十八岁、在独立日前在联邦出生者,有资格向联邦政府申请登记成为公民,但必须符合联邦政府下列规定:
1.在提出申请之日的前七年中,他在联邦居住累计满五年;
2.愿意在联邦长期定居;
3.品行良好;
4.基本通晓马来语。
第十六条(甲)公民资格登记(在马来西亚日居住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者)
除第十八条的规定外,任何年满十八岁以上、在马来西亚日是沙巴州的沙捞越州常住居民者,均有资格在1971年9月前向联邦政府提出申请登记为公民,但须符合联邦政府的下列规定:
l.在马来西亚日前即为各该州辖区的居民,在马来西亚日后,在提出申请之日的前十年中在联邦居住累计满七年,其中,在提出申请的前十二个月,应在联邦居住;
2.愿意在联邦长期定居;
3.品行良好;
4.通晓马来语或英语,如果申请人为沙捞越常任居民,应通晓马来语、英语或其他在沙捞越通用的地方语,但在1965年9月前提出申请并且申请人在提出申请时已年满四十五岁者除外。
第十七条(已废除)
第十八条关于公民登记的一般规定
(一)凡年满十八岁者,须按照本宪法附表一所规定誓词宣誓后始得登记为公民。
(二)凡依据本宪法放弃或被剥夺公民资格,或在独立日前根据1948年马来亚联邦协定放弃公民资格或被剥夺公民资格者,非经联邦政府批准不得依据本宪法登记为公民。
(三)凡依据本宪法登记为公民者,应从登记日起成为公民。
(四)(已废除)
第十九条加入国籍取得公民资格
(一)除第九款另有规定者外,联邦政府得应任何年满二十一岁的非公民的申请颁发加入国籍证明书,但申请人必须符合下列规定:
1.在联邦居住已达到所要求的年限,并愿意在获得国籍证书后长期定居;
2.品行良好;
3.通晓马来语。
(二)除第九款的规定外,联邦政府可以在它认为适当的特殊情况下,根据任何年满二十一岁的非公民的申请颁发加入国籍证明书,但申请人必须符合下列规定:
1.在联邦居住已达到所要求的年限,并愿意在获得国籍证书后长期定居;
2.品行良好;
3.通晓马来语。
(三)关于颁发国籍证书所要求的在联邦居住年限为:申请人在提出申请的前十二年中应在联邦居住累计满十年,其中,提出申请之日的前十二个月必须居住在联邦。
(四)在执行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时,在马来西亚日前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居民,应视为联邦的居民。就第二款而言,马来西亚日前在新加坡居住或在马来西亚日后经联邦政府批准在新加坡居住者,应视为在联邦居住。
(五)取得国籍证书者自证书颁发之日起加入国籍成为公民。
(六)(已废除)
(七)(已废除)
(八)(已废除)
(九)任何人只有在按照附表一所规定的誓词宣誓后,方可发给国籍证书。
第十九条(甲)(已废除)
第二十条(已废除)
第二十一条(已废除)
第二十二条因领土合并而取得为公民资格如有新领土在马来西亚日后根据第二条的规定并入联 邦,议会得立法规定何人自何日起因其与该领土的关系而成为联邦公民。
第二节公民资格的终止
第二十三条公民资格的放弃
(一)任何年满二十一岁以上,身心健康的公民已成为或即将成为他国公民者,可向联邦政府登记宣布放弃联邦公民资格后而停止为公民。
(二)在联邦参战期间,非经联邦政府批准,根据本条所作的宣布不得给予登记。
(三)本条规定同样适用于未满二十一岁的已婚妇女。
第二十四条因取得他国公民资格或行使他国公民权利而被剥夺公民资格
(一)如果联邦政府确信任何公民已通过登记、入籍或其他自愿正式行为(婚姻除外)取得他国公民资格,联邦政府得下令剥夺其公民资格。
(二)如果联邦政府确信任何公民已在他国自愿要求并行使该国公民依法享有的任何权利,联邦政府得下令剥夺其公民资格。
(三)(已废除)
(三)(甲)在不影响第二款规定的一般原则的前提下,凡在联邦外任何地方的任何政治性选举中投票,应视为自愿要求并行使该地法律所规定的权利;就第二款而言,在最高元首发布命令所规定的日期(即1963年10月10日)以后,
l.向联邦以外任何地方当局申请或更换护照;
2.使用该地当局所签发的护照作为旅行证件;
应视为自愿要求并享有当地公民依当地法律所享有的多种权利。
(四)如果联邦政府确信,依据第十五条第一款登记成为公民的任何妇女,因与非公民结婚而取得他国公民资格,联邦政府得下令剥夺其公民资格。
第二十五条剥夺根据第十六条(甲)、第十七条或第十九条取得公民资格者的公民资格
(一)联邦政府如认为下列情况属实,得下令剥夺依据第十六条(甲)、第十七条或加入国籍而成为公民者的公民资格:
l.该人的言行表明其对联邦不忠或不满;
2.在联邦曾参与或正进行的战争中,该人曾同敌方进行非法贸易往来,或曾从事或参与明知属于资敌行为的任何商业活动;
3.在登记或发给国籍证书取得公民资格之日起五年内,曾在他国被判处十二个月以上监禁或相当于马币五千元以上罚款,而未获无条件赦免者。
(一)(甲)根据第十六条(甲)或第十七条或加入国籍而取得公民资格的任何人,凡未经联邦政府批准擅自接受任何外国政府,或其政治性下属机构,或其代理机构的职务、职位或雇用,为它们服务或执行任务,而担任此类职务、职位或工作须作效忠宣誓、
保证或声明者,联邦政府如认为情况属实,得下令剥夺其公民资格。
但是。在1962年10月初以前曾为外国服务或在1977年1月初以前曾为英联邦国家服务者,不论其当时是否为公民,不得依据本款规定剥夺其公民资格。
(二)根据第十六条(甲)或第十七条或加入国籍而取得公民资格的任何人,如连续五年侨居国外而属于下列情形:
1.他并非为联邦服务或联邦政府所参加的国际组织服务;
2.他并未每年到联邦的领事馆登记表明他愿意继续保留其公民资格。
联邦政府如认为上述情况属实,得下令剥夺其公民资格。但本款规定不适用于1977年1月初在任何英联邦国家侨居的年限。
第二十六条剥夺通过登记或加入国籍而取得的公民资格的其他规定
(一)联邦政府如发现通过登记或加入国籍而取得公民资格的任何公民,其登记或国籍证书:
l.系用伪造材料、隐瞒事实等欺骗手段取得者,
2.有错误者或错发者得下令剥夺其公民资格。
(二)联邦政府如发现根据第十五条第一款登记为公民的任何妇女,其藉以登记取得公民资格的该项婚姻已在结婚之日起两年内解除(因死亡而解除者除外),得下令剥夺其公民资格。
第二十六条(甲)剥夺已丧失公民资格者子女的公民资格
任何人放弃其公民资格,或其公民资格已根据第二十四条第一款或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予以剥夺后,如果其未满二十一岁的子女依照本宪法的规定作为该人或该人配偶的子女业已登记为公民者,联邦政府得下令剥夺该子女的公民资格。
第二十六条(乙)有关丧失公民资格的一般规定
(一)任何人均不得因放弃或被剥夺公民资格而免除对其终止公民身份以前的行为或不行为所应负的责任。
(二)除联邦政府确认该人继续为公民将有损于公共利益者外,联邦政府不得根据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或第二十六条(甲)剥夺任何人的公民资格;如果联邦政府发现剥夺某人的公民资格将使该人成为无国籍者时,不得依据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或第二十六条(甲)剥夺其公民资格。
第二十七条剥夺公民资格的程序
(一)在根据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或第二十六条下令剥夺公民资格之前。联邦政府应将拟下令剥夺其公民资格的理由以书面通知本人,并通知他有权就此事向根据本条成立的调查委员会提出申诉。
(二)接获上述通知书者如请求向上述委员会提出申诉,联邦政府应将其请求提交调查委员会,调查委员会由政府指定一名主席(有司法经验者)及两名委员组成。
(三)调查委员会受理上述申诉后,应按政府指出的方式进行调查,并向政府提出报告;政府在考虑该项报告后决定是否下令剥夺其公民资格。
第二十八条关于第二节各条适用于某些依法成为公民者
(一)在执行本节上述规定时:
1.凡在独立日前根据1948年马来西亚联邦协定的规定或任何州法律而成为联邦公民者。登记成为公民者,登记为统治者的国民而成为公民者,因取得国籍证书而成为公民者,均应视为通过登记而成为公民;如果系在国外出生者,应视为根据第十七条登记而成为公民;
2.凡在独立日前依据上述协定或依据有关公民的妻子登记为公民的法律登记成为公民的妇女,或登记成为统治者臣民而成为公民的妇女,均应视为依据第十五条第一款登记成为公民;
3.凡在独立日前依据上述协定加入国籍成为联邦公民者,或依据州法律为统治者臣民而成为联邦公民者(除第二款的规定外),应视为加入国籍而成为公民。
上述条文中凡提到登记或加入国籍成为公民之处均应作相应解释。
(二)凡在联邦境内出生者皆不得因本条规定而依据第二十五条剥夺其公民资格。
(三)凡在独立日前已为联邦公民并在独立日依法成为公民者,不得因其在独立日以前的行为而依据第二十四条第一款或第二款剥夺其公民资格;但涉及其余独立日前及独立日以后连续侨居国外的年限时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同样适用。
第二十八条(甲)剥夺在马来西亚日成为公民者的公民资格
(一)(已废除)
(二)在执行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及第二十六条(甲)的规定时,对于凡因在马来西亚日前夕是联邦联合王国及殖民地公民而在马来西亚日依法成为公民者:
1.如系通过登记成为公民者,应视为因登记而成为公民;
2.如系加入国籍成为公民者,应视为加入国籍而成为公民。
上述条文中凡提到登记或加入国籍成为公民之处,均应作相应的解释。
(三)凡因婚姻关系取得公民资格并依据本条的想定被视为因登记而成为公民的妇女,在对其执行第二十四条第四款和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时,应视为因依据第十五条第一款登记而成为公民者。
(四)凡在马来西亚日前出生,因与沙巴州或沙捞越州有关而依据本条被视为因登记而成为公民者,如该人不是在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境内出生,应视同该人为依据第十六条(甲)或第十七条登记成为公民意而适用第二十五条的规定。
(五)凡依据本条被视为因加入国籍而成为公民者,如果该人系在马来西亚日前在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境内出生,并因在该地区加入国籍而取得公民资格,则不得引用第二十五条而剥夺其公民资格。
(六)在不影响以上各款规定的前提下,凡因在马来西亚日前夕所具有的身份而在马来西亚日依法成为公民者,如果因其在马来西亚日以前的行为应依法剥夺其公民资格,联邦政府应在1965年9月前下令剥夺其公民资格;但第二十六条(乙)第二款和第二十七条第七款除外有关适用依据第二十五条发出命令的规定,同样适用于依据本款发出的命令。
(七)凡按上述第六款的规定应剥夺其公民资格,而在马来西亚日以前此人已被剥夺公民资格,应视同已按第六款执行,并继续有效。但上述处理应符合马来西亚日前夕施行的有关法律的规定,联邦政府得将此类职权委托它所指定的有关州政府代行。
第三节补充规定
第二十九条英联邦公民资格
(一)根据本联邦在英联邦中的地位,本联邦的公民享有同其他英联邦国家的公民同等的英联邦公民的身份。
(二)除非议会另行规定,所有适用于英联邦公民的现行法律,应同样适用于非英联邦公民的爱尔兰共和国的公民。
第三十条公民资格证书
(一)任何人的公民资格如存在某种事实上或法律上的疑问时,联邦政府得应本人的请求颁发公民证书。
(二)根据上述第一款颁发的证书,除经查证系利用伪造材料、隐瞒事实等手段骗取者外,即为该有关人在发证之日起成为公民的确证,但这并不影响能证实该人在此以前即为公民的任何依据。
(三)为确定某人是否由出生取得公民资格的联邦公民,任何有关此人是否由出生取得他国的公民资格的问题应由联邦政府裁决,联邦政府对此问题所颁发的证书为结论性的,但经查证系利用伪造材料、隐瞒事实等手段骗取者除外。
第三十条(甲) (已废除)
第三十条(乙) (已废除)
第三十一条,关于附表二适用
在议会未另行规定前,附表二中第三部分的补充规定对本节所述事项有效。

第四章联邦

第一节最高首脑
第三十二条联邦最高首脑及其配偶
(一)设联邦最高首脑一人,称为最高元首,其地位在联邦所有人之上。不得在任何法院对最高元首提起任何诉讼。
(二)最高元首的配偶称为元首夫人,其地位仅次于最高元首,而在联邦所有其他人之上。
(三)最高元首由统治者会议选举产生,任期五年,但可随时向统治者会议书面提出辞职,或由统治者会议罢免,最高元首如不再任统治者应即退位。
(四)附表三的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的多项规定适用于最高元首的选举和罢免。
第三十三条联邦副最高首脑
(一)设联邦副最高首脑一人,称为副最高元首。当最高元首缺位,或因病离开联邦或其他原因不能行使职权时,应由副最高元首代行最高元首的职权,并享有最高元首的特权,但如最高元首缺席或不能行使职权的时间预计在十五天以内时,除副最高元首认为有必要或急需须代行最高元首职权者外,副最高元首不得代行最高元首职权。
(二)副最高元首由统治者会议选举产生,任期五年,如果在最高元首在任时当选,则其任期在最高元首任期届满时结束;副最高元首可随时向统治者书面提出辞职,并在不再任统治者时应即退位。
(三)在联邦副最高元首当选的任期内,如遇最高元首缺位,副最高元首的任期应在空缺被填补时届满。
(四)附表三第二部分各项规定适用于副最高元首的选举。
(五)如果依据第一规定最高元首的职权应由副最高元首代行,但因副最高元首缺位,或因病离开联邦或其他原因不能代行最高元首职权时,议会得通过法律规定由一位统治者代行最高元首职权。但是上述法律非经统治者会议同意议会不得通过。
第三十四条最高元首不得从事的事项
(一)最高元首不得行使其本州统治者的职权,但行使本州伊斯兰教领袖的职权不在此限。
(二)最高元首不得兼任任何领受薪酬的职务。
(三)最高元首不得主动参与任何商业活动。
(四)最高元首不得领受依照其本州的宪法或任何其他州的宪法的规定付给州统治者的任何薪酬。
(五)未经统治者会议同意,最高元首不得离开联邦十五天以上,但对他国进行国事访问不在此限。
(六)第二款和第三款的规定同样适用于最高元首夫人。
(七)如果副最高元首或依法授权的其他人士代行最高元首职权超过十五天,则在此期间,上述第一款至第五款对最高元首的规定应同样适用于其代理者。
(八)第一款的规定并不影响最高元首作为州统治者而单独或与任何其他权力机关共同行使下列权力:
1.修改有关州宪法;
2.当有关摄政王或摄政委员会任何成员去世或因故不能执行职务时,委任新的摄政王或摄政委员会成员。
第三十五条最高元首及其配偶的王室经费和副最高元首的薪俸
(一)议会应立法规定最高元首的王室经费,包括元首夫人所应得的年俸,由统一基金直接支付,并且在最高元首任期内不得削减。
(二)议会应立法规定副最高元首及依法授权代行最高元首职权者在代行职权期间的薪酬,此项薪酬应由统一基金直接支付。
第三十六条国玺
最高元首应掌管并使用国玺。
第三十七条最高元首的就职宣誓
(一)最高元首在行使职权前,应向统治者会议,在联邦法院院长主持下(如院长缺席,由另一资历最深的联邦法院法官代替),按照附表四第一部分所载誓词宣誓并签字;统治者会议应指定两人为监督人。
(二)副最高元首在行使职权前(不包括行使召开统治者会议的职权),应向统治者会议,在联邦法院院长(如院长缺席,由另一资历最深的联邦法院法官代替)主持下,按照附表四第二部分所载的誓词宣誓并签字。
(三)上述誓词的英译文载于附表四第三部分。
(四)依据三十三条第五款制定的法律应包含有同第二款的规定(以及必要的修改)相适应的条款。
第二节统治者会议
第三十八条统治者会议
(一)统治者会议应依照附表五的规定组成。
(二)统治者会议行使下列职权:
1.依照附表三的规定,选举最高元首和副最高元首;
2.决定是否同意将任何宗教行为、仪式或典礼在全联邦推广施行;
3.对任何法律表示同意或拒绝,对根据本宪法规定需要统治者会议同意,决定或征询统治者会议意见后才作出的任何任命提出意见。并有权审议国家政策问题(例如移民政策的改变),以及它认为适当的任何其他事项。
(三)统治者会议审议国家政策事项时,最高元首应由总理陪同出席,其他统治者及州元首则由州务大臣或首席部长陪同出席;审议的事项应属于最高元首根据内阁的建议行使的职权范围,以及属于州统治者和州元首根据州执行委员会的建议行使的职权范围。
(四)未经统治者会议同意,不得制定任何直接影响统治者特权、地位、荣誉或尊严的法律。
(五)凡对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的行政措施有影响的任何政策上的变更,应事先与统治者会议磋商后方可作出。
(六)统治者会议成员,可自行行使下列职权:
1.最高元首的选举或罢免,或副最高元首的选举;
2.对任何任命提出意见;
3.对变更州界或影响统治者特权、地位、荣誉或尊严的法律表示同意或拒绝;
4.对任何宗教行为、仪式或典礼在全联邦推广施行表示同意或不同意。
(七)(已废除)
第三节行政机关
第三十九条联邦的行政权
联邦的行政权属于最高元首,除联邦法律和附表二另有规定者外,应由最高元首本人,或内阁或内阁授权的任何部长负责行使,但议会得立法授权其他人员行使行政权。
第四十条最高元首根据建议行使的职权
(一)除本宪法另有规定者外,最高元首在行使本宪法或联邦法律所赋予的职权时,应根据内阁或内阁授以全权的部长所提供的建议行事;但最高元首有权要求内阁向其提供有关联邦政府的任何情况。
(二)最高元首在行使下列职权时,可自行决定:
1.总理的任命;
2.不同意解散议会的请求;
3.召开专门讨论有关统治者特权、地位、荣誉或尊严的统治者会议,以及上述会议的任何活动,以及本宪法明文规定的其他事项。
(三)联邦法律得规定最高元首应在征询内阁以外的任何个人或团体的意见后,或根据他们的建议行使其任何职权,但不包括下列职权:
1.最高元首有权自行决定行使的职权;
2.本宪法已有明文规定行使的职权。
第四十一条武装部队员高统帅
最高元首为联邦武装部队的最高统帅。
第四十二条赦免权及其他
(一)最高元首对一切经军事法庭审判的犯罪以及在吉隆坡与纳闽联邦直辖区内发生的一切犯罪有赦免、减刑及缓刑的权力,州统治者或州元首对本州境内发生的一切犯罪有赦免、减刑及缓刑的权力。
(二)除第十款另有规定者外,关于联邦法律或州法律所赋予对任何刑事判决实行赦免、缓刑及减刑的权力,凡涉及军事法庭或吉隆坡与纳闽联邦直辖区民事法庭的刑事判决时,应由最高元首行使之。如涉及其他各州的刑事判决时,应由该州的统治者或州元首行使之。
(三)如果刑事犯罪的全部或部分在联邦境外,或跨州发生,或无法确定在何处发生,在执行本条规定时,应视同在负责审理此案的州内发生;就本款而言,联邦直辖区应视同一个州。
(四)本条历述的权力:
l.如属于由最高元首执行使者,是指联邦法律根据本宪法第四十条第三款所规定的职权;
2.如属于由州统治者或州元首行使者,应根据由第五款规定组成的州赦免委员会所提出的建议行使。
(五)各州的赦免委员会,应由联邦总检察长、该州首席部长及由统治者或州元首所委任的不超过三名委员组成;但总检察长得随时以书面委托他人代行赦免委员会委员的职权,而统治者或州元首在新委任的委员缺席或不能视事时,也可委派他人暂代其职务。
(六)统治者或州元首所委任的赦免委员会委员任期三年;可以连任,也可随时辞职。
(七)州立法议会的议员或议会下议院的议员不得被统治者或州元首任命为赦免委员会的委员或临时代理委员。
(八)赦免委员会必须在统治者或州元首参加并主持下举行会议。
(九)赦免委员会在对任何案件提出建议前,应考虑总检察长对此案件提出的书面意见。
(十)无论本条有何规定,在马六甲、槟榔岛、沙巴、沙捞越各州及吉隆坡与纳闽联邦直辖区,凡涉及对伊斯兰教事务法规定设置的法庭作出的判决实行赦免、缓刑或减刑的权力,应由最高元首以该州伊斯兰教领袖的身份行使之。
(十一)为执行本条规定,吉隆坡与纳闽联邦直辖区应单独设立赦免委员会;而本条第五、六、七、八、九各款的规定,在细节上作必要的修改后,应同样适用于上述赦免委员会,即上述各款中凡提到统治者或州元首之处,应读作最高元首,凡提到州首席部长之处,应该作分别掌管吉隆坡与纳闽联邦直辖区的部长。
第四十三条内阁
(一)最高元首任命一个由部长组成的内阁,就最高元首行使职权提出建议。
(二)内阁的任命程序如下:
1.最高元首首先任命一名他认为能获得大多数下议员信任的众议员为总理,主持内阁;
2.最高元首根据总理的建议,从议会两院的议员中任命其他部长;
但是,如果上述任命是在议会解散期间作出,可以任命上届下议院议员担任,但在下届议会召开后,除当选为新届下议院议员并被任命为总理以及当选为新届议会两院议员者外,应一律终止任职。
(三)内阁应集体对议会负责。
(四)如果总理不再提到下议院多数议员的信任时,除最高元首应总理要求解散议会外,总理应提出内阁集体辞职。
(五)除第四款另有规定外,其他部长(不包括总理)的任期由最高元首随意确定,除最高元首根据总理的建议撤销部长的任命外,任何部长均可自动辞职。
(六)部长在就职前,应在最高元首面前依照附表六所规定的誓词,作就职、效忠及保密宣誓并签字。
(七)不论本条作何规定,凡加入国籍成为公民或依据第十七条登记成为公民者,均不得被任命为总理。
(八)州立法议会议员如被任命为部长,应辞去州议员职务后方可就职。
(九)议会应以法律规定内阁部长的薪俸。
第四十三条(甲)副部长
(一)最高元首得根据总理的建议,从议会两院的议员中任命副部长;如果任命是在议会解散期间作出,可以任命上届下议院议员担任,但在下届议会召开后,除当选为新届议会两院议员者外,应一律终止任职。
(二)副部长协助部长履行职责。
(三)第四十三条第五、六、八各款有关部长的规定,同样适用于副部长。
(四)议会应以法律规定副部长的薪俸。
第四十三条(乙)政务次长
(一)总理得以议会两院的议员中任命各部政务次长;如果任命是在议会解散期间作出,可以任命上届下议院议员担任,但在下届议会召开后,除当选为新届会两院议员者外,应一律终止任职。
(二)政务次长协助部长和副部长履行职责。
(三)政务次长得随时辞职,总理也可随时决定其去留。
(四)政务次长在就职前,应依照附表六所规定的誓词向总理宣誓保密并签字。
(五)议会应从法律规定政务次长的薪俸。
第四十三条(丙)政治秘书
(一)总理得任命他认为适当数量的人员担任政治秘书。
(二)依据本条任命的政治秘书:
l.不必为议会两院的议员;
2.可以随时辞职;
3.除第二项规定的情况外。应继续任职到总理决定其去留。
(三)第四十三条(乙)第四款有关政务次长的规定,同样适用于政治秘书。
(四)政治秘书的职责与薪俸由内阁确定。
第四节联邦立法机关
第四十四条议会的组成
联邦的立法权属于议会。议会由最高元首及两院,即上议院和下议院组成。
第四十五条上议院的组成
(一)除第四款另有规定者外,上议院由下列选任议员和委任议员组成:
1.每州应依照附表七的规定选出两名议员;
1(甲)吉隆坡联邦直辖区两名议员及纳闽联邦直辖区一名议员应由最高元首委任;
2.由最高元首委任四十名议员。
(二)由最高元首委任的上议员,应为他认为担任公职有特殊贡献,或在专业、商业、工业、农业、文化活动或社会服务方面有特殊成就,或代表少数民族和土著居民利益的人士。
(三)除附表七另有规定者外,上议院议员的任期为三年,并且不受解散议会的影响。
(三)(甲)上议院议员不得连续任职或以其他方式连任超过两届;但是,在本款生效之前已连任超过两届的上议员,得继续任职到其任期届满时为止。
(四)议会得立法:
l.将每州的选任议员名额增至三名;
2.规定各州以选民直接投票方式选出上议员;
3.减少委任议员的名额或废除委任议员。
第四十六条下议院的组成
(一)下议院由一百七十七名民选议员组成。
(二)民选议员包括:
1.一百六十九名从马来西亚各州选出的议员,分配如下:
(1)柔佛州十八名;
(2)吉打州十四名;
(3)吉兰丹州十三名;
(4)马六甲州五名;
(5)森美兰州七名;
(6)彭亨州十名;
(7)槟榔屿州十一名;
(8)霹雳州二十三名;
(9)玻璃市州两名;
(10)沙巴州二十名;
(l1)沙捞越州二十四名;
(12)雪兰莪州十四名;
(13)丁加奴州八名。
2.八名来自吉隆坡与纳闽联邦直辖区的议员如下:
(1)吉隆坡联邦直辖区七名;
(2)纳闽联邦直辖区一名。
第四十七条议会议员资格
凡符合下列规定的居住在联邦的公民均有资格成为:
(一)上议院成员,年满三十岁;
(二)下议院成员,年满二十一岁。
但是,依照本宪法规定或根据本宪法第四十八条所制定的法律的规定丧失议员资格者除外。
第四十八条议会议员资格的取消
(一)除本条另有规定者外,凡有下列情形之一,即被取消议会任何一院议员的资格:
1.被认定或被宣布为精神不健全者;
2.未清偿债务的破产者;
3.担任有收益的职位者;
4.在被提名为议会任何一院或州立法议会议员候选人后,或担任候选人的竞选代理人后,未在法定时间内或按规定的方式缴纳选举费用者;
5.因犯罪被联邦的任何法院(或在马来西亚日前沙巴、沙捞越或新加坡的法院)判定有罪并被判一年以上监禁或二千马元以上罚款而未获无条件赦免者;
6.自愿取得他国公民资格,或在他国行使该国公民的权利,或已公开声明效忠他国者。
(二)联邦法律得对违犯选举法者规定在一定时期内,取消其作为联邦任何一院议员的资格;对于被判定犯有上述违法行为或在有关选举诉讼中被证实犯有上述违法行为者,联邦法院得规定在一定时期内,取消其议员资格。
(三)有关第一款第四项或第五项取消议员资格的规定,可被最高元首撤销,如未被撤销,则在第四项所说需缴纳选举费用日起五年期满后,或在第五项所说被判监禁者从获释日起五年期满后,停止生效;不得仅因其未成为联邦公民前的行为而根据第一款第六项的规定取消任何人的议员资格。
第四十九条关于不得担任双重议员的规定
任何人不得同时担任议会两院的议员,不得被选为跨选区的下议院议员,不得被选为跨州的上议员,不得同时担任选任上议员和委任上议员。
第五十条取消资格的效力和禁止经同意的提名或任命
(一)如果议会任何一院的议员被取消资格,其议席职为空缺。
(二)凡无资格者当选为下议院议员、议院议员,或被委任为上议院议员;或者两院议员的选举或委 任违反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则此类当选、选举或委任均属无效。
(三)(已废除)
(四)未经本人同意,提名任何人竞选议会任何一院议员,或委任其为上议院议员均属无效。
第五十一条议员的辞职
议会任何一院的议员得以亲笔辞呈分别向上议院议长或下议院议长提出辞职。
第五十二条议员的缺席
(一)议会任何一院的议员,若未经各该院同意,在六个月期间内每次开会皆缺席者,各该院得宣布其议席空缺。
(二)议会任何一院的议员,经各该院准假后,在请假期间,不得以任何方式参与各该院的活动。
第五十三条取消资格的裁决
如果提出关于议会任何一院的议员是否应予取消资格的问题,应由各该院自行作出裁决,此等裁决为最后裁决;但不得援引本条的规定中且找该院为采取或决定同该项裁决有关涉的任何程序(包括撤销取消资格的程序)而暂缓作出裁决的惯例。
第五十四条上议院议席出缺及因故出缺
(一)除第三款另有规定者外,凡遇上议院议席出缺,应自选举行委员会确定出缺之日起六十天内举行相应的补缺选举或补缺委任予以填补。但是,不得因未按本款所规定的期限内委任补缺议员而使任何在上述期限届满后作出的委任无效;
另外,如果选举委员会确定的下议院议席因故出缺的日期,是在议会依照第五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自行解散前的六个月内,该项出缺无须填补。
(二)(已删除)
(三)上议院议席出缺如属于应由州当局依照附表七的规定选举填补者,上述第一款的规定不得适用。
第五十五条议会的召开、闭会和解散
(一)最高元首有权随时召开议会,议会上次会议的闭幕同下次会议的开始之间的间隔不得超过六个月。
(二)最高元首得以命令宣布议会闭幕或解散。
(三)除非提前解散,每届议会任期五年,自其第一次会议召开之日起算,五年期满即自行解散。
(四)议会解散后,应自解散之日起六十天内举行大选,新届议会至迟应自解散之日起一百二十天内召开。
(五)应由议会审议的法案,不得因议会闭会而失效。
(六)依照第六十六条第四款(甲)应由国会重新审议的法案,不得因议会闭会或解散而失效。
(七)依照第六十六条第四款(甲)应由最高元首批准的法案,不得因议会闭会或解散而失效。
第五十六条上议院议长和副议长
(一)上议院应随时从其议员中选举一人为上议院议长,另一人为副议长;如果议长缺位,依照第三款的规定,除选举议长外,不得处理其他事务。
(二)上议院议长或副议长,如果其议员任期届满,或因故不再任议员,或依据第五款被取消资格时,应即终止任职,并得随时辞职。
(三)议长缺位或缺席时,由副议长代理,如正副议长都缺位或缺席时,应依照参议院议事规则挑选一名议员代理议长。
(四)如果州立法议会的以员当选为上议院议长时,应辞去其州议员职务方可就职。
(五)当选为议长的议员,如在当选三个月后,继续担任或受聘担任任何机构或团体、不论是否法人、或任何商业、工业和其他事业的董事会或管理委员会的成员、职员或雇员,或参与上述机构或团体的事务,不论是否领受薪俸、报酬、利润或其他利益,应取消其担任议长的资格。
但是,如果上述机构、团体从事福利或志愿工作,其宗旨对社会有益,或系慈善、福利性质的机构团体,并且该议员并未领受任何薪俸、报酬、利润或其他利益时,则不得援引上述规定取消其议长资格。
(六)根据第五款提出关于取消议长资格的问题时,应由上议院自行作出裁决,此等裁决为最后裁决。
第五十七条下议院议长和副议长
(一)下议院有权随时选出:
l.一名下议员或有资格当选为下议员者担任议长;
2.两名副议长。
议长缺位时,根据第三款的规定,除选举议长外,下议院不得处理任何其他事务。
(一)(甲)如果非议员当选为下议院议长:
1.在其就职前,应依照附表六所规定的就职与效忠誓词向下议院宣誓并签字;
2.由于担任本职,应成为除按第四十六条规定选出者以外的新增下议员。
但第二项规定对执行本宪法的下列各条即第四十三条、第四十三条(甲)、第四十三条(乙)、第五十条到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四条以及第五十九条的规定时不得生效,上述议长对提交下议院审议的任何事项无表决权。
(二)议长得随时以亲笔函件向下议院秘书辞职并且在下列情况下应即离职:
1.大选后,议会召开第一次会议时;
2.并非由于议会解散的原因而不再担任下议院议员,如系根据第一款(甲)第二项规定而成为议员者,当其丧失其议员资格时;
2.(甲)根据第五款丧失资格;
3.如果下议院通过决议要求他离职。
(二)(甲)副议长得随时以亲笔函件向下议院秘书辞职并且在下列情况下应即离职:
1.不担任下议院议员;
2.如果下议院通过决议要求他离职。
(三)议长缺位或缺席时(但因大选后下议院第一次会议而缺席者除外),由其中一名副议长代理,如果两名副议长也都缺席或缺位,应根据下议院议事规则选出一名议员代理议长。
(四)如果州立法议会的议员当选为议长,应辞去其州议员职务方可就职。
(五)当选为议长的议员,如果在当选三个月以后,继续担任或受聘担任任何机构或团体,不论是否法人,或任何商业、工业和其他事业的董事会、管理委员会的成员、职员或雇员,或参与上述机构、团体的事务,不论是否领受薪俸、报酬、利润或其他利益,应取消其担任议长的资格。
但是,如果上述机构、团体从事福利或志愿工作,其宗旨对社会有益,或系慈善、福利性质的机构、团体,并且该议员并未领受任何薪俸、酬劳、利润或其他利益时则不得援引上述规定而取消其议长资格。
(六)根据第五款提出关于取消议长资格的问题时,应由众议院自行作出裁决,此等裁决为最后裁决。
第五十八条上下两院议长和副议长的薪俸议会应从法律规定上议院议员和副议长、下议院议长和副议长的薪俸,上述人员的薪俸均由统一基金直接支付。
第五十九条议员的宣誓
(一)议会两院的每一名议员在就职前,应在各该议院会议主席面前按照附表六所规定的誓词宣誓并签字;但任何议员得在宣誓前参加上议院议长或下议院议长的选举。
(二)任何议员如果当选自各该议院召开第一次会议之日起三个月内或议会准许的更长时间内未就任,其议席即行空缺。
第六十条最高元首的演说
最高元首有权向两院任何一院或两院联席会议发表演说。
第六十一条有关内阁和总检察长的特别规定
(一)任何内阁成员,除拥有作为议会上议院或下议院议员的权利外,均有权出席另一议院的会议。
(二)议会任何一院可委任总检察长或任何内阁成员为该院所设委员会的成员,不论被委任者是否为该院的议员。
(三)本条规定并不授予非议员以各该院或各该院任何委员会的表决权。
(四)本条所说的“内阁成员”包括一名副部长。
第六十二条议会议事规则
(一)除本宪法或联邦法律另有规定者外,议会两院应自行制定各自的议事规则。
(二)议会任何一院的活动不因其议席有空缺而受影响,也不因无权出席者出席或参加其活动而无效。
(三)除本条第四款、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三款及附表十三第十项和第十一项另有规定者外,议会任何一院的表决,如未能一致通过时,均以参加表决议员的简单多数票通过;但会议主席,如果并非依据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甲)第二项的规定而成为该议院的议员者,除在出现赞成与反对票数相等时有投票权外,在其他情况下均无投票权。
(四)议会任何一院在制定其议事规则时,得规定某项表决必须获得所要求的多数票或所要求的票数方可通过。
(五)未出席会议的议员不准投票。
第六十三条议会特权
(一)议会任何一院及其所属委员会的活动的合法性,不得在任何法院提出争讼。
(二)任何议员不得因其在议会两院任何一院或其下属委员会上的发言投票而受法律追究。
(三)任何议员不得因议会任何一院公布或由其授权公布的任何事项而受法律追究。
(四)第二款的规定不适用于依据议会根据第十条第四款制定的法律所提出的指控,或依据1970年第四十五号紧急(必需权力)法令修正后的1948年煽动法令所提出的指控。
第六十四条议员薪俸
议会应以法律规定两院议员的薪俸。
第六十五条上议院秘书和下议院秘书
(一)设上议院秘书及下议院秘书各一人。
(二)上议院秘书和下议院秘书由最高元首委任,除第三款另有规定以及本人提前辞职者外,可以任职到六十岁或议会以法律规定的年龄。
(三)上议院秘书和下议院秘书,可按免除联邦法院法官职务的相似理由和相似方式予以免职,但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三款所述的要求,应由上议院议长或下议院议长提出。
(四)除本条另有规定者外,上议院秘书和下议院秘书以议会工作人员的任职资格和服务条件由联邦法律规定。
(五)上议院秘书、下议院秘书以及议会工作人员不得成为议会任何一院或州立法议会的议员。
第五节立法程序
第六十六条立法权的行使
(一)立法权由议会行使。几经议会两院通过(如果属于第六十八条所说的情况,仅由下议院通过)、并经最高元首同意的法案即成为法律。
(二)除第六十七条另有规定者外,法案可在两院任何一院提出。
(三)任何法案在提出该法案的议院通过后,应提交另一议院;在另一议院通过该法案并且两院对该法案的修正案取得一致意见后,或者根据第六十八条规定,应将该法案呈报最高元首批准。
(四)最高元首应在法案呈报给他后三十天内:
1.如果批准该法案,在该法案上签署并加盖国玺。
2.如果不同意,将该法案退回通过该法案的议院,并说明反对该法案或其任何部分的理由,但财政法案除外。
(四)(甲)如果最高元首依据第四款第二项将一法案退回通过该法案的议院,该议院应尽早予以复议;如经过复议后,该法案获得全体议员的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如果是一项宪法修正案(但不包括第一百五十九条),或获得过半数票通过——如果是任何其他法案,不论有无修正,应将该法案连同反对理由提交另一议院,由另一议院重新审议,如果也获得该议院议员的核准,应将该法案重新提交给最高元首批准,最高元首应在该法案提交给他后三十天内批准”
(四)(乙)如果最高元首不按第四款或第四款第一项行事,该法案应在第四款或第四节一项所规定的期限届满后,视同业经最高元首批准而成为法律。
(五)一项法案应在最高元首批准后或依照第四款(乙)的规定而成为法律,但是必须在公布后才能生效;本款规定不影响议会有使法律延期生效或使之具有追溯效力的权力。
(六)如果联邦政府所作的一项承诺符合法律要求,并且同这项承诺有关的法案依法无须最高元首批准,则不得依据本条及第六十八条而使之无效。
第六十七条对提出涉及征税与支出等法案及正案的限制
(一)任何法案或修正案凡有涉及下列事项(不论直接或间接涉及)的条款:
1.征收或增加任何税务或废除、减少或豁免任何现行税务;
2.联邦的借款或提供的任何担保,或有关联邦财政义务的法律的修正;
3.统一基金的管理,由统一基金支付任何款项,取消或变更此类付款;
4.向统一基金交纳的款项或从统一基金支付、发放或提取不属于由统一基金支付的任何款项,或增加此类支付、发放或提取的款项数额;
5.拖欠联邦债务的解决或免除;
6.有关州分担的税务、费用或拨给州的拨款;
7.属于统一基金的款项的收取、保管和支付,或审核联邦或州的帐目;
如果财政部长认为此类条款已不属于附带规定而具有重大实质目的者,此类法案或修正案必须由一名部长提出。凡包含有此类条款的任何法案均不得在上议院提出。
(二)不得因任何法案或修正案就下列事项作出规定而将该法案或修正案视为包含上款所述条款:
l.判处罚金或改变罚金数额,要求缴纳或征收执照费或收取服务费;
2.任何地方政府或机构征收、变更或调整地方税或税率。
第六十八条仅由下议院通过的法案的批准
(一)下议院业已通过、并已在休会前至少一个月提交上议院的任何财政法案,如果上议院未在一个月内不加修正地予以通过,则该法案除下议院另有指示者外,应呈请最高元首批准。
(二)凡属于下列情形的任何非财政法案的法案:
1.下议院业已通过、并已在休会前至少一个月提交上议院、如果上议院示予通过,或虽经上议院通过但其所提出的修正案未获下议院同意;
2.在下议院初次通过该法案至少满一年的下次会期中,不论是否属同一届议会,同一法案由下议院未加修正地(第三款所说的修改除外)再次通过,并在休会前至少一个月提交上议院,而未获上议院通过,或虽获上议院通过,但其所提出的修正案未获下议院同意;
则除非下议院另有指示,该法案应连同上下议院一致同意的修正案(如有),呈请最高元首批准。
(三)上述第二款所说的修改系指经下议院议长证明属于该法案在上次会期通过后因时间不同而作的必要修改或属上议院在上次会期所提出的修正案。
(四)任何法案依照本条规定呈请最高元首批准时,应附有下议院议长的证明书,证明已遵守本条的全部规定。上述证明书在任何方面都是结论性的,不得在任何法院提出质询。
(五)本条规定不适用于修改本宪法的任何法案,但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三款所说的修正案不在此限。
(六)在本条中,财政法案指下议院议员认为是全部或局部涉及下列事项并以书面证明为财政法案的法案:
1.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所规定的事项或任何税务调整;
2.削减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所说的款项数额;
3.与上述事项有关的其他事项。
第六节有关产业、契约和诉讼的权力
第六十九条联邦有关产业、契约和诉讼的权力
(一)联邦有权取得、拥有和处理任何产业并订立契约。
(二)联邦可提出控告或被控告。

第五章各州

第七十条州统治者和州元首的排名次序
(一)除最高元首和元首夫人是至高无上的以外,各州统治者和州元首高于所有人,而各州统治者或州元首在其本州应高于他州的统治者和州元首。
(二)除第一款的规定外,州统治者应高于州元首,在州统治者之间应按其登位日期的先后排名,而在州元首之间则按被任命的日期的先后排名,如果在同一日期被任命州元首,则年长者居先。
第七十一条联邦对州宪法的保证
(一)联邦必须保证州统治者有权依照州宪法的规定继承、保有、享受及行使州宪法赋予州统治者的权利与特权;但是,任何州的州统治者继承权纠纷,均由该州宪法所规定的机关按规定方式裁决。
(二)第一款有关州统治者的规定,在作必要的修改后同样适用于森美兰州的统治首长。
(三)如果议会认为任何一州长期忽视本宪法或州宪法的任何规定,议会得不受本宪法原有规定的限制,立法保证有关规定的执行。
(四)如果任何州的州宪法中未包括附表八第一部分的条款(以下简称“必要条款”),不论是否包含第五款所许可的更改,或实质上与之相同的条款,或包含与必要条款相抵触的条款,议会得不受本宪法原有规定的限制,随时立法使必要条款在该州生效,或立法废除与必要条款相抵触的条款。
(五)附表八第一部分的条款可以更改,即以该附表第二部分第二款或第四款取代或同时以该两款取代:
1.对各州而言,直到依照上述规定或上述更改后的规定所组成的第二届州的立法议会解散时为止;
2.对玻璃市州而言,直到该州立法议会决定的更长期限届满时为止,至于上述附表八第二部分第二款规定,则无时间限制。
(六)依据本条制定的州法律,除议会提前予以废除者外,应在该法律通过以后的新届州立法议会决定的日期终止生效。
(七)有关沙巴州与沙捞越州:
1.第五款规定不得适用;
2.但在1975年8月底或最高元首证明州元首同意后的命令规定较早日期以前,第四款规定应适用。同时,凡提到第五款所许可的更改之处应视同在马来西亚日有效日州宪法所作的更改。
(八)(已废除)
第七十二条立法议会的特权
(一)任何州立法议会的活动的合法性,不得在任何法院提出争讼。
(二)任何州议员不得因其在立法议会或其所属委员会履行职务时所发表的言论或所投的票而受起诉。
(三)任何州议员不得因州立法议会公布或由其授权公布的任何事项而受起诉。
(四)第二款的规定不适用于依据议会根据第十条第四款制定的法律所提出的指控,或依据1970年第四十五号紧急(必需权力)法令修正后的1948年煽动法令所提出的指控。

第六章联邦与各州的关系

第一节立法权的划分
第七十三条联邦和州的立法权限
在行使本宪法所赋予的立法权时:
1.议会有权制定全联邦或其任何部分适用的法律,并有权制定对内和对外都有效的法律;
2.州立法机关有权制定该州或其任何部分适用的法律。
第七十四条联邦和州的立法事项
(一)在不影响本宪法其他条款赋予的议会立法权的情况下,议会得就联邦管辖事项表或其同管辖事项表(即附录九第一表或第三表)中的任何事项制定法律。
(二)在不影响本宪法其他条款赋予的州立法机
关立法权的情况下,州立法机关得就州管辖事项表(即时录九第二表)或其同管辖事项表中的任何事项制定法律。
(三)在行使本条所赋予的立法权时,必须遵守本宪法对任何事项所规定的条件或限制。
(四)在使用一般措辞和专门用语表述附表九各管辖事项表的任何事项时,不得视为前者的一般意义为后者的特别意义所限制。
第七十五条联邦法律同州法律的抵触
如果任何州法律同联邦法律相抵触,则以联邦法律为准,州法律中同联邦法律相抵触的部分一律无效。
第七十六条议会在一定情况下有权为州制定法律
(一)议会得就州管辖事项表中的任何事项制定 法律,但仅限于下列情况:
1.为履行联邦同其他国家所缔结的任何条约、协约或协定,或为履行联邦为其成员国的国际组织的任何决议;
2.为促成两州或多州间的法律的统一;
3.应任何州立法议会的请求。
(二)议会不得依据本条第一款第一项制定涉及伊斯兰教或马来人习俗,或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土著或习俗的法律,在未征询有关州政府的意见之前,不得依据该项向议会任何一院提出有关的法案。
(三)除第四款另有规定者外,依据第一款第二项或第三项所制定的法律,必须经该州立法机关立法采纳后,方能在该州生效,此后该法律应视为州法律,而非联邦法律,并可由该州立法机关予以修改或废除。
(四)为统一法律和政策,议会得就土地使用权、地主和佃产的关系、地契的注册、土地的转让、土地的抵押、租赁和托管、在他人土地上的通行权及其他有关权益,征用土地、土地估价以及地方政府等事项制定法律;第一款第二项和第三款的规定不适用于涉及上述任何事项的法律。
第七十六条(甲)议会对扩大州立法权的权力
(一)议会制定法律的权力,包括授权各州或任何州立法机关就联邦管辖事项表中的任何事项(其全部或部分)制定法律,但须遵守议会所规定的条件或限制。
(二)依据第一款由议会法令授权制定的州法律,得依照该法令所规定的范围修改或废除该法令通过前的任何同该州有关的联邦法律,而不受第七十五条的规定的限制。
(三)在执行第七十九条、第八十条和第八十二条的规定时,任何州立法机关由议会授权制定法律所涉及的事项,对该州而言,应视同共同管辖事项表中所规定的事项。
第七十七条剩余立法权
州立法机关有权就附表九各管辖事项表所未列入、并且不属于议会立法范围的任何事项制定法律。
第七十八条限制使用河流的立法
议会制定的任何法律或依据该法律制定的任何条例,凡涉及限制任何州或其居民对全部在该州境内的河流行使航行或灌溉权利者,非经该州立法议会以全体议员的多数通过的决议表示同意不得在该州生效。
第七十九条共同立法权的行使
(一)如果议会任何一院的议长或州立法议会的议长认为某项法案或其修正案涉及修改有关共同管事项表中任何事项的法律,或涉及修改联邦依据九十四条正在行使职能的、有关州管辖事项表中的任何事项的法律时,应以书面证明该法案或其修正案适用本条规定。
(二)凡被证明适用本条的法案或其修正案,应在其公布满四周后方可审议,但议长确认已征询有关州政府或联邦政府意见,因紧急需要允许提前审议者除外。
第二节行政权的划分
第八十条行政权的划分
(一)除本条下列各款另有规定者外,联邦的行政权包括一切由议会立法的事项;州的行政权包括一切由各该州立法机关立法的事项。
(二)联邦行政权不包括州管辖事项表中的任何事项,但第九十三条至第九十五条另有规定者除外;也不包括共同管辖事项表中的任何事项,但联邦法律或州法律另有规定者除外;凡有联邦法律或州法律规定应由联邦处理的共同管辖事项表中任何事项,联邦不得以州的行政权而对该事项行使行政权。
(三)依据第七十六条第四款制定法律赋予联邦的行政权,非经各该州立法议会通过决议同意,不得在各该州施行。
(四)联邦法律得规定任何一州的行政权可以包括联邦法律的任何规定条款的实施,并得为此赋予该州行政机关以相应的职权。
(五)在遵守联邦法律或州法律的规定的前提下,联邦同任何州之间得就委托一方的行政机关代表另一方的行政机关履行职能作出安排,并得规定支付依据该项安排所需承担的费用。
(六)联邦法律依据第四款的规定授权任何州的任何行政机关履行任何职能时,联邦应按双方同意的数额向该州拨付经费;如遇无法达成协议时,应由联邦法院院长所委任的特别法庭予以裁决。
第八十一条各州对联邦的义务
各州在行使其行政权时必须:
1.确保符合在该州施行的任何联邦法律;
2.不妨碍或影响联邦行政权的行使。
第三节财政负担的分配
第八十二条关于共同管辖事项表规定事项的经费承担
凡有关共同管辖事项表规定事项的法律或行政措施所涉及的支出,除另有协议者外,应依据本宪法的规定,按下列原则分担:
1.凡根据联邦政策并经联邦政府特别批准而由联邦或州执行的行政措施,其经费应由联邦承担;
2.凡执行州自行决定的措施,其经费应由各该州承担。
第四节土 地
第八十三条为联邦用途征用土地
(一)如果联邦政府认为出于联邦的需要征用任何州的不属于待转让的土地,得同州政府磋商后,要求州政府,并由有关州政府负责,将联邦政府所指定的土地,拨给联帮或其指定的公共机关;但是,联邦政府不得要求拨给州需用而保留的土地,但联邦政府认为出于国家利益的需要征用者不在此限。
(二)联邦政府依据第一款要求州政府拨给永久性土地时,不得对拨土地的用途规定限制,但联邦政府每年须付给州政府适当的地租,并付给该州一笔相当于该土地市价的补偿;如果联邦政府要求州政府拨给其他土地权益,必须付给该州合理的年租,如果州政府要求补偿,也须付给合理的补偿。
但是,如果在保留供联邦使用期间,该土地因任何改进措施(由州支付费用者除外)而增值,在确定本款所说的市价、租金和补偿时,不得将该项增值计算在内。
(三)联邦依据第一款要求州政府拨给的土地如系原拟供州使用的土地时;
1.各州为该项用途另行征用土地代替上述土地;
2.另行征用土地付出的费用,超过联邦依据第二款规定所缴付的补偿金,不包括租金,对其超额部分联邦应给予州合理的补偿。
(四)按本条规定,对联邦及任何公共机关享有权益的土地作进一步划拨时,对该项划拨按第二款规定所应付的补偿,应扣除联邦或公共机关享有该权益后所作的改进(由州支付费用者除外),照市价计算的数额。
(五)本条上述各款(第三款除外)关于待转让土地的规定,同样适用于已转让的土地,但须作下列修改:
1.第一款中“同州政府磋商后”字样应删除;
2.当依据该款要求征用土地时,州政府应负责促成以协议或强制方式征用联邦所需之土地权益;
3.州依据第二项规定征用土地所需的任何费用,应由联邦偿付,但如以协议方式征用者,联邦不负责偿付超过强制征用所需的费用,但联邦直接为该协议的一方者除外;
4.在确定第二款所说的市价、适当的地租或合理的年租时,应将按本款第三项规定由联邦支付给的费用考虑在内,并应从联邦按第二款规定应付的补偿金中扣除按上述第三项规定所偿付的费用。
(六)如果按第一款规定拔给联邦的土地或土地权益是在独立以前由马来亚联邦政府付款征用者,马来亚联邦政府为征用土地付出的款项,应视同由联邦按第五款第三项规定支付。而同样适用第五款第四项的规定,但第三款的规定不得适用于上述征用土地。
(七)本条规定不妨碍按照联邦政府同州政府商定的条件保留州的土地作为联邦使用,也不影响州的有关机关,在联邦政府未按本条提出要求的情况下,依据任何现行法律,为联邦用途而征用任何已转让的土地权。
第八十四条联邦征用的土地归还给州
(一)根据联邦需要拨归联邦或任何公共机关所有的任何州土地权益如果不再需要,只要该州政府同意付给联邦下列款项,应归还给该州:
1.凡是州政府按第八十三条第五款规定征用、或是州政府于独立日前由马来亚联邦政府付款征用的土地或土地权益,支付相等于拨归联邦政府或公共机关所有的土地权益市价的金额;
2.在其他情况下,由州政府选择按下列方式之一偿付:
(1)相等于该项权益市价的金额;
(2)相等于拨给该项权益时联邦或独立日前的马来亚联邦政府所付出的金额(不包括租金),连同拨归联邦后对该土地所作任何改进(由州支付费用在除外)之市价。
(二)适用第一款规定的土地权益如未能按该款规定归还给州时,联邦政府或公共机关得按其认为适当的条件收该项权益出售。
第八十五条放弃为联邦用途保留的土地
(一)为联邦需要而保留的土地如不再有需要时,联邦应建议将该土地归还给州,该州及时给联邦下列款项:
1.在联邦使用期间对土地所作的任何改进(由州支付费用者除外)的市价;
2.联邦或独立前的马来亚联邦政府为获得该土地权益而付出(如有)的款项;
如州政府接受上述建议,则保留权应终止。
(二)如果州政府不接受按第一款规定所作的建议,除双方同意将该土地保留作联邦其他用途者外,联邦得要求州政府,并由该州政府负责促使该土地永久拨给联邦政府,且不得限制该土地的用途,但联邦必须付给州政府一笔补偿,其款额相等于该土地的市价减去州政府如接受第一款建议时应付给联邦的数额;此外,还须每年交纳适当的地租。当该土地拨给联邦后,联邦政府得按其认为适当的条件,将土地出售、转让或出租。
(三)除本条的规定外,为联邦使用而保留的州土地,其保留权不得终止,所有为联邦使用而保留的土地,应由联邦政府或其代理控制和管理。
第八十六条出让为联邦用途而持有的土地
(一)凡属于联邦的任何土地权益,除须遵守第八十四条及本条第二款的规定外,联邦得将该土地权益或其部分权益出让。
(二)当出让为联邦用途而持有的土地权益时,必须规定该土地只能用于已有明确规定的联邦用途,并且除公共机关外不得出让给任何人,除非:
1.依据联邦法律的规定;
2.依据最高元首按第三款规定颁布或批准的命令。
但本款规定不适用于第八十四条或第八十五条所许可的出让,也不适用于联邦为履行同其他国家所缔结的条约、协约或协定而对任何个人的出让,或对任何具有外国领事或外交代表身份人士的出让。
(三)第二款第二项所说的最高元首命令,应向议会两院提出,非经两院分别通过决议批准不得生效。
(四)根据联邦需要拨归公共机关所有的土地权益,或按本条规定转让而属于任何个人的土地权益,除遵照第八十四条的规定外,该公共机关或个人不得将其转让,但转让给联邦者不在此限。
(五)凡按本条、第八十四条或八十五条,由联邦或任何公共机关转让,或者转让给联邦或任何公共机关的州属土地的权益,应由州政府负责登记。
(六)本条上述各款规定不适用于联邦在吉隆坡联邦直辖区或纳闽联邦直辖区所拥有的土地权益、联邦对上述土地或土地权益有转让权。
第八十七条有关土地价值争议的裁决
(一)联邦政府与任何一州政府如对按本章上述各条规定联邦所应支付或收取的款项或其数额发生争议,联邦政府或州政府应将此项争议提交按本条规定任命的土地法庭裁决。
(二)土地法庭由下列人员组成:
1.主席一人,由联邦法院院长任命,其人选必须为现任、曾任或有资格担任联邦法院或高等法院的法官者,或在马来西亚日前曾任最高法院法官的人士;
2.由联邦政府委任的委员一人;
3.由州政府委任的委员一人。
(三)土地法庭的惯例与程序,由法规委员会或依法有权制定关于最高法院程序与规则的其他机关所制定的法院规则予以规定惯例。
(四)土地法庭可就任何法律问题向联邦法院提出上诉。
第八十八条关于第八十三条至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在无统治者各州的适用
在无统治者的各州,第八十三条至第八十七条的规定一律有效,但是:
1.须按议会立法作适当修改,此项修改旨在保证第八十三条至第八十七条(在尽量照顾土地所有权制度的差异的情况下)能在各该州如同在其他州一样施行;
2.在沙巴州及沙捞越州施行时,第八十三条第五款第一项的条文应予删除。
第八十九条马来族保留地
(一)在独立日前夕按当时施行的法律为马来族保留地的任何州土地,可以依据该法律继续为马来族保留地,直至州立法机关另行立法规定时为止。上述州立法应:
1.由州立法议会以全体议员的过半数并为出席和投票议员的三分之二多数通过;
2.由议会两院分别以全体议员的过半数并为出席和投票议员的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决议批准。
(一)(甲)任何依据第一款制定的法律,应就马来族保留地没收或归还州当局,或剥夺对任何马来族保留地的所有权或其他有关权利作出规定;如果根据有关马来族保留地法律的规定而使拥有此类权益的任何个人、法人团体、公司或其他团体(不论是否法人)不再有权或有资格拥有此类权益,不得以同第十三条的规定相抵触为理由而使上述法律无效。
(二)依照现行法律目前不是马来族保留地以及未经开发或垦殖的任何州属土地,得依据该法律宣布为马来族保留地,但是:
1.当任何一州的任何土地按本款规定宣布为马来族保留地时,该州必须划出同等面积尚未开发或垦殖的土地用于普通转让;
2.按本款规定宣布为马来族保留地的州土地,其总面积在任何时候都不得超过该州依据本款第一项规定划出用于普通转让的土地的总面积。
(三)除第四款另有规定者外,任何州政府得依据现行法律宣布下列土地为马来族保留地:
1.州政府为该项目的以协议方式征用的任何土地;
2.由地主提出申请,并得到所有对该土地享有权益者同意的任何其他土地;当任何土地不再是马来族保留地时,必须立刻依据现行法律的规定将其任何具有类似性质、面积不超过原马来族保留地的土地,宣布为马来族保留地。
(四)本条不赋予宣布属于非马来人所有、占有或享有任何权益的任何土地为马来族保留地的权力。
(五)在不影响第三款的情况下,任何州政府可依据法律征用土地,以安置马来人或同一地区其它居民,并为此设立信任机构。
(六)在本条中,“马来族保留地”一词,指专为转让给马来人或保留地所在州的土著居民而保留的土地;“马来人”一词包括在实施保留地规定时,按所在州的法律视为马来人的任何人。
(七)除第一百六十一条(甲)条另有规定者外,本条的规定不受本宪法任何其它规定的限制而有效;但是(在不影响任何其它规定的情况下),非依据本条及第九十条的规定,不得将任保土地保留或宣布为马来族保留地。
(八)本条规定不仅适用于各州,也同样适用于吉隆坡联邦直辖区,但在吉隆坡直辖区实施第一款规定时,必须修改为:在独立日前夕已依据现行法律成为马来族保留地的吉隆坡联邦直辖区内的任何土地,可以依据该法律继续成为马来族保留地,直至议会两院分别以全体议员的过半数并为出席和投票议员的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新法律规定时为止。
第九十条关于森美兰州与马六甲州的习惯地及丁加奴州马来族所有地的特别规定
(一)法律对森美兰州或马六甲习惯地或其任何权益的转让或租赁所规定的限制,其有效性不受本宪法任何规定的影响。
(一)(甲)第一款所说的转让包括任何抵押、转移或授予、任何扣押权及信托的创设、冻结,或任何其他形式与情况或性质的买卖或处理;
(二)不论本宪法作何规定,丁加奴州有关马来人所有地的现行规律应继续有效,直至依照第八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所通过和批准的该州立法机关制定的新法律另行规定时为止。
(二)(甲)租赁包括任何形式或期限的租赁。
(三)丁加奴州立法机关制定的任何上述法律,得就马来族保留地作出同其它有统治者的各州现行法律相一致的规定,在此情况下,第八十九条的规定应在丁加奴州施行,但须作如下修改:
1.第一款中所说的在独立日前夕按当时施行的法律为马来族保留地的土地,应改为通过上述法律前夕为马来人所有地的土地;
2.除上述者外,其它提到现行法律之外,均应读作上述法律。
第九十一条国家土地委员会
(一)设立国家土地委员会,由联邦政府部长一人(任委员会主席)、各州统治者或州元首所委任的代表各一人和联邦政府委任的代表若干人组成,但是,除第九十五条(戊)第五款另有规定者外,联邦政府的代表不得超过十人。
(二)委员会主席对国家土地委员会审议的任何事项均有表决权,但无决定性投票权。
(三)委员会主席认为需要时得随时召开国家土地委员会会议,但每年至少应举行一次会议。
(四)如果委员会席、州或联邦政府的代表不能出席会议,得由其委任机关另委代理人员出席会议。
(五)国家土地委员会负责在随时征询联邦政府、各州政府和国家财政委员会的意见后,制定全国性的土地政策,以促进和掌握全联邦的矿业、农业、林业及其他方面的土地利用,并执行与之有关的法律;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必须遵行国家土地委员会所制定的政策。
(六)联邦政府或任何州政府得就有关土地利用的其它事项,或任何拟议中的土地立法或该项法律的执行等向国家土地委员会提出咨询,国家土地委员会应就上述事项向有关政府提供建议。
第五节国家发展
第九十二条国家发展计划
(一)如果最高元首根据专家委员会的建议,并在征询国家财政委员会、国家土地委员会及有关州政府的意见后,确认在某一州或某几州的任何地区推行发展计划对国家有利,得在公布该发展计划后宣布该地区为发展区。据此,议会即有权实施该发展计划的全部或任何部分,不论该发展计划是否涉及除本条规定外只有州才有权立法规定的事项。
(二)凡依据本条通过的法令,应说明是依据本条通过并符合第一款的规定。第七十九条的规定不得适用于通过此类法令所提出的法案或其修正案。
(三)本条所说的发展计划,指为发展、改进或保护发展区的自然资源,开发此类资源或增加该区就业机会而制定的计划。
(四)在不影响联邦依据其他条款有权要求征用或授与土地权益为联邦使用的情况下,联邦政府可随时为发展计划的需要,要求依其指定范围保留在发展区内任何为私人使用的土地,但该州的收入如因该项土地的保留而减少时,联邦必须给予补偿。
(五)除第六款另有规定者外,联邦实施发展计划所收得的全部收入,必须用于:
1.首先,提供发展计划所需要资金及支付其工作费用;
2.其次,归还联邦因推行该计划所负担的任何支出,包括第四款所规定的补偿金;
3.剩余的收入,交归发展区所在州;各发展区是跨州设置的,则按联邦政府所规定的比例交付给予该州。
(六)如果联邦政府同发展区全部或部分所在州的州政府达成协议,由该州负担实施发展计划所需经费,对于上述垫支款项,应如数偿还该州政府,而此项偿付款应列入偿还联邦所负担支开的项目。
(七)议会有权废除或修正按本条所通过的法令,并可为此制定它认为必要的有关条款。
(八)本条不影响议会或州立法机关的下列权力:
l.依据本宪法其他条款的授权规定征收国家税或地方税;
2.规定由联邦统一基金拨付不必依据第五款或第六款偿还的补助金;
但当联邦法律依据第一款而规定征收任何产业税时如果不是因本条的规定,该税项应由州法律规定征收。在此期间,州法律不得规定征收同一性质的地方税。
第六节联邦对各州的检查、建议及对州事务的视察
第九十三条调查、检查及统计
(一)联邦政府有权在它认为适当的时候通过专门委员会或其他方式进行调查,授权进行检查,以及搜集和公布统计数字,不论上述调查、检查及所搜集和公布统计数字是否涉及由州立法机关立法规定的事项。
(二)州政府及其官员、机关有责任协助联邦政府执行本条所赋予的权力;联邦政府得为此目的发出必要的指令。
第九十四条联邦对州事务的权力
(一)联邦的行使权包括就属于州立法范围的事项进行研究,设立及维持试验站和示范站,为任何州政府提供建议及技术援助,向州居民提供教育、宣传及示范;任何州的农业及林业官员,必须接受按本款规定向各州政府提供的专业性建议。
(二)不论本宪法作何规定,现有的农业局,主管土地、林业及社会福利的行政长官得继续行使其在独立日前夕所行使的职责。
(三)本宪法不阻止联邦政府设立部或机关,以便对第九十三条和本条所说的属于州立法范围的事项行使联邦管辖权,此类事项可包括土壤的保护、地方政府及城市与乡村规划。
第九十五条视察州事务
(一)除第三款的规定外,由联邦政府授权的任何官员在执行联邦行使权时,有权视察州政府任何部门或工作,并就视察结果向联邦政府提出报告。
(二)如果联邦政府的指示,按本条规定提出的报告应转达给州政府并提供给州立法议会。
(三)本条并不授权视察负责管辖专属州立法范围事项的部门或工作。
第七节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
第九十五条(甲)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
(一)设立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由联邦政府部长一人任委员会主席,各州统治者或州、元首委任的代表各一人以及联邦政府委任的代表若干人组成,但是除第九十五(戊)条第五款另有规定者外,联邦政府的代表不得超过十人。
(二)委员会主席对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审议的任何事项均有表决权,并有决定性投票权。
(三)委员会主席认为必要时得随时召开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会议,但每年至少应举行一次会议。
(四)如果委员会主席、州或联邦政府的代表不能出席会议,得由其委任机关另委代理人员出席会议。
(五)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负责随时征询联邦政府及各州政府意见后,制定全国性政策,以促进、发展及掌握全联邦的地方政府,并执行与之有关的法律;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必须遵循该委员会所制定的政策。
(六)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应征询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的意见,在提出有关地方政府的立法时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应就上述事项向有关政府提供建议。
(七)联邦政府或任何州政府得就有关地方政府的其它事项征询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的意见,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应就上述事项向有关政府提供建议。
第八节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施行的规定
第九十五条(乙)专为沙巴州与沙捞越州所作的立法权划分的修改
(一)对于沙巴州和沙捞越州而言:
1.附表九第二表的补充规定,应视为管辖事项表的组成部分,其中所列举的事项,应视为不属于联邦管辖事项表或共同管辖事项表的范围;
2.附表九第三表的补充规定,除州管辖事项表已有规定者外,应视为共同管辖事项表的组成部分,其中所列举的事项,应视为不属于联邦管辖表的范围;但是,在涉及联邦管辖事项表时,不得影响州管辖事项表的结构。
(二)如果依据第一款将共同管辖事项表的任何
事项仅在一段时期划为州管辖事项,在上述期限届满或终止时,除联邦法律或州法律另有规定者外,不得影响就该事项所通过的任何州法律的继续施行。
(三)沙巴州或沙捞越州的立法机关亦可制定法律征收销售税,根据沙巴州或沙捞越州的州法律征收销售税,应视为属于州管辖事项表的事项,而非联邦管辖事项表的事项,但是:
1.在征收或施行州销售税时,对同一类货物,不得因其来源不同而有所歧视;
2.纳税人应先交联邦销售税,然后再缴纳州销售税。
第九十五条(丙)命令扩大州立法权或行政权的权力
(一)除马来西亚日后通过的议会法律另有规定者外,最高元首得以命令就属于议会立法范围的涉及任何州的下列事项作出规定:
1.授权州立法机关制定第七十六条(甲)所述的法律;
2.依第八十条第四款规定,扩大州的行政权及任何州机关的职权或职责。
(二)依据第一款第一项发布命令,不得授权州立法机关修正或废除议会在马来西亚日后所通过的法律,但该法律本身可以规定者不在此限。
(三)第七十六条(甲)第三款和第八十条第六款有关议会法律的规定,同样适用于依据本条第一款第一项或第二项所发布的命令。
(四)如果依据本条发布的命令被以后的命令所撤销,后一命令可以包含下列条款,即规定任何依前一命令所通过的州法律,或任何依据该项州法律所制定的辅助性法规或所采取的措施(一般地,或按命令指定的范围或指定的目的)继续生效,并且自后一命令生效时起,任何因此而继续生效的州法律应具有如同联邦法律的效力。但是,原来就不属于议会立法范围的条款(或规定),不得因本条而继续生效。
(五)依据本条由最高元首发布的命令应提交议会两院审议。
第九十五条(丁)议会无权对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制定有关土地或地方政府的统一的法律
第七十六条第四款的规定,以及同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即议会得据以对该条第四款所述任何事项制定法律和规定,不适用于沙巴州或沙捞越州。
第九十五条(戊)关于土地利用、地方政府和发展等事项的国家计划不包括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规定
(一)第九十一条、第九十二条、第九十四条及第九十五条(甲)的规定,在遵照下列各款规定的情况下,对沙巴州或沙捞越州有效。
(二)除第五款另有规定者外,不得依据第九十一条和第九十五条(甲)要求沙巴州或沙捞越州的州政府遵行国家土地委员会或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所制定的政策,但是上述各该州的代表对上述各委员会的审议的任何事项无表决权。
(三)未获州元首的同意,不得依据第九十二条宣布上述各该州的任何地区为实施任何发展计划的发展区。
(四)沙巴州或沙捞越州的农业及林业官员必须考虑,但不要求他们必须接受联邦依据第九十四条第一款(关于联邦得就属州立法范围的事项进行研究、提供建议及技术援助等)对各该州政府所提供的专业性建议。
(五)在下列情况下,第一款的规定不再适用于沙巴州或沙捞越州:
1.有关第九十一条,如果议会在获得州元首同意后作出上述规定;
2.有关第九十五条(甲),如果议会在获得州立法议会同意后作出上述规定。但是,如果沙巴州或沙捞越州的代表,因本款而在国家土地委员会或全国地方政府委员会中对审议事项有表决权,各该委员会的联邦政府代表的最高限额应相应地增加一人。

第七章有关财政的规定

第一节总 则
第九十六条非经法律授权不得征税
非经联邦法律规定或授权,联邦不得为联邦用途而征收任何国家税或地方税。
第九十七条统一基金
(一)联邦所筹集或收得的一切税收与款项,除本宪法及联邦法律另有规定者外,必须存入并构成一项基金,称为联邦统一基金。
(二)一州所筹集或收得的一切税收与款项,除第三款及任何法律另有规定者外,必须存入并构成一项基金,称为该州统一基金。
(三)依据州法律,在吉隆坡及联邦直辖区则依据联邦法律,所筹集的伊斯兰教义捐、开斋节施舍、伊斯兰教财务机关或类似性质的伊斯兰教税收,必须存入一项特别基金,并且除非经州法律或联法律的授权,不得从该基金拨付任何款项。
(四)除根据上下文需作其他解释者外,本宪法中凡提到统一基金之处均应解释为联邦统一基金。
第九十八条由联邦统一基金支付的费用
(一)除依据其他条款或联邦法律的规定应由统一基金支付的各种补助金、薪金或其他经费外,下列经费应由统一基金支付:
1.应由联邦支付的各种退休金、退职金和退伍金;
2.应由联邦偿还的一切债务;
3.任何法院或法庭判决、裁定或裁决,应由联邦缴付的任何款项。
(二)联邦依据本章规定向任何州拨付任何补助金时,得扣除各该州应偿还联邦并由各该州统一基金支付的债款。
(三)本条所说的债款,包括利息、偿债基金费用,一次或分期偿还的债款本金同以统一基金担保筹集借款有关的费用,以及由此引起的一切服务和偿债费用。
第九十九条年度财政报告书
(一)最高元首应督促向下议院提出每一财政年度的联邦收支预算报告书,除议会对任何年度另有规定外,上述报告书必须在该财政年度开始前提出;但收入预算和支出预算可分别提出,在此情况下,收入预算报告书不一定必须在有关财政年度开始前提出。
(二)支出预算应包括:
1.应由统一基金拨付的支出的总金额;
2.除第三款另有规定者外,建议由统一基金拨付的各类其他用途所需支出金额。
(三)依据第二款第二项所列款项不得包括:
1.联邦为特定用途所借的贷款并且按授权借款的法律的规定为该特定用途所拨付的款项;
2.联邦接受任何信托所受的任何款项或利息并须按照该项信托的条件加以使用的款项;
3.联邦法律规定设立或根据联邦法律而设立的、由联邦保管的任何信托基金所收入或拨付的任何款项。
(四)上述财政报告书还应尽可能列明联邦在上一财政年度终结时的资产与负债额,并说明其资产的投资或持有情况以及未偿还债务的一般用途。
第一百条拨款法案
不属于统一基金负担但由统一基金支付的支出,不包括第九十九条第三款所述的各项支出必须列入拨款法案,该法案规定由统一基金拨款该项支出所需的金额并规定该项款拨应使用于法案所规定的目的。
第一百零一条追加支出与超支
在任何财政年度
1.由拨款法规定的任何专用拨款数额不敷应用,或者出现未列入拨款法项目的紧急需用;
2.某项用途的支出,已超出拨款法所规定的拨款数额,必须向下议院提出追加预算,列明所需或所付款项,并且上述支出的各种用途必须列入拨款法内。
第一百零二条批准预付支出或未指定用途支 出的权力
在任何财政年度,议会有权:
1.在预算法案通过之前,以法律批准该年度部分时期所需的经费;
2.除第九十九条至一百零一条所规定的支出外,议会得根据公务之重要性或不确定性,或在异常紧急情况下以法律批准该年度全年或部分时期所需的经费。
第一百零三条应急基金
(一)议会得立法规定设立应急基金,并授权财政长官对于他认为出于紧急和无法预算的需要而尚未有其他条款规定拨付的支出,由应急基金项下预付此项需要。
(二)按第一款规定预付款项时,应尽速提出抵偿该项预付款的追加预算及预算法案。
第一百零四条从统一基金支领款项
(一)除第二款另有规定者外,不符合下列规定者不得从统一基金支领任何款项:
1.应由统一基金直接负担者;
2.依据拨款法授权拨付者;
3.依据第一百零二条授权拨付者。
(二)第一款的规定不适用于第九十九条第三款所述的任何款项;
(三)非依据联邦法律规定的方式,不得从统一基金支领任何款项。
第一百零五条稽核长
(一)设稽核长一人,由最高元首根据总理的建议并征询统治者会议意见后任命。
(二)稽核长可以连任,但不得在联邦或任何州兼任任何其他公职。
(三)稽核长得随时辞职,但非按罢免联邦法院法官的相似理由和相似方式,不得予以免职。
(四)稽核长的薪俸由议会以法律规定,并由统一基金支付。
(五)稽核长的薪俸及其他待遇(包括享受退休金的权利),不得在其被任命后作对其不利的变更。
(六)除本条的规定外,稽核长的任职条件由最高元首依联邦法律的规定予以确定。
第一百零六条稽核长的职权
(一)联邦与各州的帐目由稽核长核查并提出报告。
(二)稽核长在审计联邦、各州、其它公共机关以及由最高元首命令指定的其他机构的帐目时所行使的其他职权由联邦法律规定。
第一百零七条稽核长的审计报告书
(一)稽核长应向最高元首提出报告书,由最高元首将该报告转交下议院审议。
(二)关于州帐目的审计报告书或关于行使州法律所赋予权力的任何公共机关的帐目的审计报告书,应提交各州统治者或州元首,并由其将该报告书转交有关州立法议会审议。
第一百零八条国家财政委员会
(一)设立国家财政委员会,由总理、总理指定的联邦部长若干人以及由各州统治者或州元首委任的代表各一人组成。
(二)总理认为必要时,得随时召开国家财政委员会会议;应三州以上的代表的要求,总理也应召开会议,但每十二个月必须至少召开一次会议。
(三)国家财政委员会召开会议时,总理可由另一名联邦部长代表出席。会议由总理主持,如总理未出席,由代表总理的联邦部长主持。
(四)联邦政府应就下列事项征询国家财政委员会的意见:
1.联邦拨给各州的补助金;
2.将任何联邦税收或收费的全部或部分收入分配给各州;
3.联邦与各州每年的借款需要及联邦与各州对借款权的行使;
4. 贷款给任何一州;
5. 依据第九十二条制定发展计划;
6.联邦管辖事项表中第七项已目及庚目所指的事项;
7.建议就制定第一百零九条第二款或第一百一十条第三款或第三款(甲)所述的法律提出法案;
8.本宪法及联邦法律规定应征询国家财政委员会意见的其他事项。
(五)联邦政府得就任何其他事项,不论是否涉及财务问题,征询国家财政委员会的意见,州政府亦可就有关州财政状况的任何事项向该委员会征询意见。
第一百零九条州补助金
(一)联邦必须在每一财政年度拔给每一州:
1.按附表十第一部分的规定计算的补助金,称为人头补助金;
2.按附表十第二部分的规定计算的州公路维修补助金,称为州公路补助金。
(二)议会得随时立法更改人头补助金的计算率;但如新法律的生效将导致补助金减少,则应在新法律中明文规定,确保任何州在任何一财政年度所得的补助金数额不低于该州在上一财政年度所得数额的百分之九十。
(三)议会得立法拨给任何一州各种专用补助金,其条件由该项法律规定。
(四)依据本条上述各款规定给予的补助金,均由统一基金拨付。
(五)如果依据第一百零三条设立应急基金,由该项基金预付为紧急和无法预见的支出所需款项的权力,应包括预付给任何州的上述应急所需款项的权力。
(六)联邦应将下列款项存入一项基金,称为州储备基金:
1.(已废除)
2.联邦政府在征询国家财政委员会意见后,所确定的每一财政年度所需的款项;联邦政府在征询国家财政委员会意见后,得随时由州储备基金项下拨给任何一州发展专用补助金,或补充州收入的一般性补助金。
第一百一十条拨归各州的税费收入
(一)除第二款另有规定者外,各该州按附表十第三部分规定在本州辖区内征收的各种税捐费所得款项均归各该州所有。
(二)议会得随时立法规定以另一种价值大致相等的税收来源取代附表十第三部分第一、三、四、五、七、八、十二或十四各项所规定的任何税收来源,或取代已按此方式替换的税收来源。
(三)每一州应按联邦法律所订的条件,从该州生产的出口税中获得百分之十或法律规定的更多份的留成。
(三)(甲)议会得立法规定,每一州应按联邦法律所订条件,从该州出产的矿产品(锡除外)出口税中获取规定的份额。
本条所说的矿产品指矿砂、金属及矿物油。
(三)(乙)在不影响第三款或第三款(甲)赋予规定条件权力的情况下,议会得立法规定,在该项法律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或除了该项法律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禁止或限制征收矿区使用费或类似的费(不论征收该费是否依据租约、其他文件或任何州法律,也不论上述文件或州法律是否在本条实施之前或之后制定或通过)。
(四)在不影响第一款至第三款(甲)款的情况下,议会得立法:
1.规定将由联邦征收的任何税或费的全部或部分收入分配给各州;
2.规定将联邦法律批准征课的归各州使用的任何税或费,分配给各州负责征收。
(五)各州依据第一款、第二款或第四款规定所收得的款项,无须上缴统一基金;各州依据第三款及第三款(甲)款规定所应得的款额由统一基金拨付。
第一百一十一条对借款的限制
(一)非经联邦法律授权,联邦不得借款。
(二)非经州法院授权,州不得借款;除向联邦或联邦政府为此目的而批准的银行或其他财源借款,期限不得超过五年,并按受联邦政府规定条件者外,州法律不得授权借款。
(三)非经州法律授权,并经联邦政府批准和接受联邦政府所规定条件,州政府不得提供任何担保。
第一百一十二条对改变州的编制的限制
(一)除第二款另有规定者外,非经联邦批准,任何州不得增加其编制或其所属部门的编制,也不得改变既定的薪金或酬金标准,如果其后果将加重联邦对退休金、退职金或其他类似津贴的负担。
(二)本条规定不适用于:
1.不享受退休金、其最高薪金额不超过每月四百马元或最高元首命令所规定的数额的职位。
2.享受退休金、其最高薪金额不超过每月一百 马元或最高元首命令所规定的数额的职位。
第二节适用于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规定
第一百一十二条(甲)对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帐目审核
(一)稽核长应将对沙巴州及沙捞越州的帐目,行使各该州的州法律所赋予职权的任何公共机关的帐目的审核报告书提交最高元首(最高元首应将此报告书转交下议院)和各该州的州元首;据此,第一百零七条第二款的规定不适用于上述报告书。
(二)州元首应负责将提交给他的审核查报告书提交州立法议会审议。
(三)对于沙巴州或沙捞越州1969年底以前任何时期的账目,第一款所说的稽核长职权应由审计局当时派驻该州的高级官员代为行使。
但如上述派驻官员缺席、不能履职或出缺,上述职权应由稽核长本人或其指定的审计局官员行使。
第一百一十二条(乙)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借款权
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不得限制沙巴州或沙捞越州依据各该州州法律的授权在州内借款的权力。如果该项借款已获得当时联邦中央银行批准。
第一百一十二条(丙)拨给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特别补助金和税款分配
(一)除第一百一十二条(丁)和附表十有关条款的规定的限制外:
1.联邦应在每一财政年度拨给沙巴州与沙捞越州附表十第四部分明确规定的补助金;
2.按附表十第五部分的规定在各该州辖区内所征收的税捐费的全部收入或规定份额均归各该州所有。
(二)按附表十第四部分的规定拨款给的补助金和沙巴州或沙捞越州按同表第五部分第三项或第四项的规定所应收得的款项,由统一基金拨付;按同表第五部分的规定应由沙巴州或沙捞越州收取的其他款项,无须上缴统一基金。
(三)第一百一十条第三款(甲)和第四款的规定不适用于沙巴州或沙捞越州。
(四)除第一百一十二条(丁)第五款另有规定者外,就沙巴州与沙捞越州而言,第一百一十条第三款(乙)的规定:
1.应适用于包括矿物油在内的一切矿产品;
2.不得授权议会禁止各该州对任何矿产征收矿区使用费或于任何情况下限制征收矿区使用费,从而使州无权领取相当于百分之十的出口税留成的矿区使用费。
第一百一十二条(丁)对拨给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特别补助金的核查
(一)附表十第四部分第一项和第二项第一目所规定的补助金以及按本款的规定另行拨给或增加的补助金,应由联邦政府及各州政府或有关州政府按第四款规定的间隔期进行核查;如果上述政府间达成协议改变或取消任何上述的补助金,或另行拨给补助金取代原来的补助金,或与上述补助金同时拨给,则附表十第四部分及第一百一十二条(丙)第二款应由最高元首命令作必要的修改,以使上述协议生效。
但在第一次检查时,对附表十第四部分第一条第二款所规定的补助金,除需确定其五年的应付数额外不得成为议题。
(二)依据本条所作的任何核查,必须顾及联邦政府的财政状况以及各州或有关州的需要,但(除此以外)必须努力保证州的收入是以应付在核查时已存在的州务开支,并作出合理的规定,以扩展业务。
(三)经核查作出的规定,其生效期为五年,或(除首次核查外)联邦与各州或有关的州所同意的更长期限;但依据第一款为核查结果生效而颁布的任何命令,在上述期限届满后应继续有效,但依据同款颁布另一命令予以撤销者除外。
(四)依据本条进行的核查不得不合理地提前进行,以保证1968年底的核查结果——或对第二次或其后的核查而言,上一次核查所规定的期限届满时的核查结果——得以施行;但除此以外,必须对1968年及1974年开始拨给沙巴及沙捞越两州的特别补助金进行核查,此后必须按联邦政府规定的时间(在上次核查所规定的期限之内或以后)对拨给沙巴州或沙捞越州的特别补助金进行核查。
(五)如果在进行本条规定的任何核查时,联邦政府通知各州或有关州,打算修改附表十第五部分所规定的任何税款分配(包括依据本款作出的任何替代性或增加的分配)或修改第一百一十二条(丙)第四款,则在核查时必须考虑该项修改,并由最高元首命令作出规定,以使上述修改的核查所规定的期限开始时生效。
但在第二次核查以前本款的规定不适用于上述第五部分第四项、第七项及第八项所规定的分配,也不适用于第五项或第六项所规定的分配。
(六)如果在进行任何核查时,联邦政府与一州政府对任何事项无法达成协议,必须提交一名独立的技术顾问处理,技术顾问提出的建议对有关政府均具有约束力并且有如同上述政府间协议的效力。
(七)不得援引第一百零八条第四款的规定要求联邦政府就本条所涉及的事项征询国家财政委员会的意见。
(八)依据本条所颁布的最高元首命令应提交议会两院审议。
第一百一十二条(戊) (已废除)

第八章选举

第一百一十三条选举的进行
(一)设立选举委员会。选举委员会应按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组成。选举委员会依照联邦法律的规定下进行议院及各州立法议会的选举,并编制与修订选民名册。
(二)1.除第二项另有规定者外,选举委员会认为需要时得对联邦及各州选区的划分进行复查,并建议它认为必要的变更,以符合附表十三的规定;对州立法议会选举的选区的复查应同对下议院选举的选区的复查同时进行;
2.本款规定,从上次复查结束之日至下一次复查开始之日的间隔应至少为八年;
3.进行第一项所说的复查,应自复查开始之日起两年内完成。
(三)如果选举委员会认为,由于依据第二条立法的结果,有必要进行第二款规定的复查,则不论上次按该款规定所作的复查是否满八年,应进行复查。
(三)(甲)1.如果下议院民选议员的人数因第四十六条的修正而变更,或者任何州立法议会的民选议员人数因该州立法机构的一项立法而变更,选举委员会应对受该项变更影响的地区进行复查以划入联邦或州选区,上述复查应在该项引起变更的法律通过后两年内完成;
2.进行第一项所说的复查,不影响第二款第二项所规定的按同款第一项进行复查的时间间隔;
3.附表十三的规定适用于按本款进行的复查,但须遵守选举委员会认为必要时所作出的变更。
(四)联邦或州法律得授权选举委员会负责进行第一款规定以外的选举。
(五)为执行本条所规定的任务,选举委员会得制定法规,但任何上述法规的有效性必须受联邦法律规定的约束。
(六)第二款所规定的复查,马来亚各州、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均应分别进行。在本章中复查单位一词,对联邦选区而言,指受复查的地区;对州选区而言,指该州;而马来亚各州一词应包括吉隆坡联邦直辖区与闽纳联邦直辖区。
第一百一十四条选举委员会的组成
(一)选举委员会必须由最高元首在征询统治者会议意见任命,由主席、副主席各一人和委员三人组成。
(二)最高元首在任命选举委员会成员时,必须慎重考虑,使该委员会能获得公众的信任。
(三)选举委员会成员年满六十五岁时,或依据第四款被取消资格时,应即离职,并可随时以亲笔辞呈向最高元首辞职,但按罢免联邦法院法官的相似理由和相似方式不得予以免职。
(四)如果选举委员会的任何成员有下列情况之一,最高元首不受第三款规定的限制下令予以免职:
1.宣告破产尚未清偿债务;
2.兼任任何有薪酬的公职或职业;
3.担任议会任何一院或任何州立法议会的议员。
(四)(甲)除第四款关于取消资格的规定外,选举委员会主席如果在被任命担任该职位三个月后,继续担任或受聘担任任何团体,不论是否法人,或任何商业、工业或其他事业的任何董事会或管理委员会的成员、职员或雇员,或参与上述机构或团体的事务及业务,不论是否领受薪俸、报酬、利润或其他利益,应即取消其担任选举委员会主席资格;
但是如果上述机构或团体从事福利或志愿工作,其宗旨对社会或其任何部分有益,或系慈善福利性质的机构或团体,并且该成员并未领受任何薪俸、报酬、利润或其他利益时,则不得援引上述规定而取消其选举委员会主席资格。
(五)选举委员会成员的薪俸,由议会以法律规定并由统一基金支付。
除本条的规定外,议会得以法律规定除薪俸外选举委员会成员的任职条件。
(六)选举委员会成员的薪酬及其他任职条件不得在其被任命后作对其不利的变更。
(七)如果选举委员主席在任期内经最高元首批准休假,或因离开联邦、疾病或其他原因不能执行职务时,在此期间应由副主席代行主席职务;如果副主席也休假或不能执行职务时,最高元首得指定一名选举委员会委员在此期间代行主席职务。
第一百一十五条对选举委员会的协助
(一)经最高元首批准,选举委员会得按自行规定的名额和应聘条件及限制,聘用雇员。
(二)应选举委员会的请求,所有公共机关应在其能力范围内协助该委员会执行职务;选举委员会在执行为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所说的选举的选区划分提出建议的职能时,应向两名对联邦选举的复
查单位的地形及人口分布有专门知识的联邦政府官员征询意见,该两名官员的人选由最高元首决定。
第一百一十六条联邦选区
(一)如选举下议院议员,必须依照附表十三的规定将复查单位划分为选区。
(二)选区总数必须与议员名额相等,以便每一选区选出一名代员;在马来西亚各州的总数中应依照第四十六条和附表十三所规定的名额定选区数目并分配给每一州。
(三)(已废除)
(四)(已废除)
(五)(已废除)
第一百一十七条州选区
如选举州立法议会议员,各州必须划分成与其议员人数相等的选区,以便每一选区选出一名议员;州选区的划分必须依照附表十三的规定进行。
第一百一十八条对选举提出异议的方式
对未宣布下议院选举结果提出指控应视为选举诉状,高等法院得根据该项诉状作出它认为适当的决议,以强制宣布选举结果,但不得以未在第五十四条或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期限内宣布选举结果为理由宣布一名议员未正式当选。
第一百一十九条选民资格
(一)凡符合下列条件的任何公民:
1.在规定日年满二十一岁;
2.在规定日为任一选区的居民;或者为该选区的缺席选民;
均有资格在该选区的下议院或州立法议会的任何选举中投票,但依据第三款或依据惩治选举犯罪的法律被取消投票资格者除外,任何人不得在同一选举中在一个以上的选区投票。
(二)任何人如果只因是专门或主要收容及治疗精神病或精神缺陷的机构的病人,或只是因为被拘留,而居留在某一选区,在执行第一款规定时,上述人员不得为该选区的居民。
(三)任何人,如有下列情形之一,即取消其在下议院或州立法议会任何选举中的选民资格:
1.在规定日,因心智不健全而被拘留,或正在服刑中;
2.在规定日前,曾在英联邦的任何地区犯既定罪,被判处死刑或十二个月以上的监禁,而在规定日期须为该项犯罪受处罚者。
(四)本条中,“规定日”一词,指编制或修订选民名册的日期;“缺席选民”一词,指在任何选区中,依据任何选举法登记成为该选区缺席选民的任何公民。
第一百二十条上议院的直接选举
当议会依据第四十五条第四款立法规定直接由选民选举上议员时:
1.全州必须成为单一之选区,每一选民在上议院选举中拥有的选票,必须与该项选举的议席数目相等;
2.下议院选举的选民名册,即为上议院选举的选民名册;
3.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一十八条(甲)条及第一百一十九条有关下议院选举的规定,同样适用于上议院的选举。

第九章司法机关

第一百二十一条联邦司法权
(一)除第二款另有规定者外,联邦的司法权属于两个具有同等管辖权与地位的高等法院以及由联邦法律规定设置的各下级法院:
1.一在马来亚各州,称为马来亚高等法院,其主要注册处应设在吉隆坡;
2.一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称为婆罗州高等法院,其主要注册处应设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地点由最高元首确定;
3.(已废除)
(二)下列管辖权属于称为联邦法院的法院,其主要注册处应设在吉隆坡,即:
1.裁决对高等法院或高等法院法官的判决(由高等法院注册官员或其他官员所作出的决定,可依联邦法律规定向高等法院法官提出上诉者除外)所提出的上诉的专员管辖权;
2.第一百二十八条和第一百三十条所规定的初审管辖权和咨询管辖;
3.其他由联邦法律赋予或根据联邦法律规定的管辖权。
(三)除须遵守联邦法律所规定的限制外,第一款所说的法院或其法官所作出的任何决定、训令、判决或法律程序(在其性质许可的范围内)具有全联邦一体遵行的充分效力,因而可在联邦任何地区执行或实施;联邦法继得规定联邦任一地区的法院或其官员应协助另一地区的法院执行任务。
(四)最高元首应根据总理在缅甸沙巴州与沙捞越州首席部长及婆罗州高等法院院长意见后提出的建议,确定婆罗州高等法院主要注册处所在地。
第一百二十二条联邦法院的组织
(一)联邦法院由联邦法院院长、各高等法院院长、其他各法官在最高元首未以命令另行规定前七人及依照第一款(甲)规定任命的编外法官若干人组成。
(一)(甲)不论本宪法作何规定,最高元首得根据联邦法院院长的建议,任命曾在马来亚司法界担任高级职务的人士为联邦法院编外法官,不因年满
六十五岁而丧失任职资格。
(二)如果联邦法院院长认为出于司法利益的需要,任何高等法院的任何法官(其院长除外)得以联邦法院法官的身份审案,上述法官应由联邦法院院长(在情况需要时)指定。
第一百二十二条(甲)高等法院的组织
(一)每一高等法院由院长一人和其他法官至少四人组成;但在最高元首未以命令另行规定前,其他法官的人数:
1.在马来亚高等法院不得超过二十名;
2.在婆罗州高等法院不得超过八名;
3.(已废除)
(二)任何适任高等法院法官的人士,在情况需要时,得依照第一百二十二条(乙)指派为高等法院的承审法官。
(三)如使婆罗州高等法院的事务得以迅速处理,对于暂时没有高等法院法官审理案件的婆罗州的任何地区,最高元首得根据联邦法院院长的建议,或者该地区所属州的州元首得根据婆罗州高等法院院长的建议,以命令委任一名婆罗州高等法院辩护律师,或在专业上有资格担任该法院辩护律师的人士,作为该地区的司法专员,并规定委任期限和任务。
(四)除须遵守委任状所规定的限制与条件外,司法专员在其受委任的地区有权执行他认为迫切需要执行的婆罗州高等法院法官的职务;司法专员履行职务时所采取的任何措施,应具有如同由该法院法官采取的措施的效力;就此而言,司法专员应拥有和享受如同该法院法官的权力和豁免权。
(五)为使马来亚高等法院的事务得以迅速处理,最高元首得根据联邦法院院长的建议,以命令委任有资格担任高等法院法官的人士为司法专员,并规定委任期限和任务;受委任的司法专员有权执行他认为迫切需要执行的马来亚高等法院法官的职务;司法专员履行职务时所采取的任何措施,应具有如同由该法院法官采取的效力;就此而言,司法专员应拥有和享有如同该法院法官的权力和豁免权。
(六)不论联邦法院法官或高等法院法官,最高元首得根据总理在征询联邦法院院长意见后提出的建议,确定各法官之间名次的排列,而不受其任命日期先后的限制。
第一百二十二条(乙)联邦法院与高等法院法官的任命
(一)联邦法院院长、各高等法院院长以及最高法院与高等法院的其他法官[除第一百二十二条(丙)另有规定者外],应由最高元首根据总理的建议并征询统治者会议意见后予以任命。
(二)在按第一款规定任命法官(联邦法院院长除外)时,总理在提出建议之前,应征询联邦法院院长的意见。
(三)在按第一款规定任命某一高等法院院长对,总理在提出建议之前,应征询各高等法院院长的意见;如果是任命婆罗州高等法院院长,须征询沙巴州与沙捞越州首席部长的意见。
(四)在按第一款规定任命联邦法院院长或高等法院院长以外的其他法官时,如果是任命联邦法院的法官,总理在提出建议之前,须征询各高等法院院长的意见;如果是委任一高等法院的法官,须征询高等法院院长的意见。
(五)本条关于任命高等法院法官(高等法院院长除外)的规定,同样适用于按第一百二十二条(甲)第二款规定指派高等法院承审法官。
第一百二十二条(丙)高等法院法官的调任
第一百二十二条(乙)的规定不适用于将一高等法院法官(不包括其院长)调任另一高等法院法官(不包括其院长)的情况,由最高元首根据联邦法院院长的建议并征询两所高等法院院长意见后决定。
第一百二十三条联邦法院和高等法院法官的资格凡符合下列条件的人员均有资格按第一百二十二条(乙)的规定被任命为联邦法院法官或任何一高等法院法官:
1.为马来亚联邦公民;
2.在其被任命前十年,曾在上述各法院或其中任何一法院担任辩护律师,或在联邦的司法与法律部门或在任何州的法律部门服务,或先后在上述部门服务。
第一百二十四条法官的就职宣誓
(一)联邦法院院长在执行任务之前,须按附表六所规定的就职与效忠誓词,在最高元首面前宣誓并签字
(二)除联邦法院院长外,联邦法院法官或高等法院法官在执行职务之前,须按其所任司法职务宣誓并签字。凡过去已举行过的在其被任命调任另一司法职务时,无须再宣誓,但出任联邦法院一员者除外。
(三)出任高等法院院长但未按第四款规定宣誓任联邦法院法官者,其宣誓仪式由该高等法院的资深法官主持。
(四)除第三款另有规定者外,出任联邦法院法官者,其宣誓仪式应由联邦法院一员主持,院长缺席时,由该法院一名最资深的法官主持。
(五)出任高等法院法官(不包括院长)者,其宣誓仪式应由该高等法院院长主持,院长缺席时,由该法院一名最资深的法官主持。
第一百二十五条联邦法院法官的任期与薪俸
(一)除第二款至第五款另有规定者外,联邦法院法官应任职至年满六十五岁,或最高元首所核准的较长期限,但不得超过其届满六十五岁后六个月。
(二)最高法院法官得随时以亲笔辞呈向最高元首辞职,但是,非依据本条下例规定不得予以免职。
(三)如果总理,或最高法院一员同总理磋商后,向最高元首提议,认为某一联邦法院法官因品行不良、身心虚弱或其他原因不够适任其职务,应予免职时,最高元首应按第四款规定任命一个特别法庭,并将上述提议提交特别法庭,最高元首得根据该特别法庭的建议免除该法官的职务。
(四)上述特别法庭应由至少五人组成,其人选必须是现任或曾任联邦法院法官,或者如果最高元首认为需要,可委任英联邦任何其他地区的现任或曾任同等职位者。经特别法庭的主席,必须是下列排名中最先的一人,即法院一员,各高等法院院长,其他成员则按使其适任特别法庭成员的本身职务的任命日期先后排名,(如果两名成员的任命日期相同,则以年长者居先)。
(五)在按第三款规定提交提议后等待报告期间,最高元首得根据总理的建议,如被审查者为任何其他法官,在征询联邦法院一员意见后,暂停联邦法院法官执行其职务。
(六)勒令受审查的联邦法院法官的薪俸,由议会立法规定,并由统一基金支付。
(六)(甲)在遵守本条各项规定的前提下,议会得立法规定联邦法院法官除薪俸以外的任职条件。
(七)联邦法院法官的薪俸及其他任职条件(包括退休金权利),不得在其被任命后作对其不利的变更。
(八)尽管有第一款的规定,对联邦法院法官所处理的任何事务的有效性,不得以该法官已达退休年龄为理由而提出争议。
(九)本条关于联邦法院法官的规定同样适用于高等法院法官,但是,最高元首在依据第五款暂停任何高等法院法官(不包括院长)职务前,应征询该高等法院院长而非联邦法院一员的意见。
(十)(已废除)
第一百二十五条(甲)联邦法院一员及其法官可行使高等法院法官的权力;马来亚高等法院法官可行使婆罗州高等法院法官的权力,反之亦然。
(一)不论本宪法有何规定,兹特宣布:
1.联邦法院院长和联邦法院法官可行使高等法院法官的全部或部分职权;
2.马来亚高等法院法官可行使婆罗州高等法院法官的全部或部分职权,反之亦然。
(二)本条的规定应视为自马来西亚日起即为本宪法的组成部分。
第一百二十六条联邦法院和高等法院对藐视法庭的处罚权力
最高法院或高等法院有权对任何藐视法庭者给于处罚。
第一百二十七条限制议会讨论法官的行为
联邦法院或高等法院任何法官的行为,不得在议会任何一院加以讨论,也不得在任何州立法议会加以讨论。但是,议会两院任何一院以全体议员的至少四分之一名议员联名提出正式动议者除外。
第一百二十八条联邦法院管辖权
(一)联邦法院拥有任何其他法院所设有的管辖权,即依据行使该管辖权的法院规则对下列事项作出裁决:
1.对于议会或州立法机关所制定的法律以该项法律涉及议会或州立法机关无权立法的事项为理由,提出该项法律是否有效的问题;
2.州与州之间或联邦与任何州之间对任何其他问题的争讼。
(二)在不影响联邦法院的任何上述所管辖权的情况下,当另一法院在任何诉讼程序中,对本宪法任何规定的效力产生疑问时,最高法院有权依照行使此类管辖权的任何法院规则的规定对此疑问作出裁决,并收该案发回原法院照上述裁决审理。
(三)联邦法院关于对高等法院或其法官判决提出上诉的管辖权,应以联邦法律有明确规定者为限。
第一百二十九条(已废除)
第一百三十条联邦法院的咨询管辖权
最高元首对本宪法任何条文的要旨产生任何疑问时,可提交联邦法院征询意见,联邦法院应在法院公开庭上宣布其意见。
第一百三十一条(已废除)
第一百三十一条(甲)关于联邦法院院长不能执行职务等的规定
(一)联邦法律关于联邦法院院长缺席不能执行职务时,由另一名联邦法院法官代行联邦法院院长的任何职权,可以包括本宪法所规定的联邦法院院长的职权。
(二)关于联邦法律高等法院院长缺位或不能执行职务时,由另一名高等法院法官代行,高等法院院长职权的任何规定,可以包括本宪法所规定的高等法院院长的职权,但不包括其所兼任的联邦法院法官的职权。

第十章公共服务

第一百三十二条公共服务
(一)在本宪法中,公共服务包括:
1.武装部队;
2.司法与法律服务;
3.联邦普通公共服务;
4.警察部队;
5.铁道服务;
6.第一百三十三条所述的联合公共服务;
7.各州公共服务;
8.教育服务。
(二)除本宪法另有明文规定者外,在公共服务部门任职的人员,其任职资格及服务条件,可由联邦法律规定,并且除上述法律规定外,可由最高元首规定;在任何州公共服务部门任职的人员,其任职资格及服务条件,可由州法律规定,并且除上述州法律规定外,可由该州统治者或州元首规定。
(二)(甲)除本宪法另有明文规定者外,第一款第一、二、三、四、五、六、八各项所述任何公共服务部门的公务员,其任期由最高元首随意决定;除州宪法另有明文规定者外,州公共服务部门的公务员,其任期由各该州统治者或州元首随意决定。
(三)公共服务不包括:
1.联邦或州的任何执政人员的职位;
2.议会任何一院或州立法议会的议长、副议长或议员的职位;
3.联邦法院或高等法院法官的职位;
4.在宪法所设任何委员会成员的职位,或州宪法所设任何相应的委员会成员的职位;
5.最高元首以命令规定的外交官职位,此类职位如不由上述命令规定时应届联邦普通公共服务职位。
(四)除第一百三十六条及第一百四十七条外,本章所说的公共服务人员或任何公共服务部门的公务员,不适用于:
1.议会任何一院的秘书或议会的任何职员;
2.总检察长,或任何州的法律顾问——如果其任免方式已明确列入州宪法,或并非从州司法与法律服务人员,或州公共服务人员中遴选任命;
3.最高元首或州统治者或州元首的侍从人员;
4.在槟榔屿州及马六甲州,由州法律规定任命的下列人员:
(1)宗教事务局长;
(2)宗教事务秘书;
(3)伊斯兰教法典长老;
(4)伊斯兰教事务大法官;
(5)伊斯兰教事务法官。
第一百三十三条联合服务及其他
(一)联邦法律可设立联邦与一州或多州共有的联合服务,或应有关各州请求,设立两州或多州共有的联合服务。
(二)当任何公务员:
1.一半由联邦,一半由州所雇用时;
2.由两州或多州雇用时;
其薪俸支付比例(另有)应由联邦与有关州,或每一有关州根据联邦法律,以协约方式决定,或无法协约时,由对其有管辖权的委员会决定。
第一百三十四条官员的借调
(一)联邦得应任何州的请求,将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一、二、三、四、六各项所述的任何公共服务部门的任何公务员,借调经该州公共服务部门;任何州得应联邦或他州的请求,将该州公共服务部门的任何公务员,借调给联邦公共服务部门或他州的公共服务部门。
(二)按本条规定借调的人员仍属原服务部门的人员,但是,借调给任何州的人员的薪俸应由该州支付,借调给联邦的人员的薪俸应由联邦支付。
第一百三十五条开除与降级的限制
(一)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至第八项所述任何公共服务部门的公务员,不得被同级的无权委任与开除公务员或使之降级的任何机关所开除或降级。但是,涉及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七项所述的公务员时,如果任何州(槟榔屿及马六甲州除外)立法机关立法规定:该州公共服务委员会的全部职权(首次任命常任职务或可享退休金职务的权力除外)由该州统治者所任命的管理局行使时,则本款的规定不适用。
本款所述任何公共服务部门的公务员,如被本章所设委员会授权的机关开除或降级时,则本款不得使用。本款的但书应视为自独立日起即已成为本款的组成部分。
(二)上述公共服务部门的任何公务员,不得在不给予申辩机会的情况下被开除或降级,但本款的规定不适用于下列情况:
1.因证据确凿的刑事犯罪指控而被开除或降级者;
2.有权将该名公务员开除或降级的机关认为,基于某种理由(该机关必须记录在案)而无法合理及切实地履行本款的规定要求;
3.最高元首认为,如涉及州公共服务部门的公务员,则为各该州统治者或州元首认为。基于联邦或其任何地区的安全需要,不便履行本款的规定要求;
4.对上述公务员已发出任何拘留、监视、限制居留,出境或放逐命令,或者根据有关联邦或其任何地区的安全,预防犯罪、保护性拘留、限制居留、出境移民或保护妇女的法律,已以具保或其他形式对该各公务员实施任何形式的限制或监视者。
但在执行本条规定时,凡根据当时有效的任何法律或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二款所说的最高元首的规定,基于公众利益而停止任何公务员的服务,此停职并不等于开除,不论作出停职的决定是否与该公务员品行不良或执行职务时表现差劣有关,或停职的后果带有惩罚的成分。本款的但书应视为自独立日起即已成为本款的组成部分。
(三)非经司法与法律委员会同意,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六项或第七项所述任何公共服务部门的公务员,不得因其在执行法律赋予的司法职权时的行为或不行为而被开除、降级或遭受其他纪律处分。
第一百三十六条对联邦雇员的公开待遇
联邦公务员,凡属同级人员,不分种族,应依照雇约的规定条件公平对待。
第一百三十七条武装部队委员会
(一)设立武装部队委员会,在最高元首统辖下,负责武装部队的指挥、纪律与行政,及其他一切有关武装部队的事项,但作战任务除外。
(二)第一款的规定应依照联邦法律的规定施行,上述法律并得规定,将任何有关武装的职权赋予武装部队委员会。
(三)武装部队委员会由下列成员组成:
1.现任国防部长,任委员会主席;
2.由统治者会议任命的各州统治者代表一人;
3.由最高元首任命的参谋总长;
4.现任国防部秘书长的文官,任委员会秘书;
5.由最高元首任命的联邦武装部队高级参谋军官二人;
6.由最高元首任命的联邦海军高级军官一人;
7.由最高元首任命的联邦空军高级军官一人;
8.另外两名委员(可有),不论为军职人员或文职人员均由最高元首任命。
(四)武装部队委员会的活动不受任何委员出缺的影响,并得依照本宪法或联邦法律的规定,为下列全部或任何事项作出规定:
1.组织委员会的工作和行使职权的方式,及保管档案和会议记录;
2.委员会的若干委员的职责,包括非委员会任何职权或职责委托给任何委员;
3.委员会同非委员会人士的磋商;
4.委员会处理事务时应遵循的程序(包括规定法定人数),从委员会中推选一名副主席并规定其职权;
5.委员会认为有必要或有利于更好地履行任何其他事项的职责。
第一百三十八条司法与法律委员会
(一)设立司法与法律委员会,以管辖司法与法律部门的所有公务员。
(二)司法与法律委员会由下列人员组成:
1.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任委员会主席;
2.总检察长,如果总检察长是议会会员,或者并非从司法与法律部门的公务员中遴选任命的,由副总检察长代之;
3.一名或多名其他委员,由最高元首征询联邦法院院长意见后,从现任或前任有资格担任联邦法院院长法官,高等法院法官或在马来西亚日前曾任最高法院法官的人员中遴选任命。
(三)公共服务委员会秘书,必须兼任司法与法律委员会秘书。
第一百三十九条公共服务委员会
(一)设立公共服务委员会。除第一百四十四条另有规定者外,公共服务委员会的管辖范围应包括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三、五、六各项所述公共服务部门的所有公务员不包括稽核长、马六甲州及槟榔屿州公共服务的公务员,以及属于第二款规定范围的任何其他州公共服务部门的公务员。
(一)(甲)公共服务委员会的管辖权必须包括:
1.受雇于沙巴州或沙捞越州联邦部门的联邦普通公共服务的公务员;
2.调给联邦普通公共服务的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公共服务的公务员;
3.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公共服务的公务员,现在联邦任职,或在该州已隶属于联邦的任何机关服务及自愿选择成为联邦普通公共服务的公务员;
(二)除马六甲州及槟榔屿州外,任何州的立法机关得立法规定各该州所有或任何公共服务人员概归公共服务委员会管辖,但该项法律应自通过之日起十二个月后得生效;如果在未施行上述法律的任何州,州公共服务委员会尚未设立并行使职责,公共服务委员会应依照联邦法律的规定,对各该州公共服务的所有公务员行使管辖权;
(三)任何州立法机关依据第二款作出的关于扩大公共服务委员会管辖范围的规定,可由各该州立法机关通过的法律予以撤销或修改。
(四)除第一百四十六条(乙)另有规定者外,公共服务委员会由主席、副主席各一人,及其他委员四至三十人组成,其人选由最高元首考虑总理的建议并征询统治者会议意见后,决定任命。
(五)公共服务委员会的主席或副主席,应从公共服务部门的现任公务员、或在首次任命前五年内曾任公务员中遴选任命。
(六)任何公共服务的公务员被任命为委员会主席或副主席后,不得兼任任何联邦公共服务职位,但兼任本章规定设立的委员会成员职位不在此限。
第一百四十条警察部队委员会
(一)设立警察部队委员会,管辖一切警察部队成员,并依照现行法律的规定,负责警察部队的常任职位或可享退休金职位的任命、核准、安置,警察部队成员的提升、调动,以及对他们实施纪律监督;
但议会得立法规定对警察部队所有或任何成员
实施纪律监督的方式及法定机关;在此情况下,如上述机关并非警察部队委员会,则警察部队委员会不得行使,应由法定机关行使的纪律监督权;上述法律的任何规定,不得以同本章的任何规定相抵触为理由而使之无效。
(二)联邦法律得规定警察部队委员会行使的其他职权。
(三)警察部队委员会由下列人员组成:
1.联邦主管警务的部长,任委员会主席;
2.统辖警察部队的警官;
3.在主管警务的部长的部任秘书长职务者;
4.由最高元首委任的公共服务委员会成员一人;
5.由最高元首委任的其他委员二至六人。
(四)最高元首得将警察总监、副警察总监的职位,或他认为同级或更高级别的警官职位列为特别职位;任何上述特别职位,不得依据第一款任命,应由最高元首根据警察部队委员会的推荐任命。
(五)最高元首在根据警察部队委员会的推荐实施第四款规定前,得考虑总理的建议,并得将上述推荐退回警察部队委员会复议,但以一次为限。
(六)警察部队委员会得就下列全部或任何事项作出规定:
1.组织委员会的工作和行使职权的方式,及保管档案与会议记录;
2.委员会的若干委员的职责,包括将委员会的职权或职责委托给任何委员、警察部队、由警官组成的局,或由委员会委员和警官组成的混合委员会;
3.委员会同非委员会人士的磋商;
4.委员会处理事务时应遵循的程序(包括规定法定人数),以委员中推选一名副主席规定其职权;
5.委员会认为有必要或有利于更好地履行职责的任何其他事务。
(七)本条所说的“调动”不包括在警察部队内部不涉及官阶变动的调动。
第一百四十一条(已废除)
第一百四十一条(甲)教育服务委员会
(一)设立教育服务委员会,其管辖权除第一百四十四条另有规定者外,应包括在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一款第八项所述公共服务部门的所有公务员。
(二)教育服务委员会由主席、副主席各一人及其他委员四至八人组成,其人选由最高元首考虑总理的建议并征询统治者会议意见后,决定任命。
(三)任何公共服务的公务员被任命为委员会主席或副主席后,不得兼任任何联邦公共服务职位,但兼任本章程规定设立的委员会成员职位不在此限。
第一百四十二条有关各委员会的通则
(一)除一百四十条第三款第一项另有规定者外,议会任何一院的议员或州立法议会的议员,不得被任命为本章所设委员会的成员。
(二)除第三款另有规定者外,任何人凡担任下列任何职务者,不得被任命为本章以后任何委员会的成员,违者由最高元首以命令罢免:
1.任何一项公共服务的公务员;
2.任何地方政府或任何团体,不论是否法人,或依法设立的任何公共事务机构或机关的官员或雇员;
3.工会会员,或工会附属机构或团体的会员。
(二)(甲)除第二款规定的任何取消资格外,本章所设的任何委员会主席,如在被任命的主席三个月后,继续担任或受聘担任任何机构或团体,不论是否法人、或任何商业、工业或其他事业的任何董事会或管理委员会的成员、职员或雇员,或参与上述机构或团体的事务与业务,不论是否领受薪俸报酬、利润或其他利益,应取消其担任委员会主席的资格;但是,如果上述机构、团体从事福利或志愿工作,系其宗旨对社会或其任何部分有益,或系慈善、福利性质的机构、团体,并且该成员并未领受任何薪俸、报酬、利润或其他利益时,则不得援引上述规定取消其委员会主席的资格。
(三)对于当然委员,第二款的规定不得适用;任何一项公共服务的公务员均可被任命及继续担任主席或副主席,并且如果他在退休前休假,可被任命为上述任何一个委员会的另一委员。
(三)(甲)任何一个委员会的主席在任何时候经最高元首批准请假,或因离开联邦、疾病或其他原因而不能执行职务时,由该委员会的副主席在此期间代行主席职务,如果副主席也缺席或不能执行上述职务,最高元首指定一名委员在此期间代行主席职务。
(四)任何委员会的委员在任何时候经最高元首批准请假,或因离开联邦、疾病或其他原因不能执行其委员职务时:
1.如系委任委员,最高元首可委任任何适格人员在此期间代理其职务;委任代理委员的方式与委任正式委员相同;
2.如系当然委员,可由联邦法律授权的代理人员在此期间内代理委员职务。
(五)本章所驳的委员会的活动,不受任何成员出缺的影响,也不因有无资格人员参加会议而无效。
(六)任何上述委员会的委员或第四款所说的代理委员(当然委员除外),在执行职务前,应按表文所规定的就职与效忠誓词,在联邦法院法官或高等法院法官面前宣誓并签字。
第一百四十三条各委员会委员的服务条件
(一)除属于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人员及当然委员外,本章所设委员会的委员:
1.任期五年,或者最高元首在考虑总理的建议后,因特殊情况需要而由最高元首本人决定的较短任期;
2.除被取消资格者外,可以连任或重新被委任;
3.可随时辞职,但是非按罢免联邦法院法官的相似理由及相似方式不得予以免职。
(二)上述委员会任何委员,不包括因担任其他职务而由联邦法律规定而由议会立法规定薪俸的委员的薪俸,并由统一基金支付。
(三)本章所设委员会委员的薪酬及其它服务条件,不得在其受委任后作对其不利的变更。
第一百四十四条各服务委员会的职权
(一)除任何现行法律及本宪法另有规定者外,本章所设委员会,对于其管辖范围内的公务员,负责常任职位或可享受退休金职位的委任、核准、安置,公务员的提升、调动以及对公务员实施纪律监督。
(二)联邦法律得规定各该委员会行使的其它职权。
(三)最高元首得将任何厅局的正副厅局长职位或他认为同级官员的职位列为特别职位。任何上述特别职位不得依据第一款任命,应由最高元首根据管辖上述职位所隶属机关的公务员的委员会的推荐任命。
(四)州统治者或州元首得将本州公共服务的任何厅局的正副厅局长职位,或他认为同级官员的职位列为特别职位。任何上述特别职位不得依据第一款任命,应由州统治者或州元首根据公共服务委员会的推荐、如果该州设有州公共服务委员会,则根据该州公共服务委员会的推荐任命。
(五)在按第三款或第四款规定,根据上述委员会的推荐作出任命前:
1.最高元首必须考虑总理的建议;
2.州统治者或州元首必须考虑州首席部长的建议;
并得将上述推荐退回上述委员会复议,但以一次为限。
(五)(甲)除第五款(乙)另有规定者外,联邦法律及依据联邦法律由最高元首制定的条例,不得受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款的限制而规定由归本章所设委员会管辖的某项服务的任何官员,或上述官员组成的局,行使第一款赋予该委员会的任何职权,但是:
1.上述法律或条例不得规定由上述官员或官员组成的局行使首次任命常任职位或可享退休金职位的权力,或提升(提升署理职位者除外)的权力;
2.因上述官员或官员组成的局行使纪律监督权而蒙受损害的任何人,有权依照上述任何法律或条例所规定的期限及方式向有关委员会投诉。对此,有关委员会有权作出它认为公正的决定。
(五)(乙)
1.即使有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九条及第一百四十一条(甲)的规定,分别依据第一百三十九条及第一百四十一条(甲)设立的公共服务委员会和教育服务委员会的所有职权,除首次任命常任职位或可享退休金职位的权力外,可由最高元首任命的局行使。
2.因该局行使上述任何职权而蒙损害的任何人,有权向最高元首任命的上诉局投诉。
3.最高元首得以条例就有关依据本款设立的局或上诉局成员的任命,及其应遵循的程序等事项作出规定。
4.在最高元首依据本款第一项设立该局以行使第一项述及的任何职权后,只要上述职权继续由该局行使,即不再是应由该委员会行使的职权。
(六)本章所设委员会可以授权它所管辖的公共服务的任何官员,或它所任命的由上述官员组成的局,行使第一款赋予该委员会对任何等级服务的任何职权,上述官员或局应根据上述委员会的指示并在其监督下行使职权。
(六)(甲)对于应聘在武装部队或警察部队任职的联邦普通公共服务的公务员,或对于各级上述公务员,公共服务委员会的职权可依据第五款(甲)或第六款的规定,由武装部队或警察部队的一名官员或多名官员组成的局行使,并视同由联邦普通公共服务的官员或其组成的局行使。
(七)本条所说明的“调动”,不包括在同一政府部门内不涉及官阶变动的调动。
(八)本章所设的委员会得依据本宪法及联邦宪法的规定自行制订程序规则和规定法定人数。
第一百四十五条总检察长
(一)最高元首应根据总理的建议,任命一名有资格出任联邦法院法官的人员为联邦总检察长。
(二)总检察长应就最高元首或内阁随时提交的法律问题向最高元首、内阁或任何部长提供建议,执行最高元首或内阁交办的任务,并行使本宪法或任何其他成文法所赋予的职权。
(三)总检察长有权自行决定应否提出、进行或中止任何刑事案件的诉讼,但不包括伊斯兰教法庭、土著法庭或军事法庭的诉讼。
(四)总检察长在执行其职务时,有权出席联邦的任何法院或特别法庭,其座位应在任何其他出庭人员之前。
(五)除第六款另有规定者外,总检察长的任期由最高元首随意规定,并可随时辞职。总检察长如果不是内阁成员,其薪俸由最高元首规定。
(六)在本条生效前夕担任总检察长的人员应继续任职,待遇不变。并且按罢免联邦法院法官的相似理由及相似方式不得予以免职。
第一百四十六条各委员会报告书
(一)本章所设每一委员会应向最高元首提交会务年度报告书,并应将报告书副本分别提交议会两院审议。
(二)公共服务委员会按本条规定提出的报告书,其副本须送交对公务员具有管辖权的每一州的统治者或州元首,统治者或州元首应将该报告书提交本州的议会审议。
第一百四十六条(甲)(已废除)
第一百四十六条(乙)(已废除)
第一百四十六条(丙)(已废除)
第一百四十六条(丁)警察部队委员会对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外借公务员的管辖权
(一)即使有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警察部队委员会对外借到警察部队的沙巴州或沙捞越州的公务员拥有管辖权;并就警察部队委员会而言,上述外借人员应视为警察部队的成员。
(二)(已废除)
(三)(已废除)
第一百四十七条退休金权利的保障
(一)对任何公务员或其遗孀、子女、家属或其私人代表发放各种退休金、退职金或其它类似性质的津贴(本条统称为恩俸),应根据有关日期施行的法律,或对领受恩俸者无不利影响的任何其后施行的法律。
(二)本条所说的有关的日期如下:
1.涉及独立日前发放的恩俸时,指发放该项恩俸的日期;
2.涉及独立日后发给独立日前已担任任何公共服务的公务员的恩俸时,指1957年8月30日;
3.涉及发给在独立日或以后才开始担任公务员者的恩俸时,指开始担任公务员的日期。
(三)在执行本条规定时,如果发放恩俸所适用的法律可由领受恩俸者选择,应以对其较有利的法律为准。
第一百四十八条第十章解释条款
(一)除上下文另有规定者外,本宪法中凡提到本章所设委员会之处,均指依据第一百三十八条至第一百四十一条(甲)所设立的任一委员会。
(二)本章所说的当然委员,包括部长及联邦法院或高等法院的法官。而州公共服务委员会,对任何州而言,指对各该州公务员行使职能,其地位与管辖权相应于(全联邦的)公共服务委员会的委员会。

第十一章对付颠覆、有组织的暴乱及危害公众的行动与罪行的特别权力与紧急权力

第一百四十九条对付颠覆及危害社会秩序的立法
(一)如果一项议会法律列举事实说明在联邦境内或境外有相当一批人已经或即将采取行动:
1.导致危害生命财产的有组织暴乱,或导致许多公民担心会发生这种暴乱;
2.煽动对最高元首或联邦内任何政府的不忠;
3.助长对不同种族或人民中不同阶级的敌意及仇视而可能引起暴乱;
4.不以合法途径去改变依据法律制定的任何事物;
5.妨害在联邦或其任何部分地区为公众人士或任何阶级的公众人士所提供公用事业或服务的维持与操作;
6.妨害联邦或其任何部分地区社会秩序与安全。
则该项法律宗旨在制止或预防此类行动的任何规定,不论是否同第五条、第九条、第十条和第十三条的任何规定相抵触,或者是否原来不属于议会立法权限,均应有效,第七十九条的规定不适用于为制定上述法律提出的法案或其修正案。
(二)任何包含有第一款所述的事实的法律,除可提前废除者外,应在议会两院通过关于撤销该法律的决议案时终止生效,但不影响议会依据该项法律采取的任何措施,也不影响议会依据本条制定新法律的权力。
第一百五十条紧急状态的宣布
(一)如果最高元首确认存在严重威胁,使联邦或其任何地区的安全、经济生活或公共秩序的紧急情况,得宣布紧急状态。
(二)如果最高元首确认危机迫于眉睫,得在任何上述威胁联邦或其任何地区的安全、经济生活或公共秩序的事件实际发生前宣布第一款所说的紧急状态。
(二)(甲)本条授与最高元首的权力,包括根据不同理由在不同的情况下作出不同宣布的权力,不论最高元首是否已依据第一款作出宣布以及该项宣布是否仍然生效。
(二)(乙)在紧急状态生效后,除议会两院同时处于会议期间外,最高元首得随时根据形势的需要在他认为有必要立即采取行动时颁布施行他认为必要的法令。
(二)(丙)依据第二款(乙)颁布施行的法令具有如同议会法律的效力,并应继续生效直至依据第三款被撤销或依据第七款期满停止施行时为止;最高元首得依据第二款(乙)就属于议会立法权限的任何事项颁布法令,而不受议会任何一院关于立法程序或其他程序以及通过立法所需得票数的限制。
(三)宣布紧急状态及依据第二款(乙)颁布的任何法令,应提交议会两院审议,除被提前撤销者外,应在议会两院通过决议撤销上述宣布或法令时终止生效;但是,在此之前依据该项宣布或法令业已采取的任何措施不受其影响,也不影响最高元首依据第一款作出新的宣布或依第二款(乙)颁布任何法令的权力。
(四)在紧急状态的宣布生效期间,联邦行政权得不受本宪法任何规定的限制而包括对属于州立法权限的任何事项的管辖以及对州政府或其官员所属机关发出训令。
(五)除第六款(甲)另有规定者外,在紧急状态的宣布生效期间,议会如认为出于紧急状态的需要,得就任何事项制定法律而不受本宪法任何规定的限制。第七十九条的规定以及本宪法或任何成文法中关于通过法律须先获得同意或征询意见的规定,关于业已通过的法律的生效期的规定。或法案需提交最高元首批准的规定,均不适用于为制定上述法律所提出的法案及其修正案。
(六)除第六款(甲)另有规定者外,依据本条颁布的任何法令,以及在紧急状态的宣布生效期间,议会根据紧急状态的需要所通过的任何议会立法,均不得以同本宪法任何规定相抵触为理由而使之无效。
(六)(甲)不得依据第五款而使议会权力扩大到涉及伊斯兰教法律和马来人习俗的任何事项,或涉及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地方法规或习俗的任何事项;不得依据第六款而使同本宪法关于上述任何事项,或关于宗教、公民资格及语言的规定相抵触的任何规定生效。
(七)自紧急状态的宣布停止生效之日起届满六个月时,根据紧急状态的宣布而颁布的任何法令,以及在上述宣布生效期间所制定的(如不依据本条即不能制定的)任何法律,均应停止生效,但在上述期限届满前业已采取或不准采取的措施不在此限。
(八)不论本宪法是否有规定:
1.第一款和第二款(乙)所说的最高元首的确认,为最后的和结论性的,不得在任何法院以任何理由对之提出异议或质询。
2.法院无权受理或裁决,以任何理由及任何方式对下列各项的有效性提出的任何异议或争讼:
(1)依据第一款所作的宣布或从中所作如第一款所述的宣布;
(2)该项宣布的继续生效;
(3)依据第二款(乙)所颁布的任何法令;
(4)上述法令的继续生效。
(九)就本条而言,当议会两院的议员分别集会议事时,方被视为议会两院正在开会。
第一百五十一条预防性拘留的限制
(一)依据本章制定或颁布的任何法律或法令规定预防性拘留时:
1.依据该项法律或法令下令拘留任何人的机关,应尽速将拘留的理由和下达拘留令所依据的事实(但属于第三款规定者除外)通知其本人,并应尽速给予被拘留者对该项命令提出申诉的机会。
2.不得依据上述法律或法令对任何公民继续实施拘留,但依据第二款规定组成的咨询委员会在考虑被拘留者依据本款每一项提出的申诉后,并在收到该项申诉的三个月内或最高元首准许的更长期限内,就该项申诉向最高元首提出建议者除外。
(二)为实施本条规定而设立的咨询委员会由主席一人和委员二人组成。委员会主席由最高元首从现任或曾任或有资格出任联邦法院或高等法院法官、或在马来西亚日前曾任最高法院法官的人员中遴选任命;两名委员由最高元首在征询联邦法院院长意见后任命。
(三)本条不要求任何机关披露它认为披露后会危害国家利益的事实。

第十二章总则及其他

第一百五十二条国语
(一)国语为马来语,其字体由议会立法规定,但是:
1.不得禁止或阻止任何人使用(官方活动除外)、教授或学习任何其他语言;
2.联邦政府或任何州政府关于维护和扶助联邦境内任何其他民族语言的使用和研究的权利不受本款规定的影响。
(二)即使有第一款的规定,自独立日后的十年期间,及其后在议会另行规定以前,在议会两院、各州立法议会、以及其他一切官方活动均可使用英语。
(三)即使用第一款的规定,自独立日后的十年期间;及其后在议会另行规定以前:
1.向议会任何一院提出的所有法案或修正案的正式文本,一律以英文书写;
2.所有议会法令和联邦政府颁布的一切辅助性法规的正式文本,须一律以英文书写。
(四)即使有第一款规定,自独立日后的十年期间,及其后在议会另行规定以前,联邦法院或高等法院的所有诉讼一律使用英语。但各法院及双方律师同意,取证时证人使用的语言不必译成英语或以英文记录。
(五)即使用第一款的规定,在议会另行规定以前,各下级法院的所有诉讼,除取证外,应一律使用英语。
(六)本条所说的“官方活动”,指联邦政府或州政府的任何活动,并包括公共机关的任何活动。
第一百五十三条为马来族及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土著保留服务、执照等的份额
(一)最高元首负责依据本条的规定,保护马来族与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土著的特殊地位,以及其他民族的合法权益。
(二)除第四十条及本条的规定外,最高元首得不受本宪法任何其他规定的限制,按必要的方式执行本宪法及联邦法律赋予的职权,保护马来族及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土著的特殊地位,并确保在公共服务的职位(州的公共服务除外)、奖学金、助学金及联邦政府给予或提供的其他类似的教育训练特权或特别设施方面,为马来族及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土著保留其认为合理的比例份额;并在联邦法律规定经营某种行业或商业需办理营业许可证或执照时,须依照该项法律及本条的规定,在许可证及执照方面,保留其认为合理的比例份额。
(三)为保证按第二款规定为马来族及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土著保留在公共服务职位、奖学金、助学金及其他教育训练特权或特别设施方面的权利,最高元首得向按第十章规定设立的任何委员会、负责颁发奖学金、助学金或负责提供其他教育或训练特权或特别设施的任何机关发出必要的指令,上述有关委员会或机关对于上述指令应遵照执行。
(四)最高元首依据第一款至第三款行使本宪法与联邦法律赋予的职权时,不得剥夺任何人担任的公职,或其所继续享有的任何奖学金、助学金或其它教育或训练特权或特别设施。
(五)不得因本条而削弱第一百三十六条的规定。
(六)现行联邦法律规定经营某种行业或商业需办理许可证或执照时,最高元首得按必要的方式行使该项法律赋予的职权,向负责颁发营业许可证或执照的法定机关发出指令,以保证为马来族及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土著保留其认为合理份额的许可证或执照,有关机关对于上述指令必须遵行。
(七)不得因本条而剥夺或授权剥夺任何人已获得、享有或持有的任何权利、特权、许可证或执照,或者按正常情况应予更换或发给许可证或执照时,也不得因本条而授权拒绝任何人更换或拒绝向其颁发许可证或执照,或者拒绝向任何经营者的子嗣、继承人或受让人颁发许可证或执照。
(八)不论本宪法有何规定,如果联邦法律规定经营某种行业或商业需办理许可证或执照时,该项律得规定将一定份额的上述许可证或执照保留给马来族或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土著,但任何上述法律不得为此而:
1.剥夺或授权剥夺任何人已经获得、享有或持有的任何权利、特权、许可证或执照;
2.依据该项法律的其他规定,按正常情况应予更换或颁发许可证或执照时,授权拒绝任何人更换许可证或执照,或拒绝向任何经营者的子嗣、继承人或受让人颁发许可证或执照,或阻止任何经营者将可转让的营业执照连同其所经营的行业或商业转让他人;
3.如涉及以前不需要许可证或执照即可经营的行业或商业时,授权拒绝向在该项法律生效前夕业已从事该行业或商业的经营者颁发许可证或执照,或者依照该项法律的其他规定,按正常情况应予更换或颁发许可证或执照时,授权拒绝任何经营者更换营业许可证或执照,或拒绝向任何经营者的子嗣、继承人或受让人颁发营业许可证或执照。
(八)(甲)不论本宪法有何规定,如果颁发马来西亚教育文凭或其等效文凭的大学、学院或其他教育机构的管理当局对上述院校规定的任何学科的名额少于有资格申请入学者时,最高元首拥有法定权力依据本条向有关当局发出必要的指令,以保证为马来族及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土著保留其认为合理的入学名额,有关当局对于上述指令必须遵行。
(九)本条不得单为马来族及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土著的保留权而授权议会限制商业或行业。
(九)(甲)本条所说的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土著”,其涵义与第一百六十一条(甲)所指的涵义相同。
(十)有统治者的各州州宪法,得制定与本条相应的规定(及必要的修改)。
第一百五十四条联邦首都
(一)吉隆坡自治市为联邦首都,直至议会另行规定为止。
(二)不论第六章有何规定,议会拥有立法规定联邦首都境界的专属权力。
(三)(已废除)
第一百五十五条英联邦的互惠
(一)如果英联邦任何其它地区的现行法律赋予马来西亚联邦公民任何权利或优惠,不论本宪法有何规定,议会有合法权力赋予非马来西亚联邦公民的英联邦上述地区的公民类似的权利或优惠。
(二)第一款所称英联邦某一地区的公民,就联合王国、未成为英联邦国家的英联邦其它地区、或由联合王国以外的任何英联邦国家政府管辖的领土而言,指联合王国及其殖民地的公民。
(三)本条关于英联邦国家的规定同样适用于爱尔兰共和国。
第一百五十六条有关联邦和州产业地方辅助 税的征收
凡由联邦、州、公共机关或其代表根据公共需要而征用的土地、建筑物或不动产,无须缴纳有关的地方税,但须按联邦、州或公共机关分别同征收该项地方税的当局所达成的协议交付特别捐作为对该项地方税的补充。如果无法达成协议,则由第八十七条规定设立的土地法庭的主席为主席,及有关双方各指定一人为成员所组成的法庭予以裁定。
第一百五十七条委托他州代行州务
除州法律另有规定者外,任何两州可作出由一州的机关代表另一州的机关执行任务的安排,并可规定根据该项安排所需支付的费用。
第一百五十八条与文莱的安排
(一)本宪法的任何规定不应视为禁止下列事项作出安排或予以延续:
1.关于由联邦政府与文莱政府联合维持的部门、机关或服务;
2.关于联邦政府或其任何官员或机关作为文莱政府的代理人;
3.关于由文莱政府的任何官员或机关行使经联邦政府同意的部分联邦行政权。
(二)(已废除)
第一百五十九条宪法的修正
(一)除本条下列各款及第一百六十一条(戊)另有规定者外,本宪法的规定得以联邦法律修正。
(二)(已废除)
(三)对本宪法的任何修正案(不包括不适用本款规定的修正),和对依据第十条第四款通过的法律的修正案,非在第二款及第三款时获得议会两院分别以全体议员的三分之二多数票支持,不得在两院任何一院通过。
(四)第三款的规定不适用于下列修正:
1.对附表二第三部分,或对附表六或附表七的修正;
2.对于行使本宪法除第七十四条及第七十六条以外的任何条款所赋予的议会立法权有附带关联的任何修正;
2(甲)除第一百六十一条(戊)另有规定者外,对接纳任何州加入联邦或同联邦各州结盟的有关规定的任何修正,或者对此前已接纳或加盟的任何州实施本宪法的规定的任何修正;
3.对于与第一项作出的修正有关联的任何修正。
(五)凡涉及修正第十条第四款、依据该款制定的任何法律、第三章各项规定、第三十八条、第六十三条第四款、第七十条、第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四款、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百五十三条或本款的法律,非经统治者会议同意不得通过。
(六)本条所说的“修正”,包括增补与废除;本条及第二条第一项所说的“州”包括任何领土。
第一百五十九条(甲)马来西亚法令第四章的各项规定(包括同实施该法令有关的临时规定与过渡规定),具有如同本宪法的规定的效力;并具有经该项法令予以修正的本宪法的规定的效力。因此,本宪法的各项规定,特别是第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五条及第一百六十一条(戊),也相应地对该章有效。
第一百六十条解释
(一)独立日前夕有效的1948年解释与一般条款法令对该法令所指的任何成文法的解释,在附表十一规定的范围内,同样适用于对本宪法的解释。但是,该法令中凡提到高级专员之处均应读作最高元首。
(二)本宪法中,除上下文另有规定者外,下列词语的涵义分别规定如下:
“土著”指马来半岛的本地居民;
“议会法令”指议会制定的任何法律;
“总检察长”指联邦的总检察长;
“借款”包括通过发放年金,通过订立关于到期前需交纳任何国家税、地方税、使用费或其它费的约定,或通过签订关于政府应偿还或归还其按协议享有的任何利益的协议等方式筹集的款项。“贷款”亦应按此解释;
“因故空缺”指下议院或州立法议会并非由于解散议会产生的席位空缺;
“首席部长”与“州务大臣”名称虽不同,但均指州执行委员会主席;
“公民”指联邦的公民;
“王室经费”指从政府基金拨付给最高元首及其配偶、统治者或州元首的供养;
“英联邦国家”指最高元首承认为英联邦国家的任何国家,而“英联邦的地区”指任何英联邦国家、由任何英联邦国家的政府管理的任何殖民地、保护地、保护国或任何其他领土;
“共同管辖事项表”指附表九中的第三表;
“债务”包括以年金方式偿还本金的任何债务,及作任何担保所应付的任何债务。“欠帐”亦应按此解释;
“选民”指有权在下议院或州立法议会选举中投票者;
“法规”,在附表八使用此词时,指任何州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
“执行委员会”指州政府中内阁或其它机关,不论其名称如何,亦不论其成员是否称为部长,其性质类似联邦政府中由部长组成的内阁(尤其包括沙捞
越州的最高委员会);
“现行法律”指独立日前夕在联邦或其它任何地区施行的任何法律;
“联邦法律”指:
1.就属于议会立法权限的事项作出规定、并且根据第十三章的规定继续有效的任何现行法律;
2.任何议会法令;
“联邦管辖事项表”指附表九中的第一表;
“联邦用途”包括同“共同管辖事项表”中的事项及属于议会立法权限的其它事项有关的联邦用途但属于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事项除外;
“外国”不包括英联邦任何地区及爱尔兰共和国;
“州长”(已废除);
“法律”包括成文法、在联邦或其任何地区施行的普通法以及在联邦或其任何地区具有法律效力的任何习惯法或惯例;
“立法议会”指州立法机关(包括沙捞越州的州议会)中的代议制议会,不论其名称如何,但除附表八外,亦包括立法委员会不论其名称如何;
“立法委员会”(已废除);
“立法机关”,对州而言,指依据州宪法有权为州制定法律的机关;
“地方税”(已废除);
“马来族”指信仰伊斯兰教、习惯于讲马来语、遵守马来习俗者,并且:
1.在独立日前在联邦或新加坡出生、或其父或母在联邦或新加坡出生,或在该日在联邦或新加坡定居;
2.上述人员的后代;
“执政人员”,就联邦而言,指担任部长、副部长、政务次长或政治秘书职位的人员;对州而言,指在一州内担任相应于上述职位的人员或担任执行委员会委员(法定委员除外)的人员;
“独立日”指1957年8月31日;
“受薪公职”指任何一公共服务的专任职位,包括:
1.联邦法院或高等法院任何法官的职位;
2.稽核长的职位;
3.选举委员会的委员职位,第十章所设委员会(当然委员除外)的委员职位,或州宪法新设任何相应委员会委员职位(当然委员除外);
4.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三款未予规定、但得由议会法令宣布为受薪公职的其他职位;
“退休金权利”包括退休金与公积金权利;
“公共机关”指最高元首、州统治者或州元首、联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联邦或州法律赋予权力的法定机构,联邦法院及高等法院以外的任何法院或特别法庭,或任何上述人士、法院、特别法庭或机关所委任或代表其执行职务的官员或机关;
“薪俸”包括薪金或工资、津贴、退休金,免费或受津贴住宅、免费或交通津贴及其他可以金钱估值的特权;
“法规委员会”(已废除);
“统治者”:
1.在森美兰州,指依据该州宪法由其本人并代表使酋长执行职务的最高统治者;
2.在其他州,除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二款及附表三与附表五外,凡依据各该州的宪法行使其统治者职务者,均称为统治者;
“州”指联邦的州;
“州法律”指:
1.就属于州立法机关立法权限的事项作出规定,并且根据第十三章的规定继续有效的任何现行法律;
2.州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
“州管辖事项表”指附表九中的第二表;
“州用途”,对任何州而言,包括与共同管辖事项表中的事项及属于州立法机关立法权限的其他事项有关的州用途;
“国家税”包括进口税或关税,但不包括为地方性用途征收的地方税,或为提供服务征收的服务费;
“联邦”指依据1957年马来亚联邦协定成立的联邦;
“成立法”包括本宪法及任何州宪法;
“州元首”。
(三)除上下文另有规定者外,在本宪法中凡提到特定的章、条或附表,指本宪法的该章、该条、该附表,凡提到特定的节、款、项,指本章的该节、本条的该款,或附表中的该项,或本款的该项,凡提到一组的条、款、项时,应视为包括该组的开头与结尾的条、款、项。
(四)按本宪法规定需宣誓并签字者,可经本人要求,得准其作出一项正式声明并签字,作为履行该项宣誓。
(五)本宪法中凡提到联邦及其各州,联邦或其任何州的领土,及在联邦或为联邦设立的机关或团体任职的官员,应分别解释为:
1.如涉及1948年马来亚联邦协定生效后至独立日前的任何时期,指依据该项协定设立的联邦及组成联邦的州与殖民地,该联邦的领土或组成该联邦的州与殖民地的领土,及在该处任职的有关官员,或在该联邦或由联邦设立的有关机关或团体;
2.如涉及上述协定生效前的任何时期(只要文中承认),分别指适用于解释该项协定的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二款所规定的地区、领土、职位、机关或团体。
(六)本宪法中凡提到任何时期之处,只要文中承认,均应解释为包括开始于独立日前的时期。
(七)本宪法中凡提到1948年马来亚联邦协定之处,除上下文另有规定者外,均应解释为独立日前夕强行的该项协定。

第十二章(甲)对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额外保障

第一百六十一条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使用英语及当地语言
(一)任何旨在终止或限制依据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款至第五款在任何一用途上使用英语的议会法令,对于本条第二款所规定的使用英语的情况,应在马来西亚日后满十年方可生效。
(二)第一款的规定适用于:
1.代表或来自沙巴州或沙捞越州的议员,在议会任何一院使用英语;
2.在婆罗州高等法院、或在沙巴州或沙捞越州下级法院的诉讼中,或在第四款所规定的联邦法院诉讼中,使用英语;
3.在沙巴州马沙捞越州的立法议会或其他官方活动(包括联邦政府的官方活动)中使用英语。
(三)在不影响第一款规定的情况下,凡涉及第一款所说的在婆罗州高等法院的诉讼、或第四款所规定的联邦诉讼中使用英语的议会法令或其有关规定,非经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立法机关分别立法通不得生效;凡涉及第二款第二项或第三项所述在沙巴州或沙捞越州使用英文的其他情况的上述议会法令或其有关规定,非经各该州的立法机关立法通过不得生效。
(四)第二款及第三款所说的联邦法院诉讼,指对婆罗州高等法院或其法官的判决提出的任何上诉,以及依据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应由联邦法院裁决的婆罗州高等法院或沙巴州或沙捞越州下级法院诉讼中产生的疑问。
(五)不论第一百五十二条有何规定,在沙巴州或沙捞越州通用的地方语言可在地方法庭,或任何地方法和习惯法的法典中使用;在沙捞越州,在州立法机关另行立法规定以前议员在立法议会或其任何所属委员会中可以使用地方语言。
第一百六十一条(甲)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土著的特殊地位
(一)(已废除)
(二)(已废除)
(三)(已废除)
(四)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州宪法可依据第一百五十三条作出相应的规定(包括必要的修改)。
(五)第八十五条的规定不适用于沙巴州与沙捞越州,不得依据第八条的规定而使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关于为本州土著保留或分发土地,或在分发州土地方面给予优先待遇的任何州法律的规定无效或禁止其施行。
(六)本条所说的“土著”:
1.在沙捞越州,指属于第七款所规定的该州本地部族之一、或纯本地部族混血儿的公民;
2.在沙巴州,指沙巴本地部族的子孙、以及在沙巴出生(不论是否在马来西亚或以后)或当其出生时其父定居在沙巴州的公民。
(七)按第六款所说的“土著”定义,被视为沙捞越本地部族的有:
布吉丹族、比沙耶族、杜顺族、海达雅族、陆达雅族、加达扬族、加拉必族、加央族、凯尼亚族(包括沙卜族及西平族)、加章族(包括锡加班族、克詹曼族、拉汉南族、本纳族、丹绒族及干偌威族)、鲁吉族、刊森族、马来族、美兰诺族、慕律族、比纳族、新安族、达加族、打班族及乌吉族。
第一百六十一条(乙)对非居民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法院执业权利的限制
(一)凡涉及撤销或改革居留限制使以前不准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法院执业人员可以享有该等权利的议会法令或依据议会法令作出的任何规定,在各该州的州立法机关立法通过以前不得生效。
(二)本条的规定同样适用于联邦法院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开庭审讯时、受理对婆罗州高等法院或其法官的判决所提出的上诉时,以及依据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决,婆罗州高等法院、沙巴州或沙捞越州下级法院诉讼中产生的疑问时的律师执业权。
第一百六十一条(丙)(已废除)
第一百六十一条(丁)(已废除)
第一百六十一条(戊)对沙巴州与沙捞越州宪法地位的保障。
(一)自马来西亚法令通过后,凡同接纳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加入联邦有关的宪法修正案,不仅因有第一五九条第四款第二项(乙)的规定,而不受同条第三款规定的限制;凡涉及在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实施本宪法而作出的任何修改,除旨在使各该州的宪法地位与马来亚各州平等或相同的修改外,也必须符合该条第三款的规定。
(二)非经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元首一致或分别同意,不得对本宪法作出就下列事项施行本宪法规定有影响的修正:
1.在马来西亚目前出生、因与各该州的联系而应取得公民资格的权利,以及(除马来西亚日生效的宪法中另有规定的范围外)关于他们的公民权与他人的公民权,出生或居住在各该州的人与出生或居
住在马来亚各州的人之间的平等待遇;
2.婆罗州高等法院的组成与受聘权,及该法院法官的任免及暂休停职;
3.有关各该州立法机关可(或议会不可)制定法律的事项,各该州对这些事项的行政权,以及联邦与各该州之间(关于上述事项)的财政安排;
4.各该州的宗教,在各该州使用或在议会使用任何语言,以及关于各该州土著的特别待遇;
5.在1970年8月底以前召开的任何议会中,分配给各该州的下议院议员名额,不少于在马来西亚日分配给各该州的名额——按该日分配给联邦其他州的议员总额的比例计算。
(三)凡影响分配给沙巴州或沙捞越州的下议院议员名额的任何宪法修正,不得视为符合第一款关于使沙巴州或沙捞越州同马来亚各州的地位平等或相同的规定。
(四)对于联邦法律赋予沙巴州或沙捞越州政府有关进入该州及在该州居住的任何权利与权力,以及各种与之有关的事项(不论上述联邦法律是否在马来西亚日以前通过),第二款的规定同样适用,如同上述法律已成为本宪法的一部分,而上述权利与权力已列入同款第一项至第五项所述的事项,但该法律另有相反规定者除外。
(五)本条所说的修正,包括增补及废除。
第一百六十一条(已)(已废除)
第一百六十一条(庚)(已废除)
第一百六十一条(辛)(已废除)

第十三章临时条款与过渡条款

第一百六十二条现行法律
(一)除本条下列各款及第一百六十二条另有规定者外,现行法律,连同依据本条及依据联邦法律或州法律对其所作的修改,在独立日及其后继续有效,直至本宪法授权的机关予以废除时为止。
(二)当任何州法律修正或废除州立法机关所制定的现行法律时,不得仅以该现行法律涉及议会与州立法机关均有权制定法律的事项、故属于第一百六十条所解释的联邦法律的范畴为理由,援引第七十五条的规定使该项修正或废除无效。
(三)任何现行法律中凡提到依据1948年马来亚联邦协定所成立的联邦与其领土、在该联邦任职的任何官员,及在该联邦或由该联邦设立的任何机关或团体(包括依据该协定第一百三十五条应解释为提及上述事项)之处,对独立日或其后的任何时期而言,均应视同分别指本联邦(即依据1957年马来亚联邦协定所成立的联邦)与其领土,及与之相应的官员、机关或团体;为执行本款的规定,最高元首得以命令宣布哪些官员、机关或团体相应于现行法律中所说的任何官员、机关或团体。
(四)(已废除)
(五)依据第四款所作的命令,可由对该命令所述事项有立法权的机关加以修正或废除。
(六)任何法院或法庭在应用在独立日或其后尚未依据本条或其他规定修改的现行法律的任何规定时,得对其作必要的修改以符合本宪法的规定。
(七)本条所说的“修改”,包括修正、调整和废除。
第一百六十三条(已废除)
第一百六十四条(已废除)
第一百六十五条(已废除)
第一百六十六条财产的继承
(一)(已废除)
(二)(已废除)
(三)凡在独立日前夕由联邦政府、女王政府或任何公共机关,出于按本宪法的规定居于联邦用途的需要所占用或使用的马六甲州或槟榔屿州所属土地,在独立日以后,只要为联邦用途所需,应由联邦或上述公共机关占用、使用、支配及管理,并且:
1.非经联邦政府同意,不得转让或移作他用;
2.非经州政府同意,不得改作不同于独立日前夕的用途的联邦用途。
(四)(已废除)
(五)(已废除)
(六)(已废除)
(七)(已废除)
(八)对马六甲政府或槟榔屿政府而言,在独立日前夕应交归女王的财产,应在独立日交归女王的财产,应在独立日交归马六甲州或槟榔屿州。
第一百六十七条权利、责任和义务
(一)(已废除)
(二)(已废除)
(三)(已废除)
(四)(已废除)
(五)(已废除)
(六)在任何法律诉讼中,联邦与州之间的诉讼除外,应涉讼双方任何一方的请求,总检察长应签发证明书证明,该证明书中所列权利、责任或义务,按本条规定是否属于联邦或州的权利、责任或义务;任何上述证明书于上述为最后定论,并对所有法院均具有约束力,但不得影响联邦与任何州之间的权利与义务。
(七)依据以英女王为一方、暹罗国王为另一方,于1869年5月6日签订的吉打州条约第二条的规定在独立日以前每年支付的款项,联邦应照常支付。
第一百六十八条(已废除)
第一百六十九条在独立日前缔结的国际协定
等。在执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时:
1.在独立日前由女王或其前任国王或联合王国政府代表联邦或其任何地区同他国所缔结的任何条约、协约或协定,应视为由联邦同上述他国所缔结的条约、协约或协定。
2.在独立日前由联合王国政府代表联邦或其任何地区所接受的某一国际组织所作出的任何决定,应视为联邦为其成员国的国际组织所作的决定。
3.对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第一项与第二项的规定同样适用,但需将其中所说的独立日改为马来西亚日,并将联邦或其任何地区改为组成上述两州或各该州的地区。
第一百七十条 (已废除)
第一百七十一条(已废除)
第一百七十二条(已废除)
第一百七十三条(已废除)
第一百七十四条(已废除)
第一百七十五条审计局局长为第一任稽核长,独立日前夕担任审计局局长者,自独立日起担任稽核长的职务,并享有不低于独立日前夕所享有服务条件和待遇。
第一百七十六条官员的佣任
(一)除本宪法及任何现行法律另有规定者外,凡在独立日前夕为联邦事务服务的人员,在独立日应继续拥有同等的权力,执行同等的职务,并享有与独立日前夕相同的待遇。
(二)本条的规定不适用于高级专员或首席秘书。
第一百七十七条依据本章规定继续任职者免除或推迟就职宣誓
凡符合本章的任何规定,因在独立日前夕担任相应的职位而在联邦继续担任该相应职位的人员,在议会另行规定以前,可以不必进行担任该职的其他人员必须进行的就职宣誓而直接履职。
第一百七十八条独立日后的薪俸
在议会另行规定以前,担任总理与其他部长的人员,其薪俸应与独立日前夕联邦首席部长与其他部长的薪俸相同。
第一百七十九条有关联合服务的分组
凡在独立日前夕有效的、联邦与任何州关于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二款所述的公务员薪俸支付比例协约,应继续生效,直到新协约或联邦法律取代时为止。
第一百八十条养老金等的保留
(一)1948年马来亚联邦协定附表十自规定在独立日及以后继续有效,但其中凡提到高级专员之处均改为最高元首。
(二)对本宪法而言,上述附表应视为联邦法律,并得依据第一百四十七条的规定对其作相应的修改和废除。
(三)当施用于依据第二款所制定的法律时,和第一百四十七条所说的恩俸应包括补偿。
第十四章统治者君主权等的保留
第一百八十一条统治者君主权等的保留
(一)除本宪法另有规定者外,统治者至今在其领土内所享有的君主权、特权、权力与管辖权及森美兰州酋长至今在其领土内所享有的特权、权力与管辖权,继续保持不变。
(二)不得在任何法院对任何一州的统治者本人提出起诉。

附表一
[第十八条第一款]
[第十九条第九款]
申请登记或加入国籍成为公民者的誓词
本人……居住在……
兹宣誓:本人绝对及完全放弃与断绝效忠联邦以外的任何邦国,本人愿忠诚地真正效忠最高元首陛下,并成为一名真正效忠及忠诚的联邦公民。

附表二
[第三十九条]
第一部分
[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
在马来西亚日前出生依法取得公民资格者。
第一条除依照本宪法第三章的规定,以及马来西亚日前根据该章所规定的办法外,在马来西亚日前出生的下列人员皆为依法取得公民资格者:
1.凡在独立日前夕依据1948年马来亚联邦协定的任何规定,不论依法或其他方式,已成为联邦公民者;
2.凡在独立日或其后,并在1962年10月以前在联邦境内出生者;
3.凡1962年9月以后在联邦境内出生,在其出生时其父母中至少有一方为公民或常住居民者,或并非由出生取得任何他国公民资格者;
4.凡在独立日或其后在联邦境外出生,在其出生时其父为公民并为在联邦境内出生者,或者在其出生时其父在联邦政府或州政府服务者;
5.凡在独立日或其后在联邦境外出生,在其出生时其父为公民,并在其出生后一年内,或在特殊情况下,经联邦政府批准的较长时间内,向联邦领事馆登记,或在新加坡、沙捞越、文莱或北婆罗州出生,曾向联邦政府登记者;
6.凡在其出生时,其父为公民并且享有最高元首所接受的外交使节所享有的不受任何法律起诉的外交豁免权者,不得依据第一款第二项或第三项的规定取消公民资格。
第二条除本宪法第三章另有规定者外,凡在马来西亚日前夕为联合王国及其殖民地的公民,在马来西亚日为沙巴州或沙捞越州或文莱的常住居民,并符合下列规定之一者,即可依法取得公民资格:
(1)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所辖地区内出生者;
(2)在上述地区登记或加入国籍成为公民者;
第二部分
[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
在马来西亚日或其后出生依法取得公民资格者。
第一条除本宪法第三章另有规定者外,凡在马来西亚日或其后出生的下列人员,均可依法取得公民资格:
1.凡在联邦境内出生,而在其出生时,其父母中至少有一人为公民或常住居民者;
2.凡在联邦境外出生,在其出生时其父为公民并为在联邦境内出生者,或者当其出生时,其父在联邦或州服务者;
3.凡在联邦境外出生,在其出生时其父为公民,并在其出生后一年内,或在特殊情况下,经联邦政府批准的较长时期内,向联邦领事馆登记,或者在文莱或以最高元首命令专门规定的地区出生,向联邦政府登记者;
4.凡在新加坡出生,而在其出生时,其父母中至少有一方为公民,并且非根据本款规定不得成为由出生取得公民资格者;
第二条
1.凡在其出生时,其父并非公民并且享有最高元首所接受的外交使节所享有的不受任何法律起诉的外交豁免权者,或者其父当时为敌国侨民并且其出生地属于敌人占领区者,则不得依据第一条第一款第四款或第五款的规定取得公民资格。
2.第一条第二款所说的在联邦境内出生包括马来西亚日前在沙巴州与沙捞越州所辖地区内出生。
3.在执行第一条第五款规定时,凡依据相应于该条第五款的其它规定在出生后一年内取得公民资格者,应视为由出生取得公民资格者。
第三部分
[第三十一条]
有关公民资格的补充规定
部 长
第一条本宪法第三章规定的联邦政府职能,应由最高元首随时指定的联邦部长执行,本附表中凡提到部长之处均应照此解释。
第二条对联邦政府依据本宪法第三章所作的决定,不得向任何法院提出上诉或要求复查。
第三条(已废除)
第四条
1.部长可委托联邦政府的官员,或经任何州统治者或州元首同意,委托各该州政府的任何官员,执行本宪法第三章规定的有关登记取得公民资格和保存登记名册的任务,以及在决定是否要依据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或第二十六条颁发命令之前,委托上述官员执行第二十七条规定的任何职能;但任何人如对上述代行部长职能人员的决定不满,得向部长本人投诉。
2.部长亦可在州元首同意下委托沙巴州或沙捞越州的官方机构(不论是否规定向部长本人投诉的条件),执行第二十八条(甲)第六款所规定的、但无须依据同条第七款委托的部长职能。
3.第一条有关登记取得公民资格的规定,同样适用于第十九条(甲)第二款规定的注册事项;第一条有关依据第二十六条颁发命令的规定,同样适用于第十九条(甲)第四款规定的取消注册事项。
第五条(已废除)
部长职能
第六条除联邦法律另有规定者外,部长可制定规则与表格,以执行本宪法第三章规定的任务。
第七条在执行本宪法第三章的规定时,联邦政府对在联邦境外出生者延长登记期限的权力,可在实行登记以前或以后行使。
第八条(已废除)
第九条部长依据第二十七条发通知书给任何人,可送交其最后所知的地址,如果此人未满二十一岁(已婚妇女除外),可将通知书送交其父母或监护人;若地址不详,经充分调查后仍不能确定时,依据本条所应发出的通知书,可刊载在学报上。
第十条1.部长应负责编制并保管:
(1)登记为公民者的名册;
(2)加入国籍成为公民者的名册;
(3)依照第三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发给国籍证书者的名册;
(4)依据本宪法第三章的规定放弃或被剥夺公民资格者的名册;
(5)(已废除)
(6)收第一项至第四项所说的名册按字母顺序所编的姓名索引。
2.本条所说的通知登记或加入国籍成为公民,应按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解释,如同本条包括在该条的各项规定之内。
第十一条如果部长有理由认为依据第十条编制的名册有错误时,应通知有关人员并在考虑其本人陈述后,就名册中需要更正的错误进行修改。
第十二条除需遵守第十一条的规定外,上述名册为有关事项的结论性证据。
第十三条至十五条(已废除)
违法行为
第十六条1.凡有下列违法行为者,应判处监禁二年,或罚款马津一千元,或两者并罚:
(1)捏造情况,企图蒙蔽部长批准或拒绝依据本宪法第三章所提出的任何申请,包括要求就申请人是否依法取得公民资格作出裁决的申请;
(2)伪造或非法涂改在联邦境内或境外颁发的证件,或非法使用或持有伪造或非法涂改的证件;
(3)未遵照依据第六条所制定的规则呈交所需的证件;
(4)冒充他人,或假冒联邦或其他地区正式颁发的证件的持有人或隐瞒其本人为该证件的持有人。
2.本条所说的证件,指依据本宪法第三章规定颁发的下列证书:
(1)登记或加入国籍成为公民的证书;
(2)在联邦领事馆或联邦境外其他地区登记的证书;
(3)第三十条所说的任何证书。
解 释
第十七条本宪法第三章中,凡提到其父或其父母中的一方之处,如此人为私生子,应读作其母;因此,本附表第十九条的规定不适用于此人。
第十八条对于养子,凡收养已按在联邦施行的成文法律,包括独立日前施行的法律的规定登记者,第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同样适用,但该款中凡提到其父之处应读作其养父,该款与本附表第三部分第九条凡提到其父母之处,应读作其养父母。
第十九条在本宪法第三章中,凡提到任何出生时其父的公民身份之处,如该人系遗腹子,应解释为其父逝世时的公民身份;如其父在独立日前逝世,而该人于独立日或其后出生者,则其父可在独立日后逝世可能享有的公民身份,应视为其父逝世时的公民身份。本条关于独立日前后的规定同样适用于马来西亚日前后。
第十九条(甲)在执行本附表第一部分或第二部分的规定时,凡在注册船舶或飞机的注册地出生;凡在他国政府拥有的未注册船舶或飞机上出生者, 应视为在该国出生。
第十九条(乙)在执行本附表第一部分或第二部分的规定时,在任何地方发现的新出生的弃婴,在查明真相前,应假定为该地出生并且其母为该地常住居民;上述弃婴被发现的日期应视为其出生日期。
第十九条(丙)在执行本附表第一部分或第二部分的规定时,如果当时,但只有当时,是在联邦居住,并符合下列任何一条者,应视为在任何时期皆为联邦常住居民:
1.当时已获得依据联邦法律颁发的无限期居留准许可证;
2.由联邦政府证明,在执行上述规定时应视为联邦常住居民者。
第二十条
1.在计算本宪法第三章所规定的在联邦居住时间时,下列时间应视为在联邦居住的时间:
(1)离开联邦不满六个月;
(2)经有关部长随时作出的一般或特别批准,按规定期限出国留学而离开联邦的时期;
(3)因健康关系而离开联邦的时期;
(4)因联邦或任何一州的公务而离开联邦的时期,但以同其居住期的必要连续性不相抵触者为限;
(5)因有关部长一般规定或特别规定的其他、原因而离开联邦的时期。
2.在计算本宪法第三章所规定的在联邦居住时间时,下列时间不得视为在联邦居住的时间,但下述第三项所说的时期如系有关部长所同意者不在此限:
(1)非法在联邦居住的时期;
(2)在监狱中服刑,或在任何法定拘留场所,不包括精神病院被扣留的时期;
(3)依据联邦移民法律的任何规定,由颁发通行证或豁免令的机关准许暂时在联邦居住的时期。
3.在执行本宪法第三章的规定时,凡涉及规定日前已在联邦居住的人员,该规定日包含在第一款所说的任何离开联邦时期内,则此类人员应视为在规定日在联邦居住。
4.本条针对整个联邦所作的规定同样适用于马来西亚日前的联邦任何组成部分,或其所辖地区;凡涉及上述辖区时,第一款第四项所说的州服务,应包括在马来西亚日前对各该辖区具有管辖权的政府的服务;凡涉及马来西亚日或其后的任何日期时,第三款的规定对于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所辖地区应视同上述地区一向为联邦的组成部分而适用。
第二十一条在执行本宪法第三章的规定时,“联邦领事馆”包括代表联邦执行领事职务的任何办事处。
第二十二条除上下文另有规定者外,本附表中凡提到本宪法第三章之处应理解为包括本附表在内。

附表三
[第三十二条与第三十三条]
最高元首与副最高元首的选举
第一部分最高元首的选举
第一条
1.凡统治者皆有资格当选为最高元首,但属于下列情况之一者除外:
(1)未成年者;
(2)已通知其掌玺大臣表明本人不愿当选者;
(3)统治者会议以秘密投票方式议决,基于心智或身体虚弱或其他原因,不适合执行最高元首职务者。
2.依据本条所作的决议,必须获得至少五名统治者会议成员投票赞成,方得通过。
第二条统治者会议应建议按第四条制定的选举名单列在第一位并且有资格当选的州统治者担任最高元首职位。如果他不接受该职位,应建议名单上排列第二的州统治者担任最高元首,依此程序进行,直至有一名统治者按受该职位为止。
第三条在一名统治者接受按第二条规定向其提出的担任最高元首职位的建议后,统治者会议应公布其当选,掌玺大臣必须将选举结果,以书面通知议会两院。
第四条
1.选举名单:
(1)在第一次选举时,该名单必须包括有统治者的各州,并按照各州统治者当时互相承认的先后次序排列名次;
(2)涉及以后的选举时,该名单应作第二款规定的变更,直至按第三款的规定重新制订为止。该项重新制定的选举名单,在下次选举时又应按第四款的规定变更。
2.第一次选举时有效的名单必须变更如下:
(1)每次选举后,任何排列在当选者前面的州,必须按照当时名单中的次序移至最末一位,已当选的州必须从名单中删去。
(2)选举名单上的任何州的统治者更迭后,该州必须移到名单最末一位,如在同一天有不止一州的统治者更迭时,这些州应按名单上原来的次序依次移至末端。
3.当按第二款规定变更后。名单上已一州不剩,或当选举时,在该名单上的州的统治者均无当选资格或都不愿接受最高元首职位,则选举名单必须重制订,以便包括有统治者的各州,排列次序如下:凡统治者单位最高元首的各州,按照担任该职位的先后排列;其他各州(如有)则随后依照重新制订的选举名单的次序排列。
4.在按重新制订的选举名单进行每一次选举后必须变更如下:
(1)任何排列在当选者前面的州,必须按照当时表中的次序,移至名单的末端;
(2)其统治者已当选的州必须排在名单的最后。
第二部分副最高元首的选举
第五条凡统治者皆有资格当选为副最高元首,但属于下列情况之一者除外:
1.无资格当选为最高元首者;
2.已通知掌玺大臣表明本人不愿当选者。
第六条在最高元首缺位期间,统治者会议不得选举副最高元首
第七条统治者会议应向有当选资格的统治者建议担任副最高元首职位。该统治者必须为在位最高元首一旦逝世时,有资格接受建议担任最高元首的第一人选。如果该州统治者不接受副最高元首职位,统治者会议必须建议第二位,依此程序进行,直至有一名统治者接受该职位为止。
第三部分最高元首的解职
第八条统治者会议关于免去最高元首职务的决议,必须获得至少五名统治者会议成员投票赞成,方得通过。
第四部分通 则
第九条(已废除)
第十条第四条第三款所说的统治者包括前任统治者。

附表四
[第三十七条]
最高元首及副最高元首的就职誓词
第一部分最高元首誓词
朕..........
马来西亚最高元首谨此宣誓:
依据此项誓词郑重和忠诚地宣告,联一定遵循已公布或将来不时会公布的法律与宪法,公正和忠实地执行马来西亚行政职务。联还郑重和忠诚地宣告,朕在任何时候都将尽力保护伊斯兰教,维护国内的法治与秩序。
第二部分副最高元首誓词
朕.......
当选为马来西亚副最高元首,谨此宣誓:
依据此项誓词郑重和忠诚地宣告,联一定忠实地执行马来西亚法律与宪法的规定,或将来不时会规定的作为副最高元首的职务。
第三部分誓词英译文(从略)

附表五
[第三十八条第一款]
统治者会议
第一条除本附表下列规定外,统治者会议必须由各州统治者殿下及——在无统治者的州——各州元首组成。
第二条任何州统治者殿下或州元首在统治者会议中的成员地位,如果各该州宪法另有规定,可由各该州宪法所规定的人士代替。
第三条统治者会议必须有一御玺,并由会议委任一人掌之。
第四条依据第三项被委任者,称为掌玺大臣,他必须兼任统治者会议秘书,并遵照统治者会议的旨意担任职务。
第五条统治者会议必须以过半数的成员构成法定人数,除本宪法已有规定者外,会议可自行决定其议事程序。
第六条在最高元首或三名以上统治者会议成员要求开会时,掌玺大臣必须召集会议,即使无人提出要求,在最高元首任期届满前四星期,及当最高元首职位或副最高元首职位空缺时,亦必须召集会议。
第七条当统治者会议的议事目的,涉及最高元首的选举或解职,或副最高元首的选举,或只涉及统治者殿下的特权、地位、荣誉和尊严,或行为、礼仪或典礼时,无统治者的州,其州元首不得成为会议的成员。
第八条如遇统治者会议成员意见不一致时,必须以投票者的多数票决定,但附表三的规定除外。
第九条依据本宪法规定须由统治者会议表示同意、作出任命、提出建议时,均须加盖御玺。对于建议中的任何任命事项,如果超过半数的会议成员以书面向掌玺大臣表示同意该项任命时,掌玺大臣必须加盖御玺,以表明会议的建议,而无须召集会议。

附表六
[第四十三条第六款][第四十三条(乙)第四款]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甲)第一项]
[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四条]
[第一百四十二条第六款]
宣誓与誓词的格式
1.就职与效忠誓词
“本人……当选(或受委任)担任……职,兹郑重宣誓(或保证):本人将竭尽所能,忠实地执行该项职务,并愿忠诚效忠马来西亚,维护、保护和捍卫其宪法。”
(注:除联邦法院院长外,联邦法院或高等法官的誓词中,该项职务应改为“本人在该职位或其他职位的司法职务”)
2.议会议员就职与效忠誓词
“本人……当选(或受委任)为下议院(或上议院)议员。兹郑重宣誓(或保证):本人将竭尽所能,忠实地执行该项职务,并愿忠诚效忠马来西亚,维护、保护和捍卫其宪法。”
3.保密誓词
“本人……兹郑重宣誓(或保证)本人在……职务上,除为执行该项职务的需要或经最高元首特别批准者外,决不直接或间接地向任何人传达或泄漏任何提供本人考虑或知悉的事项。”

附表七
[第四十五条]
上议员的推选与卸任
第一部分上议员的推选
第一条1.(已废除)
2.如果由州推选的上议员议席出现空缺,最高元首应立即通知有关州的统治者或州元首进行补选,有关州的统治者或州元首应要求州立法议会尽快推选一名议员补缺。
第二条
1.上议员候选人的提名,必须由该州议会的议员提议及附议,提议人及附议人必得提交一份由被提名者签名并表示如果当选愿意担任上议员的书面声明。
2.所有提名书收齐后,主席应将被提名者的姓名,按字母顺序公布,并按该顺序交付表决。
3.每一名出席的议员皆有权投票,其票数与应填补的席位数目相同,投赞成票给每一名候选人的议员姓名应予记录;如有任何议员的投票数超过本款规定原数,多投的票必须作废。
4.主席必须公布得票数最多的候选人为当选。如候选人中有两人或两人以上票数相等,但又不能同时当选时,应以抽签方式决定由谁当选。
第三条不论第二条如何规定,如果在补选因故出缺的上议员议席的同一次会议上还需补选因任期届满出缺的上议员议席时,应先补选因任期届满出缺的议席,然后再补选因故出缺的议席。
第四条主席必须以本人签署的书面文件,向上议院秘书证明,依照本附表规定当选为上议员者的姓名。
第五条如果对任何上议员的当选是否符合本
附表的规定提出异议,应由上议院作出裁决,上述裁决为最后决定,但是未按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尽速进行补选,不得使任何上议员的补选自行失效。
第二部分上议员的卸任
第六条(已废除)
第七条(已废除)
第八条凡为填补任期届满前死亡或离职的议席空缺而当选或任命的上议员,其任期至补足其前任未任满的任期为止。

附表八
[第七十一条;
州宪法应增补的条款
第一部分最后条款
统治者依据建议行使职务
第一条
1.统治者依据州宪法或任何法律以统治者会议成员身份行使职权时,除联邦宪法或州宪法另有规定者外,必须根据州执行委员会或其授权的全权委员的建议行使职权,但统治者必须有权要求州执行委员会向他通报有关该州政府的任何情况。
2.统治者可自行决定执行下列职权(不包括依据联邦宪法规定统治者可自行决定执行的职权)
(l)任命州务大臣;
(2)拒绝同意解散州立法议会的请求;
(3)请求统治者会议召开只讨论统治者特权地位、荣誉与尊严,或宗教行为、礼仪或典礼等事项的专门会议;
(4)作为伊斯兰教领袖的职权或涉及马来人习俗的职权;
(5)指定继承人、配偶、摄政或摄政委员会;
(6)按马来惯例授予衔级、称号、荣誉、尊严及其有关职权;
(7)制定王室宫庭法规。
3.州法律得规定统治者应在征询州执行委员会以外的个人或个人集团的意见后或根据他们的建议行使其职权,但不包括下列职权:
(1)统治者可自行决定行使的职权;
(2)州宪法或联邦宪法有明文规定行使的职权。
州执行委员会
第二条
1.统治者应任命一个执行委员会。
2.执行委员会的任命程序如下:
(1)统治者应首先任命一名他认为能获得州立议会多数议员信任的州立法议会议员作为州务大臣,主持执行委员会;
(2)统治者应根据州务大臣的建议,从州立法议会议员中任命四至八人为执行委员会委员;
如果上述任命是在州立法议会解散时作出,属于该届州立法议会的议员可以被任命,但在新届州立法议会举行第一次会议后,除身为新届州立法议会议员者外,应即终止任职。
3.不论本条如何规定,凡加入国籍或依据联邦宪法第十七条登记成为公民者,不得被任命为州务大臣。
4.统治者在任命州任大臣时,如他认为出于遵守本条各项规定的需要,可自行决定,无需受该州宪法中限制其选择州务大臣的任何条款的约束。
5.执行委员会对州立法议会集体负责。
6.如果州务大臣不再获得州立法议会多数议员信任时,除统治者应其请求解散州立法议会外,必须提出执行委员会总辞职。
7.除第六款另有规定者外,州执行委员会委员(不包括州务大臣)的任期由统治者任意决定,州执行委员会委员得随时辞职。
8.州执行委员会不得从事与其本人主管的任何事务或部门有关的行业、商业或专业。凡从事任何行业、商业或专业的执行委员会委员不得参与执行委员会关于该行业、商业或专业的决定,也不得参与作出任何可能影响其金钱利益的决定。
州立法机关
第三条州立法机关由统治者和单一议院即立法议会组成。
州立法议会的组成
第四条 l。州立法议会由民选议员组成,其人数由该立法机关以法律规定。
2.(已废除)
州议员资格
第五条凡年满二十一岁,居住在该州的公民,均有资格当选为该州立法议会的议员,但依据联邦宪法或本宪法,或联邦宪法附表八第六条所说的法律丧失担任议员资格者除外。
州议员资格的取消
第六条
1.除本条另有规定者外。凡属于下列情况之一,即被取消担任州立法议会议员资格:
(1)被认定或宣布为心智不健全者;
(2)宣告破产尚未清偿债务者;
(3)担任受薪职位者;
(4)如被提名为国会任何一院或州立法议会的候选人后,或担任候选人的选举代理人后,未在法定期限内按法定方式缴纳选举费用者;
(5)如因犯罪而被联邦任何一法院(或在马来西亚日前被沙巴、沙捞越或新加坡的法院)判定有罪,被判处一年以上徒刑或罚款二干以上马元而未获无条件赦免者;
(6)依据有关惩治违反议会任何一院或州立法议会选举法的规定因犯有此类违法行为,或在有关选举的诉讼中证明其犯有违法行为,而被取消资格者;
(7)自愿取得外国公民资格,或在外国行使该国公民的各项权利,或声明效忠任何外国者。
2.依据本条第一款第四项或第五项作出的取消任何人议员资格的决定,可由统治者予以撤销,如果未被取消,则在规定缴纳第四项所说的选举费用之日起五年期满后,或在第五项所指被判监禁者获释之日起或所判罚款交纳之日起五年期满后,应即停止生效;任何人不得仅因其在取得公民资格前的行为而被依据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取消资格。
3.不论本条以上各款如何规定,在依据第一款第五项或依据第六项所说的法律取消州立法议会议员的议员资格时:
(1)该项取消资格必须在该议员;
①在第五项所指称的定罪及处罚后;
②或在因违法行为或违犯第六项所述法律而被定罪或宣判有罪后的十四天期满后生效。
(2)如果在第一项规定的十四天内,对该项判罪或处罚提出上诉或提交另一法院审理,则该项取消资格必须在该项上诉或另一法院审理结束后的十四天期满后生效。
(3)如果在第一项规定的十四天内,或在第二项规定的上诉或由另一法院审理结束后的十四天内,提出一项赦免请求,则该项取消资格必须在该项请求完成后立即生效。
4.第三款的规定不适用于任何人被提名或竞选州立法议会议员时,其取消资格在发生第一款第五项或第二款所指事件时立即生效者。
有关双重议员的规定
第七条任何人不得代表成为一个以上选区的州议员
取消资格的裁决
第八条
1.如果对任何州议员被取消资格产生任何疑问时,应由州立法议会作出裁决。但本条规定不得妨碍州议会暂缓作出裁决的惯例,以便采取或决定足以影响其裁决的任何程序(包括撤销该项取消资格的程序)。
2.在依据第六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依据同条第一款第六项所说的法律取消州立法议会议员资格时,本条第一款规定不得适用,该各州立法议会议员应即停止任职,其议席在依据第六条第三款取消资格后立即空缺。
州立法议会的召开、休会及解散
第九条
1.统治者必须不时召开州立法议会,上次会议最后一天至下次会议第一天之间的间隔不得超过六个月。
2.统治者有权宣布州立法议会休会或解散。
3.除被提前解散者外,州立法议会任期五年,自第一次会议召开之日起算,期满即自行解散。
4.州立法议会每次解散后,须在解散之日起六十天内举行大选。新届州立法议会至迟应在解散之日起一百二十天内召开。
5.州立法议会议席如因故出缺,应在选举委员会确认其空缺之日起六十天内填补;但是如果确认议席因故空缺的日期是在州立法议会依照本条第三款规定应自行解散前六个月内,则无须进行补缺选举。
州立法议会议长
第十条
1.州立法议会应不时从议员中选举一人为议长,议长缺位时,除选举议长外,不得处理任何事务。
2.担任议长的州议员,如不再担任州议员,应即离职,并得随时辞去议长职务。
3.州立法议会开会时如遇议长缺席,可按州立法议会议事规则推选其他州议员代理议长。
4.(参见后文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译者)
5.如果对按第四款规定取消议长资格产生任何疑问时,由州立法议会作出最后裁决。
立法权的行使
第十一条
1.立法机关行使立法权的方式为由州立法议会通过法案,并由统治者批准。
2.凡涉及由州统一基金拨付支出的法案或修正案,只能由州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向州立法议会提出或建议。
3.法案在统治者批准后即成为法律,任何法律必须在公布后方可生效,但不影响立法机关使任何法律延期生效或制定具有追溯效力的法律的权力。
财政条款
第十二条非经法律授权不得征税,此依据法律的规定或授权,州不得为用途而征收任何国家税
地方税。
由统一基金拨付的支出
第十三条
1.除州宪法或州法律规定应由州统一基金拨付的补助金、薪俸或其他款项外,下列款项应由州统一基金拨付:
(1)统治者的王室经费和州立法议会议员的薪俸;
(2)州应付的一切债款;
(3)任何法院或特别法庭判决、决定或裁决应由州缴付的任何款项。
2.本条所说的债款,包括利息、偿债基金费用,一次或分期偿还的债款本金,同以统一基金担保筹集借款有关的费用,以及由此引起的一切服务和偿债费用。
年度财政报告书
第十四条
1.除第三款另有规定者外,统治者应促使向州立法议会提出每一财政年度的州收支预算报告书,除州立法机关对任何年度另有规定外,报告书应在每一财政年度开始之前提出。
2.支出预算应分别规定:
(1)需由统一基金拨付的开支总金额;
(2)除第三款另有规定者外,建议由统一基金拨付的其他各项开支所需拨款。
3.财政报告书的收入预算不包括伊斯兰教义捐、伊斯兰教开斋节施赠、伊斯兰教财务机关或类似性质的伊斯兰教收入;第二款第二项所规定的拨款项目不包括:
(1)州为特定用途借款所得的款项以及依据该项授权借款的法律拨出作为该特定用途的款项;
(2)州根据一项信托收得的并须按照该项信托的条件加以使用的任何款项或利息;
(3)已拨付作为依据联邦法律或州法律设立的任何信托基金、由州保管的任何款项。
4.上述财政报告书还应尽量列明州在上一财政年度终结时的资产与负债额,其资产的投资或持有情况,及未偿还债务的一般用途。
第十五条除联邦宪法附表八第十四条第三款第一项和第二项所说的款项外,但由统一基金拨付不属于州统一基金支出项目的款项应列入一项称为拔款法案的法案中,该法案规定由州统一基金发放的支出所需的款项及专用拨款。
追加支出与超支
第十六条在任何财政年度如果发现:
1.拨款法案所规定的某项用途的款额不敷应用或某项用途所需之支出为拨款法案尚未有规定者;
2.或者某项用途支出的款项,已超过拨款法案所规定的(如有)该项用途的款额时,应向州立法议会提出追加预算,列明所需或所付款项,并且上述任何支出的用途必须列入拨款法案内。
从统一基金提款
第十七条
1.除本条下列各款另有规定者外,只有符合下列规定方可从统一基金提款:
(1)应由统一基金支付者;
(2)由拨款法案授权拨付者。
2.非按联邦法律规定的方式不得从统一基金提款。
3.第一款的规定不适用于联邦宪法附表八第十四条第三款第一、二、三各项所述的任何款项。
4.对于任何财政年度,州立法机关得在拨款法案通过之前,批准该年度部分时期的支出并由统一基金拨付上述支出所需款项。
对州雇员的公平待遇
第十八条在州机关服务的同级雇员不分种族,依照雇约规定的条件,享有公平待遇。
宪法的修改
第十九条
1.在修改州宪法时必须遵守本条下列各款规定。
2.凡涉及统治者、酋长及类似的马来族传统职位的继承和地位的规定,州立法机关不得修改。
3.除本条下列各款另有规定者外,其他任何规定可由州立法机关通过立法予以修改,但不得以其他方式修改。
4.任何修改州宪法的法案(不适用本款规定者除外),非按第二款及第三款规定分别获得州立法议会全体议员的三分之二以上议员投票赞同,不得在州立法议会通过。
5.第四款的规定不适用于下列修正:
(1)对于联邦宪法附表八第四条或第二十一条所指称的法律有关涉的任何修正;
(1)(甲)因依据联邦宪法第二条(州立法议会与统治者已同意者)通过法律修正州境界而对该州领土定义所作的任何修正;
(2)旨在该州宪法符合本附表规定的任何修正,但上述修正只能由按照本附表第四条规定选举出的州立法议会提出。
6.不得援引本条的规定而使州宪法关于涉及下列事项的修正,征得某一部分个人同意的任何规定无效:
(1)关于州统治者继承人,统治者配偶、摄政或摄政委员会成员的指定、任命及其标志;
(2)统治者或其继承人的罢免、废黜或退位;
(3)酋长、类似的马来族传统职位,宗教或习俗的咨询委员会或类似机构成员的任命及其标志;
(4)马来族传统衔级、称号、荣誉、奖赏及其持有者的标志的以及宫庭的管理。
7.本条所说的修改,包括增补与废除。

关于马六甲、槟榔、沙巴与沙捞越州州元首的规定
州元首
第十九条(甲)
1.州元首由最高元首同首席部长磋商后,自行决定任命。
2.州元首的任期为四年,但得随时以亲笔辞呈向最高元首辞职,并得由最高元首根据该州立法议会以全体议员的三分之二以上多数票通过的要求予以解职。
3.州立法机关得立法规定,最高元首有权在同首席部长磋商后,自行决定委任一人,在州元首因疾、缺席或其他原因不能理事期间,代行州元首职权。
但是代理州元首的人选应为州元首合格者。
4.依照第三款规定任命的代理州元首有权在任代理州元首期间代表州元首出席统治者会议。
州元首的资格与不得从事的事项;
第十九条(乙)
1.各州公民,加入国籍成为公民者或根据联邦宪法第十七条登记成为公民者,均无资格被任命为州元首。
2.州元首不得担任任何新公职,亦不得积极参与任何商业活动。
州元首年俸
第十九条(丙)州元首的年俸由州立法机关以法律规定,由统一基金拨付,并且在州元首任期内不得削减。
州元首的就职誓词
第十九条(丁)
1.州元首在行使职务前,须在高等法院院长或法官主持下按下列誓词宣誓并签字:
本人……受命为……州的州元首。将郑重宣誓(或保证):本人将竭尽所能忠实地执行职务,并愿真诚效忠……州与马来西亚联邦,维护、保护与捍卫马来西亚宪法与……州宪法。
2.依据第十九条(甲)第三款制定的任何法律,必须对第一款作出相应的规定(包括必要的修改)。
第二部分
作为本附表第一部分的选择的临时条款,是州执行委员会作为第二条选择的。
第二十条
1.统治者应任命一个执行委员会。
2.执行委员会的任命程序如下:
(1)统治者必须先委任一名他认为能获州议会多数议员信任的人为州务大臣,主持执行委员会;
(2)统治者必须根据州务大臣的建议,任命四至八人为执行委员。
3.不论本条作何规定,凡加入国籍或依据联邦宪法第十七条登记为公民者,不得被任命为州务大臣。
4.统治者的任命州务大臣时,如他认为出于遵守本条各项规定的需要,可自行决定,无需受该州宪法中限制其选择州务大臣的任何条款的约束。
5.执行委员会对州立法议会集体负责。
6.州务大臣如果自任命日起三个月内未获得州立法议会通过对他的信任案应即终止任职。如果州务大臣在任何时候不再获得州立法议会多数议员信任时,除统治者根据其请求解散州立法议会外,立即提出执行委员会集体辞职。
7.除第六款的规定外,州务大臣以外的其他执行委员会(不包括州务大臣)的任期由统治者任意决定,但执行委员会委员得随时辞职。
8.执行委员会委员不得从事与其本人主管的事务或部门有关的行业、商业或专业,凡从事任何行业、商业或专业的执行委员会委员,不得参与执行委员会关于该行业、商业或专业的决定,也不得参与作出任何可能影响其金钱利益的决定。
州立法议会的组成(作为第四条的选择)
第二十一条
1.州立法议会由下列人员组成:
(1)民选议员若干人,其人数由州立法机关立法规定;
(2)由统治者任命的议员若干人,其人数应少于民选议员;民选议员的人数,在州立法议会另行立法规定前,按联邦宪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的规定执行。
2.不论联邦宪法附表八第六条有何规定,任何人不得仅因其担任高薪公职而取消其被任命为州议员的资格。
第三部分
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的规定在马六甲州与槟榔屿州施行时的修改。
第二十二条本附表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的规定在马六甲州与槟榔屿州施行时,凡提到统治者之处应一律改为州元首,并删去下列条款及字句:第一条第二款第三至七项,第二条第四款第十九条第二
款和第六款,第二十条第四款,第十四条第三款中“第二款第二项所规定的拨款项目”以前的文句,以及第十九条第三款中第一次出现的“其他”一词。
第二十三条
1.本附表第一部分关于槟榔屿州与马六甲州的规定同样适用于沙巴州与沙捞越州,但本条第二款关于对第十条的修改除外。
2.在沙巴州或沙捞越州施行第十条的规定时,得作下列修改:
在第一款中,“从议员中选举一人为议长”改为“推选议会所决定的人员为议长”;
在第三款中,删去“其他”字样;
在第四款中增补如下条文:
“(四)只有州议员或有资格当选为州议员者方可被选为议长,州议会解散时,议长(不论其是否为州议员)应即离职。议长得随时辞职。”

附表九
[第七十四条][第七十七条]
立法事项表
第一表联邦管辖事项
第一条对外事务,包括:
1.同其他国家缔结的条约、协定及协约,及使联邦与任何其他国家发生关系的一切事务;
2.履行同其他国家缔结的条约、协定及协约;
3.外交、领事及商业代表;
4.国际组织;参加国际组织及履行其决定;
5.引渡罪犯;通缉逃犯;进入联邦、移居外国及驱逐出境,
6.护照;签证;入境证或其他证书;检疫;
7.治外法权;
8.前往马来西亚以外地区朝圣。
第二条联邦及其任何地区的防务,包括:
1.海、陆、空军及其他武装部队;
2.附属于联邦的武装部队,或与其共同采取军事行动的任何武装部队;来访的友军;
3.防御工事;军事与保护区,海军、陆军及空军基地;兵营、飞机场及其他工事;
4.军事演习;
5.战争与和平;外敌与敌侨;敌产;与敌方通商;战争损害;战祸保险;
6.武器、枪械、弹药及爆炸物;
7.国民服役;
8.民防。
第三条内部安全,包括:
1.警察;刑事调查;罪犯登记;公共秩序;
2.监狱;感化院;青少年拘留所;拘留所;缓刑;少年犯;
3.预防性拘留;限制居留;
4.情报服务;
5.国民登记。
第四条民事及刑事法与诉讼程序,以及司法管理,包括:
1.除伊斯兰教法庭外,所有法院的法规与组织,
2.所有上述法院的管辖范围及职权;
3.法官及主持上述法院者的薪俸及其他特权;
4.在上述法院执行律师业务的适格人员;
5.除第二项另有规定外,还包括下列各项:
(1)契约;会伙,代理及其他特别契约;雇拥关系;旅馆及旅馆管理人员;可起诉的过失;财产的转让与抵押(土地除外);无人可认领与承领的财产;平衡法与信托;婚姻,离婚与嫡系;已婚妇女的财产与地位;联邦法律的解释;票据;法定声明书;仲裁;商业法;商业注册与商号;法定成年;婴儿及未成年人;领养;有遗嘱及无遗嘱的继承;遗嘱验证及遗产管理证;破产及无力偿还;宣誓与保证;时效;判决及庭令的互相执行;证据法律。
(2)第一项所述各项,不包括关于伊斯兰教徒个人的法律有关婚姻、离婚、监护、抚养、领养、嫡系、家庭、馈赠或有遗嘱与无遗嘱的继承等规定。
6.官方秘密;贪污行为;
7.使用或展示不属于本州的徽章、纹章、旗帜、标志、制服、勋章与荣誉——属州者除外;
8.违反联邦管辖事项表或联邦法律所规定的事项;
9.对联邦管辖事项表或联邦法律所规定的事项的保障;
10.海事管辖权;
11.为施行联邦法律而对伊斯兰教法律与其他个人法律的确定;
12.赌注与彩票。
第五条联邦公民权与加入国籍;外侨。
第六条政府机构,属于州管辖事项表规定范围除外,但包括:
1.议会两院及各州立法议会的选举及其一切有关事务;
2.武装部队委员会及第十章所设各委员会;
3.联邦公共财务,包括设立联邦与各州共有的公共服务;两州以上共有的公共服务,
4.养老金与去职补偿金;恩俸金及服务条件;
5.吉隆坡及纳闽联邦直辖区的政府与行政,包括伊斯兰教法律,其范围与州管辖事项表中第一条所规定者相同;至于纳闽联邦直辖区,包括土著法律及习俗,其范围与州管辖事项表关于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补充规定的第十二条所规定者相同;
6.联邦政府的契约;
7.联邦公共机关;
8.为联邦用途而购买、征用、持有及处理的财产。
第七条财政,包括:
1.通货、法币及辅币;
2.国民储蓄与储蓄银行;
3.由联邦统一基金担保的借款;
4.各州、公共机关与私人企业的借贷;
5.联邦公债;
6.财政与会计程序;包括联邦与州公款的征收、保管与支付程序,以及除联邦与州土地外的公共财产的购买、保管与转让;
7.联邦、各州与其他公共机关的帐目与稽查;
8.税务;联邦首都的地方税;
9.联邦管辖事项表,或联邦法律所规定的任何事项所需征收的费用;
10.银行、放贷;典当、信贷管制;
11.汇票、支票、期票及其他类似证券;
12.外汇;
13.资金筹集;股票及商品交易。
第八条贸易、商业与工业,包括:
1.货物的生产、供应及分销;物价统制与粮食统制;掺假食品与其他假货的查禁;
2.货物进口与出口;
3.法人团体(市政局除外,但包括联邦首都的市政局)的设立、管理与结业;外国法人团体的管理;对国内产品或出口产品的补贴;
4.保险、包括强制保险;
5.专利权;设计;发明权;商标与商业标志;版权;
6.度量衡标准的设定;
7.国内制造或出口货物质量标准的确定;
8.拍卖与拍卖商;
9.工业;工业管理;
10.发展矿产资源;矿场、采矿、矿物与矿石;石油与油田;矿物与矿石的买卖,进口与出口;石油产品;矿场与油田劳工与安全管理;但属于州管辖事项表第二条第三款规定范围者除外;
11.工厂;锅炉与机器;危险行业;
12.危险品和易燃品。
第九条船舶、航行与渔业,包括:
1.公海、浅海与内河的船舶与航行;
2.港口、码头与海滩;
3.灯塔及其他航行安全设施;
4.海上及内河捕捞和渔业,但不包括海龟捕捞;
5.灯塔税;
6.船舶失事与拯救;
第十条交通与运输,包括:
1.道路、桥梁、渡轮与其他依据联邦法律宣布为联邦所有的交通工具;
2.铁路,但槟榔屿登山缆车除外;
3.航空公司、飞机与空中航行;民航机场;飞行安全设施;
4.海、陆、空的交通管制,但海港区以外完全在一州境内的河流除外;
5.海、陆、空寄货运输;
6.机动车辆;
7.邮政与电讯;
8.无线电、广播与电视。
第十一条联邦工程及电力,包括:
1.为联邦用途的公共工程;
2.自来水供应、河流与运河(但纯属州内河或由有关各州签订合约管理者除外);水力的生产、分配与供应;
3.电力;煤气与煤气工程;电力与能源;生产与分配的其他工程。
第十二条调查、查询与研究,包括:
1.人口调查;出生与死亡注册;结婚登记;领养养子注册,但按伊斯兰教法律或按马来族习俗领养者除外;
2.联邦的调查;社会、经济与科学调查;气象观测机构;
3.科学及工艺研究;
4.调查委员会。
第十三条教育,包括:
1.初级、中级与大学教育;职业与技术教育;师资培训;教师、校董与学校的注册与管制;对特殊研究的鼓励;科学与文艺团体。
2.图书馆;博物院;历史文物与古迹;考古学上的遗址及遗物。
第十四条医药卫生(包括联邦首都的环境卫生)
1.医院、诊疗与药房;医药专业;产科与儿童福利;麻疯与麻疯医院;
2.精神病与精神缺陷,包括收容与治疗院;
3.毒药与危险药品;
4.麻醉药与酒精;药品的制造与销售;
第十五条劳工与社会保险,包括:
1.工会;工业与劳工纠纷;劳工福利,包括雇主提供劳工宿舍;雇主的责任与对工人的赔偿;
2.失业保险,健康保险;寡妇孤儿与老年人抚恤金和养老金;产妇福利;公积金与慈善基金;退职津贴;
3.慈善事业与慈善机构;慈善信托与信托人,但不包括伊斯兰教的承受产业;基督教徒的捐赠。
第十六条土著福利。
第十七条未特别列明的专业。
第十八条除州假日以外的假日;时间标准。
第十九条非法人社团。
第二十条农业害虫的控制与预防;植物病害的防范。
第二十一条报纸;出版物;出版者;印刷与印刷厂。
第二十二条检查制度。
第二十三条戏院;电影院;影片;公共娱乐场所,属于管辖事项表第五条第六款规定范围者除外。
第二十四条联邦住房建造与整顿信托组织。
第二十五条合作社。
第二十六条防火与灭火,包括消防服务与消防队,属于共同管辖事项表第九条(甲)规定范围者除外。
第二十七条所有涉及联邦直辖区的事务,包括州管辖事项表第二、三、四、五各条所规定的事项,就纳闽联邦直辖区而言,包括州管辖事项表关于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补充规定中第十五、十六及十七各条所规定的事项。
第二表州管辖事项
第一条伊斯兰教法律与关于教徒个人与家庭的法律(吉隆坡及纳闽联邦直辖区除外),包括伊斯兰教法律关于有遗嘱及无遗嘱继承、订婚、结婚、离婚、嫁妆、赡养、领养、嫡系、监护、遗赠、分遗产及非慈善性质的信托;伊斯兰教徒的水管产业,慈善与宗教性质信托的定义及条例,指定受托人及将完全在州内的伊斯兰教和慈善赠金、机构、信托、慈善事业及慈善机构组成法人团体;马来族习俗;伊斯兰教义捐,伊斯兰开斋节施舍及伊斯兰教财务机关,或类似性质的伊斯兰教收入;伊斯兰教教党或公众祈祷厅,制定及处罚触犯伊斯兰教教规的教徒,但属于联邦管辖事项表有规定的事项除外;伊斯兰教法庭的规章、组织及诉讼程序,伊斯兰教法庭只对伊斯兰教教徒及本条所述事项拥有管辖权,对一般罪犯无管辖权,但经联邦法律授权者不在此限;对信俸伊斯兰教者传播教义及信仰的管制;裁决有关伊斯兰教律、伊斯兰教教义与马来族习俗的事项。
第二条土地(吉隆坡及纳闽联邦直辖区除外),包括:
1.土地所有权,地主与佃户的关系;地契和土地凭证的登记;植物、土地改良与土壤保护;租金的限制;
2.马来族保留地,或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土著保留地;
3.采矿许可证及执照;采矿租约及证书;
4.强制征用土地;
5.土地的转化,有关土地的典押、租借与抵押,在他人土地上的通行权;
6.无继承人的土地,发现宝藏、古董除外。
第三条农业与林业(吉隆坡及纳闽联邦直辖区除外),包括:
1.农业及农业贷款;
2.森林。
第四条地方政府(吉隆坡及纳闽联邦直辖区除外),包括:
1.地方行政机关;市政府;地方、镇及乡村管理局及其他地方当局,地方政府公共服务;地方税;地方政府的选举;
2.地方当局辖区内受谴责的行业和公害;
3.住房建造及有关住房设施的规定,住房整顿信托组织。
第五条其他属于地方性的服务(吉隆坡及纳闽联邦直辖区除外)
1.(已废除)
2.公寓与旅馆;
3.坟场与火葬场;
4. 牲畜待领场与牲畜侵扰;
5.市场与集市;
6.戏院、电影院与公众娱乐场所的执照。
第六条州内工程及水:
1.为州用途的公共工程;
2.道路、桥梁与渡轮,及规定在该道路上车辆行驶的重量与速度,但属于联邦管辖事项表规定范围者除外;
3.水(包括自来水供应,河流与运河);泥沼管制;河岸所有权,但属于联邦管辖事项事务表规定范围者除外。
第七条州政府机构,属于联邦管辖事项表规定范围者除外,但包括:
1.王室经费及州养老金;
2.纯属州的公共服务;
3.由州统一基金担保的借款;
4.为州用途的借款;
5.州公债;
6.属于州管辖事项表规定范围或由州法律规定的任何事项所需征收的费用;
第八条州假日。
第九条关于违犯属于州管辖事项表范围任何事项的规定,或违犯由州法律规定的任何事项的规定,对州法律及依据州法律采取的措施的验证,以及为执行州法律面对任何事项的验证。
第十条根据州需要的调查,包括调查委员会,及关于州管辖事项表或州法律所规定的任何事项的统计资料的搜集。
第十一条关于州管辖事项表或州法律所规定的任何事项的赔偿。
第十二条海龟与河鱼捕捞。
第二表(甲)
(关于第九十五条(乙)第一款第一项)
州管辖事项表关于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补充规定。
第十三条当地法律与习俗包括关于个人的法律中涉及婚姻、离婚、监护、赡养、领养、嫡系、家庭法律、有遗嘱与无遗嘱的遗赠或继承;依据当地法律与习俗领养养子的登记;涉及当地法律或习俗的诉讼的裁决;当地法庭的规章、组织与程序(包括出庭旁听的权利),以及此类法庭的管辖范围与职权,但只限于本条所规定的事项,而不涉及其他案件,但经联邦法律授权者不在此限。
第十四条官方机构的设立及依据州法律设立的其他团体,为系由州法律直接设立者,亦包括其管理与结业。
第十五条港口与码头,但不包括已依据联邦法律宣布属于联邦者;港口与码头水域或纯属州内河的水上交通管制(但联邦港口或码头水域的交通除外);海滩。
第十六条地籍测量。
第十七条图书馆、博物院、历史文物与古迹,考古学上的遗址及遗物,但依据联邦法律宣布属于联邦管辖者除外。
第十八条沙巴州的铁路。
第十九条(已删除)。
第二表(乙) (已废除)
第三表共同管辖事项
第一条社会福利;不属于第一表与第二表规定范围的社会服务;妇女、儿童与青少年的保护。
第二条奖学金。
第三条野生动物与野生鸟类保护;国家公园。
第四条畜牧业;防止虐待动物;兽医服务;动物检疫。
第五条城市及乡村规划,不包括联邦首都。
第六条游民及流动小贩。
第七条公共卫生、环境卫生(不包括联邦首都的环境卫生)与疾病的预防。
第八条排水及水利灌溉。
第九条矿区土地及水土流失土地的整治。
第九条(甲)关于建筑物建造及维修方面的防火安全措施及防火(不包括沙巴州与沙捞越州)。
第三表(甲)
关于第九十五条(乙)第一款第二项。共同管辖事项表关于沙巴州与沙捞越州的补充规定
第十条有关个人的法律中涉及婚姻、离婚、监护、赡养、领养、嫡系、家庭法律、有遗嘱的遗赠或继承。
第十一条掺假食品及其他假货的查禁。
第十二条十五吨以下注册船舶的航行包括以这类船舶载客及运货;海上及内河捕捞和渔业。
第十三条水力及水力发电的生产、分配与供应。
第十四条农业与林业研究,农业害虫的控制与预防;植物病害的防范。
第十五条州内慈善事业及慈善事业信托和机构(即纯属在州内创设或经营者)及其受托人,包括州内信托机构的创设、管理及结业。
第十六条戏院;电影院;影片;公共娱乐场所。
第十七条在间接选举期间举行州议会选举。
第十八条1970年底前的沙巴州(但不包括沙捞越州)的医药与卫生,包括联邦管辖事项表第十四条第一至四各款所述的事项。
第三表(乙) (已废除)

附表十
[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二条(丙)][第一百六十一条(丙)第三款]
拨给各州的补助金及税源
第一部分人头补助金
第一条
一、每一财政年度应按下列比率拨给每一州人头补助金;
(l)最初的十万人,每人二十元;
(2)其次的十五万人,每人十元;
第一项石油产品的进口税与货物税。
第二项木材与其他森林产品的出口税。
第三项只要对矿物(不包括锡,但包括矿物油)所征的特许税加上出口税未达到其价格依据征收出口税价计算的百分之十,则各该州可享有该矿物的出口税,或享有使特许税加上出口税达到相等于其价格百分之十的那部分出口税。
第四项对沙巴州而言,只要医药与卫生仍为共同管辖事项表的项目,以及有关该项目的支出仍由该州负担,则除第一、二、三各项所述税收外,所有关税收入的百分之三十归该州。
第五项1974年前的任何年度,以及1974年初如各该州立法机关有权对公路客货运输或公路机
动车辆或与机动车辆牌照制定法律,则在该项权力继续保持有效期间,各该州得享有机动车辆牌照费的收入。
第六项1974年以前的任何年度,以及1974年初为各该州立法机关有权对机动车辆的注册制定法律,则在该项权力继续保持有效期间,各该州得享有机动车辆注册费的收入。
第七项州销售税。
第八项除联邦港口及码头外,港口与码头的收费。

附表十一
(第一百六十条第一款)1948年解释与一般条款法令(1948年马来亚联盟法令第七号)中适用于解释本宪法的规定(从略)

附表十二 (已废除)

附表十三
[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百一十六条]
[第一百一十七条]
第一部分有关选区划分的宣布与原则
第一条在按本附表的规定作出变更以前,选举下议院与州立法议会议员的选区,应为依据本宪法或马来西亚法令进行首届下议院或州立法议会选举时的选区。
第二条在依据第一百一十六条及一百一十七条复查选区划分时,应尽量照顾到下列原则:
1.为使全体选民都有合理方便的投票机会,选区必须不宜跨州划分,并且必须顾及州选区跨越联邦选区界限所造成的不便;
2.在选区内设立必要的登记与投票设施方面,必须顾及行政上的便利;
3.州内每一选区的选民人数大致相等;由于顾及与乡区选民联系不易以及乡区选区的其他不利,而必须对该选区的面积采取权衡的方式处理;
4.必须顾及随着变更选区所造成的不便,又顾及保持地方性的联系。
第三条本部分所说的选民人数,指选民册上现有人数。
第三条(甲)依照本部分的规定,对下议员选区进行复查时,吉隆坡联邦直辖区或纳闽联邦直辖区应视为一州。
第二部分选区划分的程序
第四条当选举委员会暂定要依据一百一十三条第二款提出影响的任何选区的建议时,必须通知下议院议长及总理,并在公报上公布,并至少在一家在该区流通的报纸上刊登通告说明:
1.其建议的要旨,及在该选区内的指定地点,展示一份建议书副本,供公众查阅(若其建议对该选区未作任何变动者则可免);
2.有关该项建议的意见,可在该通告刊出后一月内,向选举委员会提出。
选举委员会必须考虑依据该项通告提出的意见。
第五条选举委员会依据第四条刊登关于变更选区的建议的通告后,如收到下列方面的任何反对意见时,应负责对有关选区进行实地调查:
1.其管辖区全部或部分在受该项建议影响的州政府或任何地方当局;
2.列入该选区现有选民名册的选民一百人以上。
第六条选举委员会依据第五条所进行的任何调查,必须享有1950年调查委员会法令赋予调查专员的全部权力。
第七条选举委员会在依据第四条刊登通告后所作出的任何修改建议,必须照上次那样按同条规定再次予以公布。但选举委员会就上述建议进行实地调查不得超过两次。
第八条在完成本部分所述的程序后,选举委员会应向总理提出一份有关选区的报告书,说明:
1.建议每一复查单位所应划分的选区,以符合第二条所述的原则;
2.建议各该选区所应采取的名称;
或说明选举委员会认为无须改变选区,以符合上述原则。
第九条选举委员会依据第八条向总理提出报告书后,总理应即将该报告书连同依据第十二条拟订的命令草案(该报告书说明无须对选区作出任何改变者可免除),提交下议院,以在修改或无修改的情况下,使该报告书的建议生效。
第十条如果第九条所述的命令草案,获得下议院以全体议员的过半数票通过决议批准,总理应将该项命令草案呈报最高元首。
第十一条如果有关批准第九条所述命令草案的动议被下议院否决,或经下议院准许撤回,或未获得该议院全体议员的过半数票支持,总理认为必要时得在同选举委员会磋商后,修改该项命令草案,并将该项修正草案提交下议院;如果该项修正后的草案获得下议院以全体议员的过半数票通过议决批准,总理应将该修正草案呈报最高元首。
第十二条任何一项命令草案按本部分规定呈交最高元首后,最高元首应按草案的要求发布命令并使之按命令本身所规定日期生效。
但上述命令生效,不得影响下议院或州议会的任何选举,直到上述生效日期及其以后的议会或州议会解散为止。